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断片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3本章字数:4430字

    第二天,等我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走了。醒来的时候,脑子疼的不行,进了卫生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着实把我吓了一跳。那浓黑到不行的眼圈,妆全部都花了,嘴巴一圈都是红的,下嘴唇还有点疼。昨天的事情我有点断片,瞪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很乱,感觉像是被人用力拧过一样。

    衣服也乱七八糟的,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难闻的要死。我看了一下浴缸,是按摩式的,想了一下,我就给浴缸放了水。坐在边上发呆的时候,目光扫到衬衣的领子,我整个忽然愣怔了一下,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任何偏差的话,我记得昨天我身上穿的是一件月牙白的长裙,虽说那款式不是抹胸,有个吊带什么的。但我很深刻的记得,那是没有领子的,我两个肩膀是露出来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变成一件衬衣呢?目光扫到手腕的时候,我看到两道暗红色的掐痕,还有点淤青,难怪刚刚怎么觉得手腕有些疼。我顿时心里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揪住身上的衣服。

    迅速的往后退了两步,站在镜子前,再次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自己一番,按照这衬衣的尺码恐怕不是我的,甚至……甚至不是女款。

    犹犹豫豫的伸手挑开了衬衣的领口,往里看了一眼,心都塞死了,里面简直脱的比什么时候都干净。

    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首先,我知道自己喝多了,并且因为喝多了,感情泯灭了理智,跟苏荆临闹崩了,我还记得他把我扔在地上,自己走了。再然后,我就一路哭着回了酒店,一回酒店我就睡了啊!

    睡了之后,我就空白了!

    没多久,卫生间里就起了一片氤氲,镜子上起了雾气,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自己的轮廓。我真是想破头也想不出来,昨晚回房间之后,我又干了什么事情。脑仁隐隐发疼,简直要哭了!这身上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件男人的衬衣,衬衣里面还光溜溜的,越是仔细的想,我这身上就不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里一阵阵觉得恶寒。

    我褪下了身上的衣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上,除了手腕上的淤痕,和膝盖手肘上的擦伤之外,再没有别的伤痕。某个地方也没有异样的感觉,浴缸里的水这个时候都溢出来了,我低头看着地上的衬衣发了一阵呆,长长吐了一口浊气,走过去跨进了浴缸里,将自己的身子浸泡在了温热的水里。

    我并没有关上水龙头,有点声音可以让我心里稍微舒服一点,对于昨晚那一段空白的记忆,让我心里发慌。只怕是又赶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这人生已经被我过成这样了,如果再来一场所谓的一夜情,我真的是要疯了!

    我越是想回忆起来,这脑子就越是空白的厉害,一点馍馍渣子都想不起来。水温越来越烫,我已经感觉到皮肤的刺痛了,但我照旧不想动,缩了一下身子,忍不住抬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用力的揪了数下,心里头挠心抓肺的难受着,实在是太煎熬了。

    终于忍不住狠狠的咒骂了一声苏荆临,然后像个疯子一样,狠狠敲打着水面,宣泄着心里的那种难受。

    这种感觉就是你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想找到它,却怎么也找不到。

    最后,当我从浴缸里站起来的时候,我整个身体的皮肤都像是熟透了一样,红的厉害。等我从浴室出去,看了一下房间里的情景,不禁哑然失笑,床位横七竖八的那几个红酒瓶子是怎么回事?

    正当我出神的时候,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我裹紧了身上的浴袍,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瞧了两眼,是个酒店经理,手里提着衣服,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面上挂着标准的笑容。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开了房间的门。

    “乔小姐这是您的换洗衣服,您的午餐酒店已经准备好了,您是去留下餐厅用,还是在房间里用?”

