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解围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3本章字数:2994字

    男人都在麻将室内打麻将,女人则由乔秀玉女士招呼着,坐在外面喝茶聊天,其实凑一凑也能围成一桌麻将,像乔秀玉女士就挺爱打麻将的,以前她被苏关锋包养的时候,整天也不上班,苏关锋不来,她就约人打麻将,一打就是一整天,有那么一两次,总是打的忘记过来接我放学。

    她以前背着苏关锋的生活,其实还挺糜烂的。生了苏荆沛之后,倒是收敛了很多,全心全意照顾起了儿子。大概是有了觉悟,后来那几年,她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开始学东学西,慢慢的这身上的气质也就变了,颇有一种大家夫人的感觉,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自我懂事以来,乔秀玉女士就一直是一个人,从来没瞧见过什么亲戚过来探亲,她也没有对我说起过,怎么说呢,我们母女的关系,真的很一般。我不知道她年轻时候遭受过怎样的伤害,致使她决口不提过去。

    我想她之前应该对自己未来的人生是没有什么期望的,乔秀玉女士其实是个挺现实的女人,她自己也知道,苏关锋能包养她一时,却不能包养她一辈子,再者那时候苏关锋的原配还活着呢。纵使她年轻时候长的挺漂亮,但带着我这么个拖油瓶,她除了得到几个钱,应该什么保障都没有。

    而且苏关锋的原配,并不是个善茬,我好像见过一次,在乔秀玉女士生下儿子之后不久,我对她唯一的印象就是,她有一双非常犀利的眼睛,加之她因为生病变的很瘦,眼睛就显得非常大,稍稍一瞪,那眼珠子就好像要从眼睛里掉出来似的,可怖极了。

    乔秀玉女士见了她,直接就让保姆把我带到房间里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屋子里就只剩下我妈一个人了。心情不但没有半分影响,还乐呵呵的带着我去商场买了一套新衣服,还亲自下厨做定东西,然后那天晚上,苏关锋就过来了。

    细细的想,也许乔秀玉女士真的干过破坏他们家庭的事儿。

    在苏荆沛出生之前,她自暴自弃,缺乏自信,对着苏关锋也是战战兢兢的,他来就打扮一番好好招待,不来倒也不埋怨,只要每月生活费到账,她就安安静静自己过活,从来不会主动去找苏关锋。生下儿子之后,她整个人就变的积极了许多,我从小就在她的身边长大,她的每一点变化,我都看在眼里。

    以前我总天真的想当她的贴心小棉袄,感觉到她不开心的时候,我会特别积极的去陪着她,哄她开心。逐渐的,我便明白,她其实并不需要我。这些年,唯独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她既然不喜欢我,又为什么要把我留在身边?

    这娱乐室内也分别隔出来几个房间,有专门提供水果和甜点的小厨房,外面是个小厅,可以唱歌,看电影,整个氛围不似外面娱乐会所那么庸俗,也不会像普通娱乐性质的KTV设施简陋。其实苏关锋在家的时间也不久,不知道他当初弄这么个娱乐室是打算给谁娱乐的。

    厅里放着轻音乐,几位端庄的太太正喝茶聊着天,话题跟普通妇女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她们这种有钱人,喜欢这个调调,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品味和格调。

    我敲门进去,她们便停了话头,乔秀玉将手上的茶杯搁置在了茶几上,侧过头看了我一眼,扬起了淡淡的笑,问:“曼曼,有事啊?”

    我闻声过去,按着辈分将在座的人逐个叫了一圈,随后便将目光落在了乔秀玉女士的脸上,说:“时候不早了,想着先回家去,明天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我今天过来没开车,刚荆沛说可以送我出去,这儿不好打车。我想说,让他送我到路口车多的地方就行。”

    “曼曼你这话说的,这不就是你的家么?怎么,住了十几年了,一点感情都没有么?那大哥可不得伤心了,一条狗养了十多年还会恋主人,这人心……啧啧,实在太单薄了,不是亲生的,怎么养都不亲。这话说的不错。”这话是小婶冯文怡说的,她也不是苏关庭原配,但来头也不小,身份不低,在这几个太太里属她年纪小点,话头也多。

