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人情如纸薄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3本章字数:2037字

    苏荆沛还是能够看的出来,我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所以当我说出这句话之后,他便噤了声,将剩下了半块牛排塞进了嘴里,算是堵上自己的嘴。好一会之后,他才又凑过来,眨巴这一双明亮的眼睛,问我:“大哥说什么了?”

    “没什么,我现在就单纯想让他变成一个屁。”我冷着脸,侧头看着他鼓鼓的腮帮子,一时没忍住就恶狠狠的掐了一把,看他一副想叫不敢叫的逗趣样子,我顿时觉得心情舒畅,操起另一只手,狠狠的扯住了他两边脸颊。

    所幸,我还有一个愿意逗我开心的弟弟,他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加上夸张的表情,我终是咯咯的笑了出了声,等我掐够了,他两个脸颊就红彤彤的了,像是抹了腮红似得。他揉着脸颊,说:“这下你开心了。”

    之后,苏荆沛带着我去看了他养的小黄,一岁多的牧羊犬,长得很漂亮。

    五点半的时候,苏家大宅就彻底热闹了起来,苏关锋在苏家是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今个都过来了,连常年年不到一次的姑姑都过来捧场,这足以说明了林悦的重要的性,架势颇为隆重,我跟苏荆沛回到大厅的时候,已然是灯火通明,长辈们都坐在沙发上聊天,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好聊完一个话题,随即发出了一点动静,几个长辈纷纷看了过来,眼神或凌厉或平和。站在我身后侧的苏荆沛一下就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笑,模样毕恭毕敬的,一步走到了我的前面,然后领着我过去叫了一圈之后,就退到后面站着了。

    我忍不住侧头看了苏荆沛一眼,此刻他脸上只挂着浅浅的笑容,姿态谦和又正经,全然没有之前那种吊儿郎当,又八卦的性子。这会的苏荆沛倒是像个成熟的男人,果然是做表面功夫的专家。

    林悦是今天的主要客人,这会被众星拱月般的供着,被一群长辈问长问短的,其实也就是象征性的问两个问题,显示一下热情。索性二位叔叔想的十分周到,把家里的内人都带过来了,只要有这几个女人在,场面也不至于会冷场。

    林悦的父母来的有些晚,苏关锋是亲自出去迎接的,这一家之主起来了,其他人哪有不站起来的道理,我一直同苏荆沛站在一起,他们都忙着去迎接林氏夫妇的时候,我暗暗的扯了扯苏荆沛的衣服,问:“苏氏跟林氏最近有什么重大合作?”

    “不知道,我又没参与家里的生意,不过我倒是听说,林氏在哪里有一块大型油田。你说,那么大的肥肉,有的吃,苏家为什么不吃?这大概还算是自动送上门的呢。再者林氏还是当初六大家族之一,两家人一旦有了联姻关系,想想日后长远的利益,就算林氏现在内部有问题,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场稳赚不赔的买卖。大哥是个聪明人,选得老婆,也必须稳赚不赔,你说对吧。”

    我又忍不住转头看了这小子一眼,看着他微挑着眉毛的样子,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小子也长大了。区区二十一岁的年纪,倒是将各种利害关系分析的非常透彻,也不枉乔秀玉女士的悉心栽培了。

    这餐饭吃的颇为拘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整一餐饭下来,并没有任何人提起关于我的那件糗事,苏家人讲究颜面,说到底是家丑不可外扬。纵然我看到苏卓琪不止一次的冲着我冷笑,但她依旧是安安静静的用餐,轮得到她讲话的时候,就逗趣两声。我们这些小辈,唯一的用处,就是不让这餐饭局看起来像是商业饭局,让气氛看起来和乐融融。

    虽说我没在苏氏总部上班,但苏氏内部的分流,我还是有所听闻的。据我所知,当初苏老爷子去世突然,苏家三兄弟在上位斗争上还挺激烈的,而其中争的最凶败的最惨的当属小叔苏关庭。而二叔苏关淼则保持中立,算是比较中庸,比较安于现状,不爱挑战高难度,所以我觉得他算是过的最安稳。

    而小叔则大起大落,但他的野心并未在那一场斗争中被湮灭,反倒更甚。

    真正是窝里斗,若换做是古代,恐怕又是一场谋朝篡位的戏码。

    所以这种时候,在座的这些人,看着和乐融融,各个人脸上都挂着和善的笑容,谁又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商人重利,有时候在利益的面前,人情如纸薄。这个社会上,为了几个钱,亲兄妹老死不相往来的事列多了去了,更何况这些在金钱和权力双重诱惑下的人们。

    我咬着筷子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场戏。

    这会小叔脸上的笑容是不甘的,他也有两个儿子,可惜了这两个儿子动作没有苏荆临快,他能不恼么?

    我又将目光落在了苏荆临的身上,在这种场合他一向坦然自若,谈吐又好,把林家二老,包括林悦哄的快快乐乐的。然而,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扯一扯衣服的领子,微不可查的皱皱眉,显然是觉得不舒服,但碍于那暧昧的牙印,他还是控制住着不解开扣子。

    我在心里爽快的骂了一声活该!

    饭局到了中途,苏关锋才把话题从油田的开发上引到了这餐饭的主题,他回头看向了坐在苏荆临身侧的林悦,问:“林悦今年几岁了?”

    林悦腼腆的笑笑,说:“二十七了,我同曼曼是同年的,以前还是同学呢。”

    “二十七啊,女孩子到了二十七也该结婚了,荆临今年也已经三十三了,年纪可都不小了。老林,你说是直接结婚呢?还是先订婚再结婚?这看你们女方的安排。”苏关锋点了点头,微微眯了眯眼睛。

    由这个话头开始,接下去所有人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说婚礼,说礼金,说聘礼,各种各样的。我便埋头苦吃,苏荆沛很乖,专门帮我夹菜,我连头都不必抬,真好啊,这样就不用看不想看的人,伤不该伤的心,参与不想参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