    我看了看她手上的衣服,是成套的,这酒店的服务确实周到,这么大的地方,估计里面还有服装店吧,要不然怎么衣服一件又一件的送过来。

    我看了她一眼,不自觉的扯了一下衣服,试探的问:“这衣服是谁要你准备的?我好像没有打电话让你们准备衣服。”

    她很有耐心的听我把话说完,然后恭恭敬敬的说:“嗯,是这样的乔小姐,这衣服是林小姐早上离开的时候吩咐我送过来的。餐点也是林小姐吩咐的,正好这个时间也是林小姐吩咐了我们过来叫你起床的。”

    这一口一个“林小姐”已经把我的心叫的凉透了,我笑着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笑的太苦涩了,还是这经理眼神太犀利,好像是看出了我脸上的表情不对。这里的人应该都是经过培训的,很会看人脸色行事。做什么都很为客人着想,所以就算贵,来这里修养什么的人很多,生意很好。

    她继续笑,“乔小姐可以放心,林小姐说了,等会她会亲自过来接您。”

    我稍稍收敛了笑容,伸手从她手上将衣服接了过来,点头,“好,我知道了,谢谢。”

    她显然还想说点什么,想让我开心点,但我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反正不管她说什么,我也不会开心的。

    当我快要关上门的刹那,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事儿,猛的又拉开了门。这经理都要走了,被我这么一闹给吓了一跳,没有管住自己脸上镇定的表情,眼睛微微瞠了瞠。

    旋即,又退了回来,站在刚刚的位置上,稍稍垂首,冲着我浅笑,“乔小姐有什么吩咐?”

    “林小姐住几楼?”

    “林小姐住的是十二楼的豪华房。”她答。

    我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床尾的酒瓶子,往后退了两步,指了指那一地的邋遢,问:“这酒我叫的?”

    她往里看了一眼,轻点了一下头,“是啊,昨天晚上您下来跟前台说的,酒店的人还带您去酒窖挑的酒。”

    我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停顿了许久,才点了点头,想了好一会,才遮遮掩掩的问;“那挑完酒之后呢?”

    “您自己抱着酒回去了。”

    我看了她一眼,想了一下,不觉摸了摸耳垂,往外走了一步,靠在门框上,“嗯,昨天回来的时候,我掉了项链,刚才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这走廊上有监控摄像头吗?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看看,也许是掉在走廊上,然后给人捡走了,也说不定。”

    对方思忖了半饷,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说:“可以。”

    我没想到会那么容易,她好像也没怎么犹豫。我也没想太多就草草换了一下衣服,由她带着我去了监控室,让安保人员帮忙把录像调出来。其实我就想看看我昨晚到底干了什么荒唐事,如果真干了敲别人房门掉事情,我得想办法把这一段销毁。

    只是分外巧合的是,昨晚凌晨的时候整个酒店的摄像头线路坏了,所以并没有任何录像给以提供给我看。

    “其实,我们这边的客人若是捡到项链的话,不会私藏的。”出了监控室经理说。

    我此刻有些讪讪的,她跟我说完后,我愣了数秒,才回过神来,笑了一下,也没多想就说:“说不定是哪个员工捡了。”

    撒下一个谎,就要用一千个谎去圆,我只是随便一说,但我忘记这酒店以诚信出名,成立那么久从来也没发生过盗窃事件。这里的人对这种事情非常慎重,我这话一出,经理就着急了,说:“我现在就召集所有酒店人员,让他们先帮您找找,如果您对我们员工有这种疑虑,您可以随便询问他们任何一个。”

    我很想说不用了,其实我什么都没掉,但想了想还是让他们兴师动众的去找了。我把这事儿交给了经理,回房间,等了几分钟之后,我就酝酿了一下情绪,给经理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找到了,在卫生间垃圾桶内,算是给这个事情做个了结。

    所幸她没多问什么,挂了电话之后,我就过去把地上的酒瓶子一个个扶起来。从柜子里拿了只透明的塑料袋出来,去卫生间把那件衬衣从地上捞了起来,放进了袋子里收好。

    来这里的人非富则贵,想必衣服也都是定制的,如果一定要追究到底,也许能找到本人。只是我怕找出来的人,不会是我心里想的那个。正当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听到手机发出了一声短信提示,我过去拿开了枕头,就看到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手机屏幕亮着,是林悦发来的短信,我伸手将手机拿在手里,解锁看了一下短信,内容简单,就问我起床了没。

