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婚礼(1)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3本章字数:3205字

    在我们三个之间,林悦惯常充当那种遇事冷静的大姐大类型,但凡我跟孙佳瑶出了什么问题,她都会非常冷静,想办法帮我们解决,或者出头,而自己有什么事儿,她都是藏在心里,自信解决,自带一种女王范,优越感。想想那段时间应该是我觉得最开心的日子了,即便高中时候课业繁重,但还是开心。

    后来的后来,年纪越大,就越不同了。

    车子遇着红灯停了下来,林悦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侧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捧着下巴,侧目看着我问:“说说吧,陆江城是怎么回事,瑶瑶是不知道,她爸妈身份敏感,跟商场上的人界限分明。但很不凑巧,我知道,陆江城是结过婚的,他老婆跟我还有点关系。我是知道你为人的,当人家第三者这种事情,你应该干不出来,对吧?”

    就冲她最后带着疑问说的‘对吧’二字,林悦对我当人家小三这件事,还是抱着疑问态度的,这个社会上小三有很多种,也不乏所谓的真爱,只是但凡有点理智的人,即便真的喜欢,也不会去触碰有妇之夫,毕竟小三这种东西,就算是真爱也避不开社会的谴责。她大约觉得我可能是遇上真爱了,被爱情冲昏头脑了,才会干出这种破坏人家庭的事情。

    再者这人护短,就算这事儿错在我,她也不会说我不好。

    我就知道依照孙佳瑶的性子,绝对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她的嘴巴天生漏风,估计连自己都管不住。我侧头看了林悦一眼,想了想,便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耸了耸肩膀,“这个……”我认真的组织语言,用简单的语言来概括整件事,其实不过是一场荒诞的闹剧而已。

    “我算不上是第三者,顶多是陆江城的一颗棋子,或者是他的一种手段而已。一些生意上的斗争吧大概,具体的我还没问过他本人。”

    我看着她笑,不知道什么时候红灯跳转,后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喇叭鸣叫声,我笑着收回了视线,迅速的踩下油门,由着力度过大,速度一下子拉上了六十码,那一刻这车子就像射出去的箭一样。

    林悦刚回来,国内的情况她不是那么了解,随后并没有说太多话,仿若陷入沉思。过了好一会,才问了我一句,“你爱他么?”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爱这个字,我就特别想笑,仅目视前方,想了许久之后,才摇了摇头。不爱,但还是喜欢的。即便我知道将来身边的人,都只是我的将就,但最起码的喜欢,还是必须的,不需要太多的感情,只要有一点点喜欢,不反感就够了。

    她没再多说什么,也不知道在心里盘算什么。

    我将她送到家的时候,她笑呵呵的拉住了我的手,满面笑容的看了我好久,才说了句奇怪的话,她说:“乔乔,以后你在苏家不会再是一个人了。”她说的时候满面春光。

    其实我很想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没问,不是不想知道,就是单纯的不敢问。她那样子,看起来也是想给我惊喜,见我没多问,就迅速的下了车,弯身看着我,说:“路上小心,慢点开。”

    我笑着点了点头,等她关上车门,本想看着她进去的,可她却站在一旁看着我,见我不走,还对着我挥了挥手。旋即,我便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后视镜里林悦还站在那里,没一会,好像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后视镜里,我还看到自己微微蹙起来的眉头,其实她不说,我都能猜到一二。当初,纵使她嘴巴紧,一点风也不透,我也看的出来她对苏荆临有意思,四年前苏荆临被弄去美国,没多久林悦也去美利坚深造了,我一直觉得这就是个单纯巧合。

    美国那么多个城市,他们又不会一块去的,也不一定会在一块。

    我从来不让自己的想太多,就算想了,这些也跟我没有关系,有什么资格呢?我收回了视线,但眉头照旧没有办法松开,深踩了一脚油门,速度立马拉了上去,心里也跟着稍稍畅快了一些。

    那天晚上,我独自上了高速,哦,我还有个坏习惯,至今没人知道,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选在天黑的时候,上高速,开快车,释放一下心情。别说,这样还挺爽的。

    第二天是孙佳瑶的婚礼,她的婚礼举办的着实隆重,据说来参加的人极多,并且非富则贵。由着孙佳瑶父母的身份,不能明晃晃的铺张,所以他们举行婚礼的地点在山里的一间山庄式酒店,四周环境清幽,整个酒店的占地面积极大,里面还有人工湖等等,据说这酒店建造初期,主题就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那地方我只看过照片,实地还没去过,从照片上看,确实像那么回事,但费用真的高!也真对得起人间仙境这四个字了。‘世外桃源’这四个字,当然也有另一层意思,不言而喻了。

