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 抱成一团

    更新时间:2018-08-22 13:50:28本章字数:1071字

    段少宇关切的看她,点头说道:“嗯,你也累了,早点回去歇着吧!”

    宫赫莲的注意力不在她的身上,继续问那修房造屋之事:“段公子,你是巧匠之后,你觉得云歌小姐的建议,用竹木建屋可行不可行?”

    段少宇目送着云歌往后面走,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行!怎么不行?……”

    玲珑将云舞从地上扶起来,心疼的说:“云舞你真傻,为这样的人求情,不值当!”

    云舞苦涩的笑笑,很是懂事的说:“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和云歌是双生姐妹,母亲去世得早,我们就是应该互相照顾着呀!”

    “云舞,你真是心软!”玲珑说着,又看向宫赫莲,这么好一个姑娘,他真的就一点儿也不动心?

    一场闹剧,喧喧嚷嚷的落下帷幕。

    云歌一跨进小院的拱门,脚下就开始发软,急忙伸手扶住旁边的墙壁:“初画,初画?”

    没有人答应她。

    小院里面特别冷清,只有屋檐下两角各挑着一盏灯,光影朦胧。

    云歌慢慢走过来:“佟妈?佟妈你在吗?”

    还是没有人回答她。

    云歌疲乏至极,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再无一点儿气力,软趴趴的坐在门槛外面。

    梅姨娘下了猛药,她现在的身子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而刚才在小巷子里面,那个模糊的男人,剧烈的在她身上做了那么长时间的运动,榨干了她全部的气力,也让她的身子好像要散架了一般。

    回到王府,又被梅姨娘等人一阵盘问,云歌只觉得自己短短的一天时间,就好像在生死关口走了一圈一般。

    靠在门槛上,云歌的嘴里还在喃喃的叫:“佟妈,初画?初画,佟妈呀……”

    她需要有人陪在自己的身边,哪怕不能帮自己出主意,只是单纯的陪陪,也好呀。

    终于,听进屋里面有呜呜的声音,紧接着,花瓶跌落在地面上,碎裂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云歌挣扎着起身,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借着屋外的光线,云歌看见角落里,初画和佟妈被人绑在一起,两个人的嘴里都被人塞上了棉布。

    她们刚才打碎了花盘,故意弄出响动,提醒她进来帮她们解开身上的绳索。

    一看见她进来,初画和佟妈都激动的呜呜出声。

    “怎么了这是?是谁把你们绑起来的?”

    云歌急忙伸手将她们嘴里的棉团取了下来,又给她们解身上的绳子:“难怪一个晚上的时间,都没有看见你们呢……”

    手中的绳子一解开,初画和佟妈就张开双臂,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初画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小姐,小姐你还好吗?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还以为你……”

    佟妈也是哽咽出声,用手轻轻捶打着怀里的人:“我的小祖宗诶,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让老奴不操心哟……”

    云歌本来不想哭的,被她们两个人这样抱着一阵嚎哭,忍不住,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

    主仆三人,抱成一团,坐在地上哭了个痛快。

    还是初画最先反应过来,擦着脸上的泪水说:“小姐,你,你身上怎么这么多泥土,你……?梅姨娘把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