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袖扣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3本章字数:2111字

    隔天下午,我接到了之前酒店经理的电话,她说我有东西落在他们酒店了,那是在孙佳瑶结婚后大约两个星期,她才给我打的电话,而且我离开的时候,仔仔细细看过,并没有东西落下。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应该是两个星期前去过一次你们酒店,你却在两个星期之后跟我说我有东西落在你们哪里,这……我不知道是你们酒店做事有问题,还是我自己的逻辑有问题。”我本就为陆江城的事情觉得很烦,昨晚就睡了两三个小时,现在心情燥的很。

    对方是一贯的好脾气好态度,“抱歉,这事儿原本当天就该给您打电话,但由于同天酒店里要迎接重要客人,所以这件事就搁置了,前些天也一直在忙,今天我在抽离抽屉里看到这个才想起来,就立刻给您打了电话,非常抱歉,是我处理的不好,这事儿我愿意负责。”

    我也不是个恶毒刁钻的人,人家态度和善,就算心里再烦躁也不能指着人家鼻子再骂,想了想,就缓和了口气,问:“算了,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不过我真的没有掉任何东西,我想你们应该是真的弄错了,可能是我之前那个客人掉的吧。”

    “这点乔小姐可以放心,我们酒店的保洁工作做的一向非常到位,所以您说的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她说的自信满满,语气依旧温和,倒是不会让人觉得刺耳。

    她浅浅一笑,继续说:“这东西很小件,有可能是其他人在您这里落下的,是一枚袖扣,落在床头柜脚下了,所以您可能没有注意到。东西精致,应该价格不菲,所以保洁才会把东西送到我这里。”

    袖扣?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可再想想,当时我身上莫名出现的一件男士衬衣,又觉得这袖扣出现在我房间里也没什么惊讶的。

    “要不然这样吧,您把您的地址告诉我,一会我下班把东西亲自送过去可好?”

    我想了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把公司的地址报给了她,并约定了时间。

    孙佳瑶在外蜜月了两个星期之后回归,我下班在公司楼下等人的时候,她正好过来找我,模样看起来乐呵呵的,从出租车⬆️跳下来。

    “呦呵,我们难道心有灵犀了,你竟然站在这儿等我。”她笑嘻嘻走过来,站在我身边,“不对啊,你们下班没那么早吧,不是五点半么?现在才五点二十四,你早退?”

    我是提早十分钟下来等人的,正欲说话的时候,就见着路边停靠过来一辆红色的宝马,很快就从车上下来一个眼熟的人。不过这人比记忆中的好看很多换下制服之后的酒店经理又是另一番风姿。

    她还认识我,见着我就快步的跑了过来,满眼的歉意,道:“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没有,是我提前下来的。”

    她笑笑,就从何包包里取出了一个盒子,递到了我的手里,随后又同我和孙佳瑶说了两句,就识趣的离开了。

    孙佳瑶一个劲的瞄我手里的盒子,用肩膀撞了我两下,“怎么,半个月不见,你连性取向都变了?”

    “酒店经理,我有东西落在他们那儿了,她亲自给我送过来的,你疯了,去哪儿度蜜月把脑子度没了。”我把手里的盒子放进了包包里,正好孙佳瑶的注意力也被转开了。

    看她眉宇间带着一丝郁结,就知道这个蜜月过的不咋地,不过也是情有可原,那个女人终究是孙佳瑶心里的一根刺。

    晚上,我们俩一块去吃饭,孙佳瑶口味不是特别好,但还是点了满桌子的菜,一开始跟我大讲特讲巴黎多么浪漫,聊她的蜜月之旅,酒过三巡,就开始兴奋,话更多,但说的均是胡话。没有主旨,胡言乱语。

    这会又猛的一拍了一下脑袋,说:“你看看,我今天出来的匆忙,都忘记把纪念品拿来给你了。我给韩颂打电话……”她拿出手机,手指悬空停留了半饷,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旋即就把手机重重的扣在了桌面上,笑了起来。

    整个人慢慢的就趴在了桌子上,一只手慢慢的摸向了旁边的酒瓶子,再抬头的时候,一张脸全是眼泪。

    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能做的就是过去坐在她的身边,伸出肩膀让她靠靠。我想她会来找我的,必定也是想找个话不多的人,借个肩膀靠靠。

    不然,她现在应该去找林悦。

    送她回去的时候,这人已经喝醉了,我问她现在住在哪里也不肯说,给韩颂打电话也打不通,最后我只得把人弄去了我家。

    孙佳瑶这人看着小巧,但对我来说也是一坨重物,把她弄上楼也累的我够呛。

    我喘着气,瘫坐在床边地板上,休息了一会之后,侧头看了看孙佳瑶,见她没什么动静,就伸手把包包拿了过来,把里面的那个褐色的小盒子取了出来,已经好奇了一个晚上了。

    谁知我才刚打开,还没看清楚那袖扣的样式,东西就被人抢走了,我猛的转身,便看到孙佳瑶这死出,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我的东西,看了半饷后,笑眯眯的看着我,问:“谁的?看不出来啊乔曼,你这速度够快的。”她说着就伸手把袖扣拿了出来,捏在手里瞧了半天。

    “这还是卡地亚定制款,来头不小啊。”

    我趁着她仔细研究的时候,一把将东西夺了回来,牢牢的捏在了手心里,把她刚刚说的话记在了心里。

    “你不是喝醉了么!”

    孙佳瑶盯着我看了一会,就咯咯笑了起来,捂着肚子,在床上滚了一圈,说:“曼曼,你真的太好骗了。”

    我恶狠狠瞪了她一眼,伸手拉过枕头往她脑袋丢了过去,“等着吧,下次就把你扔大街上。”

    “林悦会干这种事,你才不会哩。”她笑着扑过来抱住了我的脖子,其实还是有点醉了。

    她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沉默了半饷,歪头看向了我说:“对了,说起袖扣,昨天我还陪林悦一块去了卡地亚专卖店,取了一枚袖扣,跟你这个看着有点像,你两什么时候有相同品味了。”

    我闻声稍稍一愣,攥着拳头的手紧了紧,手心有些刺痛,心也有点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