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好像我们曾经相爱过(修)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3本章字数:2033字

    当我听到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我这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又喜又忧,也真是悲喜交加的节奏。想着那件白色男士衬衣,不由抬手摸摸自己嘴唇上的小伤口,我的脑子里还是有一些小片段的,只是我不清楚片段里的男人是谁。之前,我还没有办法确定,但现在我觉得也许就是苏荆临。

    纵然我的猜测是对的,但总归最后还是心凉的。

    只见苏荆临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出神了片刻,随后吸了口气,将手机揣进了口袋里,站直了身子,挺了挺胸,开口:“苏荆临,我想问你些事情,方便聊一下吗?”我就是单纯想做最后一次努力,心里总有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告诉我,他不是这样的,不是的。但他究竟该是怎样的,我却茫然不知。只是看到他跟别人在一起,心就会很痛,就好像我们曾经相爱过那样痛,让人那么的不甘心。然,其实我们从没爱过吧。

    苏荆临回头看了我一眼,他今天照旧穿着正装,西装领带,穿的整整齐齐的,不过当他转过头的时候,我还是在他脖颈处看到的那一小点的牙印,他抬手扯了一下衣领,然后将双手背在了身后,皱着眉,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想问什么?”

    “那天晚上,你有没有……”我还没问出自己的问题,他身后的开门声就直接把我的话给打断了,然后我就看到林悦非常开心的蹦蹦跳跳跑了出来,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林悦这个样子,她在我们面前向来是个御姐,而在苏荆临面前,竟然成了小可爱了。

    她没见着我,眼里全是苏荆临,上来一把挽住了他的手臂,笑呵呵的问:“材料买回来了么?都等着我的牛排大餐呢,好紧张啊,真怕自己弄砸了,给你丢面子。”

    苏荆临被她这么一说,顿时恍然,“放车上了。”

    她抿唇一笑,伸手点了一下他的鼻尖,正欲再说话的时候,大约是余光扫到我了,脸上的表情稍稍僵了一下,先是顿了顿,紧接着就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往我这边走了过来,一双眼睛笑的似一轮弯月,“刚伯母还说你不来了,我还想给你打电话来着,昨天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你一直关机,本来跟同你一块来的。”

    她说着,那双眼睛有一种顾盼生辉之态,旋即将我往边上拽了拽,附在我的耳边说:“有你在我就安心了,别说啊,我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苏家,但这一次,真的很紧张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意义不同的缘故。”

    “你也会紧张啊?真是看不出来,我们的女王悦也会有紧张的时候,等瑶瑶回来,我肯定要给她说说。”我笑着打趣,掩饰了自己的情绪,这喉咙口简直比吞了黄莲还觉得苦,大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滋味。

    说话间,苏荆临已经兀自去了车库拿林悦要的食材了。他现在已经是别人的男人了,就算那件衬衫的主人就是他,又能说明的了什么,只能够说明我有多贱。

    看着他的背影我有些出神,林悦冷不丁的伸手掐了一下我的腰。我猛然回神,转头看向了她,瞪大眼睛与她对视,她依旧笑眼盈盈的,问:“你们两个刚刚站在门口做什么,干嘛不进去?他是不是又说你什么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就正好碰上。”

    “是吗?”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的望着我,目光澄澈,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林悦这种单纯干净之感,皆是表面的。

    我与她对视片刻,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不然你觉得苏荆临会接我?除非我不是乔曼。”

    她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变化,点了点头之后,就带着我进了家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冲里面喊了一声,“伯母,乔乔回来了。”这俨然是把自己当做苏家一份子了,并且没有丝毫违和感,非常熟练。

    乔秀玉女士看到我的时候,稍稍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常色,在苏家那么些年,这么点小状况,她肯定能自己圆回来。

    许久未见,乔秀玉女士的气色倒是越来越好了,她笑眼盈盈的过来,拉住了我的手,说:“终于肯回来了,刚给你打电话,还说是公司事情多,没忙完,想跟你多说句话都不给我时间,现在知道是林悦来,就肯过来了?我这妈妈还没闺蜜好使。”

    正说着,苏荆临则提了一大袋子东西进来了,保姆见状迅速过来接过了他手里的东西,乔秀玉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看我,微微一笑,又看向了林悦,道:“这样也好,将来等林悦跟荆临结婚了,我就能天天见着你这个女儿了。”

    我低低的笑了一下,很是配合的紧了紧挽着林悦的手,笑道:“等林悦变成嫂子,指不定我还会回来住呢。”说完我就哈哈笑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单纯就是不想让任何人发现我的异常。

    明知道自己进来是自讨苦吃,却非要吃这一场苦,让自己醒醒神,变得正常一点。

    随后,乔秀玉就将我们领到了客厅,让保姆给我们准备了茶水。我问了一句:“苏荆沛人呢?”

    说起弟弟,乔秀玉脸上的表情就温和了许多,“洗澡呢,一会就下来了。”

    乔秀玉拉着林悦坐在长沙发上,而我和苏荆临几乎是同时落座于相隔了一张茶几的两张单人沙发上,我只需要稍稍一抬头,就能够看到他,存在感颇强烈。就算我跟林悦说话,也总是会忍不住分神去看一看他。

    然而,他依旧一脸淡然,翘着二郎腿,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似乎在认真的看电视,我们这边三个女人的谈话,他一点兴趣也没有。就算有可能跟我发生了什么奸情,他也可以不为所动,淡定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