• 第十一章:我没那么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2本章字数:2843字

    我晃动了一下,总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包间这会正好唱着蔡依林那首什么歌,‘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此刻我也觉得自己在旋转跳跃,差一点我还真跟着节奏要跳起来,所幸被我强行克制住了。

    喝醉酒的我,从来都不发酒疯,就算要发,我也一定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发疯。

    一手抓起了放在椅子上的包包,直接往脖子上一挂,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往门口走过去。

    走至苏荆临身侧的时候,脑子一转,就停下了脚步,身子一晃,便不由自主的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稳住了身子,弯身,笑呵呵的看着他,说:“这钱,过两天,我让韩颂拿给你,行不?反正你应该也不是很想再见到我的。”

    我眨巴着眼睛看了他一会,见他不说话,就摆了摆手,“再见,一会帮我同瑶瑶说一声,就说我先走了。”

    说罢,我还忍不住打了个酒嗝,苏荆临颇为嫌弃的侧了一下头,往边上避了避。我稍稍等了一会,见他真的没有同我说话的欲望,就讪讪笑了笑,不再自讨没趣,站直了身子,亦步亦趋的甩着包出去了。

    出了包间,耳根子一下就清净了不少,但脑子依旧像是糊了一团浆糊似得,不清不楚。我靠着门站了一会,这才扶着墙壁,在服务生的帮助下,花了几分钟,才走出了这设计的仿若一个迷宫一样的会所。

    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总有什么东西一阵一阵的往喉咙口冒,走出会所大门的一刹那,胃里反上来的东西,瞬间冲破了喉咙口,我迅速的往不远处的墙角跑了过去,扶住墙身,一张嘴,满口的污秽尽数而出。

    我一个人蹲在墙角,专注而又认真的呕吐着,有时候呕吐也是一种宣泄,这个会所的位置比较偏,周遭人烟稀少,离市区较远,路旁停满了车子,这儿隔壁是家洗脚城,隔壁的隔壁是家洗澡按摩的地方,马路对面是正在开发建设的住宅区。由此,到了晚上,这里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只有停的满满当当的车子。

    里面热热闹闹,外面却冷冷清清,还特么有点凄凄惨惨戚戚。

    吐着吐着我就忍不住笑了一下,笑完了之后,眼泪又忍不住流了出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哭了,又哭又笑,又笑又哭,还哇哇吐,活脱脱一个疯子。

    我鲜少喝醉,喝醉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像每次都因为苏荆临这个混蛋,隔了四年他再次回来,还是能不动声色的将我虐的体无完肤。

    混蛋,果然是跟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混蛋,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稳重了些,成熟了点,有一种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当然,这些都跟我不搭界,管他长成什么样子,他都是离我很远的人。

    我不知道自己扶着墙壁吐了多久,总归最后连酸水都吐光了,忽然有人捏住了我的手臂,一把将我扯了过去,让我面对着他,这人说话的口吻听起来特严厉,仿若责备。

    “乔曼,你心里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我说,做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对我你就那么不信任?就算我结婚了又怎么样,我想要你,谁能阻的了我?”

    这人说的斩钉截铁,我脑子混混沌沌的,但也觉得出这人是谁。不知道孙佳瑶是什么时候给他打的电话,也不知道孙佳瑶这脑子里在想什么,竟然把这人叫来了!

    当初,还振振有辞的说陆江城是渣男,这会特么还给我把人招呼过来了!几个意思!老子都跟他分手了,就算我今天醉倒在大街上,都不需要他!

    我想挣脱开他的手,奈何他抓的非常紧,挣扎两下之后,忽的传来一股力道,将我整个人拉了过去,脑袋撞在了他的胸口,硬邦邦的,砸的我头晕。腰上横出一只手臂,将我往他身上牢牢箍住。

    我挣扎了一下,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放开,你放开啊。”

    “我不放,乔曼,我不会放手的。我们好好谈,别吵架了,好不好?”他侧着头,嘴唇贴着我的耳朵,炙热的气息喷在我打耳窝里。

    我扭动着身子,想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开去,可他实在抱得太紧,紧的我都有点喘不过气了。

    此时此刻,我觉得陆江城在跟我演苦情戏,我们两个简直就像一对难舍难分,互相折磨的苦命鸳鸯,像是被恶毒的人拆散一般!苦命的让人恶心!