    有时候讲话特别不中听,且特爱针对我和我妈,男人有男人争夺的战场,女人当然也有。

    他们这些阔太太有专门属于她们的圈子,也不可能真的每天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种花种草,消耗掉自己的存在价值。B市有个慈善机构叫杜婼会,是B市最大的慈善机构,里面的会员皆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太太,做的都是慈善。

    据说,创立此机构的是我们爷爷辈的人,六大家族之中的某位夫人,具体是谁我也不记得了,杜婼会现在的会长是乔秀玉女士。听说一年前重选会长的时候,竞争颇为激烈,冯文怡当时的势头还挺足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票选的结果,乔秀玉女士却是压倒性的胜利。这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说到底其实也是因为掌管苏氏集团的人叫苏关锋,而非苏关庭。有时候,女人的风光还是要靠男人的本事。

    我也是习惯了,闻声默不作声,只浅浅的笑笑,面对这种刻意的刁难,最好就是沉默不语,反正说再多,她都能挑着你的刺,说多错多,还不如装作没听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乔秀玉不动声色,抬手看了看时间,道:“嗯,确实不早了,我知道你的性子要强,在公司里不想让人觉得你是仰仗着你叔叔。孩子长大了,总要有自己的空间,我倒是不干涉你外面的事,不过以后每个周末都要准时回来吃饭就成。荆临现在也不住在宅子里,你们这些孩子,长大了都不爱回家,喜欢在外面闯荡。一个两个都说不靠家里,任性。”

    “文怡,苏泽现在那么大个人了,还整天没事跟在你们大人屁股后面吗?苏泽这孩子内向,我倒是羡慕你,看看我这几个孩子,没一个愿意一直跟在我身边的,一个两个爱出去跑,说是要自由,要靠自己打天下。”乔秀玉女士说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摇摇头,道:“打什么天下,毛都还没长齐呢,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小子。这一个个的,我也都尽心尽力了,给他们足够的自由,想做什么做什么,结果倒好,一个个都不回家了。文怡,你说说,这些个孩子,到底该怎么管才好,我真是有心无力了。”她并未看冯文怡一眼,只是很苦恼的侧头看了一眼坐在身侧的林母。

    林母是认识我的,回望了乔秀玉女士一眼,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是啊,我家里那两个也是,长大了就不爱跟父母在一块了,整天闹着要出去自己住。这孩子,以前在身边的时候,觉着烦,现在许是年纪大了,他们不绕着你转了,倒是分外想念。”

    乔秀玉女士闻声,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声,旋即伸手拿起了茶几上的茶杯。乔秀玉这话明面上是嘲弄自己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实则却是嘲笑冯文怡亲生孩子苏泽的没用。

    冯文怡笑了笑,叹了一口气,说:“是说呢,不靠苏家是没什么问题,但也不至于跑去当人家情妇来显示自己的独立吧,这不是落苏家人的面子么,曼曼你说是不是?”

    最不想被人提及的事情,还是被提起了,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头特别大,本以为这件事就会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去,想不到还被人揭了短。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思忖了好一会,该如何解释,正打算说话的时候,苏荆临的声音忽然在我身侧响了起来,语气里听不出什么喜怒,只弯身从茶几上拿了一块水果,吃了一口,含含糊糊的说:“小婶,小叔这会身上的现金都输光了,你要不要进去支援他一点?”

    冯文怡对苏荆临还是很客气的,此时立刻转变了脸色,“是吗,我进去看看。”真的是不偏不倚,来的刚刚好。

    等她起身,苏荆临又微微笑着,说:“小叔今天风头不好,坐下之后,一把都没胡过,小婶您说话可要小心点,别给人惹恼了。”

    他并未看冯文怡,只较有兴趣的拿了几颗小番茄,有滋有味的吃着,仿佛这只是简单的提醒。冯文怡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但也没多说什么,仅笑了笑。

    等她进去之后,我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乔秀玉女士抬眸扫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摆了摆手,说:“早点回去吧,让荆沛开车慢点,他这驾照拿到还不到一年。”

    “好。”我用余光扫了一眼苏荆临,然后迅速的转身出了娱乐室。

    苏荆临是同我一前一后出来的,大概是烟抽多了,走在我身后的时候,一直有听到他压制着的低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