    这天,我很早就到了孙佳瑶家里,林悦则晚一点,我陪着她去婚纱店化妆换了衣服,中午这场喜宴由女方这边办,整个都很简单,与其说简单,还不如说,这场是做给别人看的,而重头戏在晚上。

    婚礼的流程还是老规矩,我们换完衣服化完妆就回了家,几个人待在孙佳瑶的房间里等,林悦是后到的,穿了一身设计简单的白色礼服,长发随意的挽了个髻,别着简单的珠花。脸上的妆容很淡,真是既好看又不会抢了新娘的风头。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新郎带着伴郎就来敲房门了,我们这有八个伴娘,就属我跟林悦年纪比较大,懂的比较多,几个年纪轻的腼腆的很,就堵在门口窃窃私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电视上这种镜头放的多了,可放到现实里,不是性格活跃点的,还真闹不起来。

    我本不想掺合,可看着气氛有些冷,林悦就过来跟我耳语了两句,旋即拍了拍孙佳瑶的手,冲着她挤挤眼睛,就拉着我起身,提着裙子走到了门口,招呼几个小姑娘挡在门背后,不给他们一下子挤进来的机会。

    林悦小心翼翼的将门开了一条缝隙,弯着腰,我则站在她的身后,透过缝隙,看了看外面手拿捧花的韩颂。

    韩颂本就长得可以,这会特意一打扮,笑起来脸上还带着酒窝,有种傻傻惹人爱的样子,林悦笑呵呵的问:“韩颂,想要老婆吗?”

    “要,当然要。”

    “那好嘛,我也不卖关子,也不为难你,就讨个吉利的数字,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这数字对你来说,一定是小意思吧!”林悦说完,就冲着那几个小姑娘抬手示意她们起哄,将这气氛烘托的热闹一些。

    之后,那么闹了两闹,气氛还真被抬了起来,韩颂找的几个伴郎也都是能闹的主,这么一来,屋子里整个都闹哄哄的。我也跟着参与了两句,

    后来,在林悦的机智下,韩颂简直苦不堪言,给了钱,还干了点体力活,撞进门来抱着孙佳瑶的时候,大声感叹了一句,“这老婆以后可要好好保护着,林悦你也太狠了!”

    林悦双手叉腰,笑的灿烂,说:“将来你要是敢欺负孙佳瑶一点半点,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韩颂搂着孙佳瑶,挑了挑眉毛,“那我就找苏哥,让苏哥压着你。”

    他刚说完,林悦就丢了一个抱枕过去,看起来气急败坏的样子,但那微红的脸颊,竟是多了几分娇羞之态。

    周围的人都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孙佳瑶眯缝了一下眼睛,明知故问:“呦呦,林悦跟苏哥什么事儿?林悦你可真不老实,竟然还我跟乔乔都瞒着,不够意思,今天的捧花,我直接给乔乔了。”

    这话题最后因为时间问题而切断了,韩颂亲自将孙佳瑶抱了出去。

    今天是个好日子,外面阳光明媚,出了孙家大门,外面整条街都排满了车子,清一色的同款奔驰,在门外,我看到了苏荆临,他今天着正装,西装领带,穿的整整齐齐。他其实是不爱系领带的,衬衣的扣子,最上面两颗通常都是不爱扣着的,说着挤着脖子,难受。

    而今天,他却穿的中规中矩,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真像个好人。此时,正站在一块空地上,微笑着同旁人说话。我们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往这边扫了一眼,仅仅只在林悦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唇角微扬。

    下台阶的时候,我有些失神,踩了空,原本脚心的伤口就还没好,穿着高跟鞋本来就有些吃力,这一下,就歪到了脚,幸亏有人扶了我一下,要不然就摔倒了。幸好我走在后面,这样的小插曲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

    从苏荆临身侧过去的时候,我有些条件反射的低垂了头,目光落在自己的鞋子上,不由自主的提了一口气,等将他甩在身后,我才抬起了头,面带微笑,往外撒糖,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好像我心里一点都没有波动。

    当韩颂将孙佳瑶弄上车,在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时候,当韩颂要关上车门的那一刹那,忽然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那叫声听的人心里不由的颤了颤,如果我耳朵没有问题的话,那人叫的好像是‘韩颂’,从分贝上判断,这是个女人。

    我不觉皱了一下眉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衣着邋遢的女人,怀里好像抱着什么,正往这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