    “陆江城你先松手,我喘不过气了,你先放开我。”我挣扎了一阵,实在没什么力气了,才静了下来,双手揪着他的衣服,微微喘气,心平气和的说。

    他大抵是觉得我平静下来了,慢慢的,一点点松开了手,低眸看了看我,伸手过来要触碰我的脸颊时,我迅速的拍开了他的手。

    想也不想就用力的将他推开,伸手指着他的鼻子,说:“别靠近我!我的事儿现在不用着你来管!就算我今天躺在这里,你也就当作没看见!陆江城,你别害我了,成不成?”

    “我已经够累了,我只想平平静静的过点简单的日子,我不想跟你的老婆斗法,更不想当小三!你要是对我真有点感情,麻烦你放过我!别让我成为众矢之至!我这人从小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更没有做多太出格的事情,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抹了一把脸,湿漉漉的。

    我往后退,他又伸手过来,拉了一下我的衣服,紧着眉头,目光深邃,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感觉。其实我还挺舍不得的,以为人生终于能够有个新的开始了,却不想老天爷就这样给了我一个恶狠狠的耳光,打的我头晕眼花,神智不清。

    我看着他笑了笑,就扯开了他的手,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我要的你给不了,所以你别耽误我,行吗?”说完,我便摇摇晃晃的从他身边过去,走了没几步,他又跟了过来同我拉扯。

    “我送你回家,你这样我不放心。”

    男人是不是都很喜欢处处留情?以为自己是情圣?非要把女人整的生不如死才快活?

    我看了他一眼,见着他眼中那种疼惜,报以冷笑,也不想说话,只是甩开他的手,不厌其烦。

    可陆江城显然是想把这个好男人的角色当到底,我挣脱开,他就继续抓住我,把我往另一个方向扯。

    嘴里还用哄小孩子的方式哄我,他是不是觉得我傻?傻到愿意当他的二奶?傻到心甘情愿的去做他金屋里的女人?抱歉,我还没那么爱你。

    正当我被他拖着,往另一端走过去的时候,转头就见着苏荆临从会所大门出来。这种时候,我宁可跟着他也不愿意跟着陆江城,他要是带我回去,指不定会对我干出什么混账事儿!我不能让他得逞!

    我明明见着苏荆临往这边看了一眼,我奋力的冲着他招手,可他只看了一眼,理都没理我!有泊车小弟给他把车子开过来,当时我几乎没多想,仅凭着脑子里一股血气,回头张口恶狠狠的咬了陆江城一口,他吃痛松手。我就像个亡命之徒,迅猛的冲向了苏荆临,在他上车之前,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上。

    双手死死揪住他的衣服,抬头看着他,说:“帮我一下,求你了。”

    “给我个理由。”他没动,只垂着眼帘看了看我,神色淡然。

    “就看在……就看在……”旧情两个字我说不出口,因为我们之间根本没有情,至多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错觉,我想了好久,才说:“就看在如今我还是苏家的人,你总不希望因为我而让苏家丢面子吧?老实说,我干了一件蠢事!”

    “你干的蠢事还少?”他哼哼了两声。

    正好这个时候陆江城走过来了,还亲切的叫了一声“曼曼。”

    我一下就站到了苏荆临的身后,不等苏荆临把我卖出去,先一步对陆江城说:“这是我哥哥,他会送我回去。”

    说完,我就立刻拉开了车门钻了进去,毫不犹豫的关上了门。反正不管谁拉我,我打死也不出去。

    我不知道陆江城认不认识苏荆临,透过墨色的车窗看出去,他脸上那副表情,已经挂上一抹商人应有的虚伪表情。

    所以,他是认识的,而且对于我是苏荆临的妹妹,一点儿都不惊讶,连疑问都没有。

    不知怎么,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我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总有一种,这两年我是被蒙在鼓里的傻蛋的奇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