    我简单的回复了一下,退回短信界面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在林悦的名字下面,赫然显示着苏荆临三个字!我之前从来没有给他发过短信,这手机号还是他以前用的那个。

    看看时间最后一条短信是凌晨两点五十四分,我抖着手点了一下他的名字,很快界面就跳成了我同苏荆临的对话框,然而十几条短信都是我发的,没有得到任何一条回复。

    看着这些信息中的只言片语,脑海里忽然就闪过一个画面,一个疯女人倒在床尾,一边喝酒一边拿手机发短信,又打电话,还哼哼唧唧的。我看到的最后一条短信跟上一条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一条短信写着:你为什么不要我,留念不行么?我不要你负责。

    我整个人都僵化了,脑子再度空白一片,有些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想要把短信删掉,却在最后停住。

    想要发个抱歉的短信过去,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打了一顿解释的文字,最后被我一个字一个字都删掉,终了还是泄气,把手机甩在了一旁,用双手捂住了脸颊。

    我昨天究竟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真他妈心塞。

    最后,我还是把那些短信都删掉了,删除的干干净净,免得留下什么祸端,现在应该除了当事人,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去楼下餐厅吃饭吃一半的时候,林悦过来了。纯素颜过来的,左边脸颊上爆了一颗痘痘,坐在我对面,直接把外套给脱了,心情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我昨天也是喝懵了,都忘记她昨天最后怎么了。

    “昨晚我喝多了,那些人太能欺负人了,特别是跟荆临相熟的那几个,荆临帮我挡酒都架不住。”林悦懒懒的靠在椅背上,拧着眉头,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但其实是高兴的吧。起码我从她语气里听出了一种满满的欣喜。

    “是啊。”我笑着,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装着风轻云淡。我觉得我有必要找个机会,跟林悦好好说说,商量一下我们之间以后再也别提苏荆临了。

    “你呢?昨天我让荆临顾着你,提醒过他要把你送回房间,他应该有听话吧?”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吞下嘴里的荷包蛋,说:“我昨天喝多了,断片很严重,谁把我弄回去我都不知道,大概是哥哥吧,要么就是酒店里的人,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房间的床上。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

    说完之后,林悦安静了好久,我忍不住抬头去看了她一眼,她眯缝着眼睛,一脸正色,抬手戳了戳自己的嘴唇,问:“这是怎么回事?”

    “昨晚上厕所磕到的吧,我都醉的乱七八糟的,不记得了。”天地可鉴,我是真不记得了。

    林悦看了我两眼没再多问,我也没再敢看她的眼睛,说实话,我还是有些心虚的。看她的样子应该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说,其实连苏荆临都不知道。之后我们一直没说话,我觉得一些诡异的尴尬,就心虚虚的问了问孙佳瑶的情况,说是出去蜜月旅行了。等我吃完饭,林悦就送我回了家。

    那天我没去上班,到家之后,我就把手机给关了,就想一个人静静。在客厅坐了一会,就从包包里将那件衬衣拿出来,拿去阳台亲手洗干净,从衣服的款式和设计来看,应该是个年轻男人。

    我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才转身回了房间,躺在床上发了一阵呆。最后实在把自己纠结的不行,头疼,就埋头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便是第二天清晨了。

    我没去上班,因为已经打算辞职,反正现在也有个由头,这事还是有人需要出来负责,那就由我来负责好了,不连累任何人。

    今天要回苏家,我翻箱倒柜的找像样点的衣服,却发现无论怎么样都觉得不像样。

    最后,不得已,我就跑去商场,挑了个上档次的品牌,就让导购给我把最新款搭配好的衣服拿给我,试了几套,就了件几个导购都说好的,就这么换上了。

    去苏家的路上,我才开了手机,来电助手的短信不停往里进,就三个人的电话比较多,公司那边,乔秀玉和林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