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相遇,冤家?

    更新时间:2018-08-22 15:30:18本章字数:2987字

    通常情况下,周末的早晨是用来赖床的。狗奴除外。

    我被凯萨的口水洗了三遍脸,实在受不住这只肥子趴在我身上的重量,掀开被子踹飞它,自己也从床上跌到了地板上。浑浑噩噩起床,摇摇晃晃给它换水,加狗粮,一切完全闭着眼睛进行。

    狗的世界里,没有星期一和星期天的分别。每天早上求跑步,求喂食,求抚摸,天上下刀子都不会改变。我从来不需要闹钟,因为凯萨的生物钟比闹钟准的多。

    我叫顾潼,今年二十七岁,广告公司小编辑。凯萨是我养的狗,阿拉斯加,男性,四岁半。

    之后的时间,凯萨吃饭我洗脸,凯萨喝水我刷牙。整理完毕带着它出门去离家不远的宠物医院洗澡,路上买个包子,迎着阳光边看凯萨便便边啃。

    这就是我的生活,独身,却不孤单。

    常去的这家宠物医院专门给狗洗澡美容的小姑娘姓邓,和我还有凯萨关系都不错,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正将一只阿拉从美容台上牵下来。

    我这人就这样,见到帅气男人不一定眼睛发光,但看到漂亮的狗一定走不动路。我观察周围,确定那只狗主人不在,我撇开凯萨朝那狗贴了过去。

    “这哪儿的狗?以前从来没见过,弟弟还是妹妹?”我关好美容室的门,将凯萨隔在外面,免得那家伙的大泥巴爪子扑过来给人家刚洗干净的毛抓脏了。

    邓姑娘笑呵呵的摸了摸那狗的脑袋说:“狗妹子,我也没见过,今天早上送过来的,狗主人说是听朋友介绍我们这里洗的不错,专门来的。”

    那狗和我家凯萨对视着,隔着我身后的玻璃门。

    “真不错,毛真好,哪像我们凯萨,就是一只大糙毛,劣质玩具,性格怎么样?能碰么?”我问话的时候手已经悬在了那狗脑袋上方,就等回复了。

    “能,很乖。”邓姑娘说着拍拍蕾娜的脑袋命令:“蕾娜,坐下。”

    蕾娜坐下了。我抓紧时间一阵摸它,毛确实相当好,又滑又亮的,主人平时伺候的一定很用心。

    “啧啧,都是养狗的,怎么人家家的狗是狗,我们家的是蛇精病呢!”我边说边在内心暗叹,狗和狗的差别也真是大啊!凯萨已经完全扑在了玻璃门上,连抓带嚎,和我面前安静的这一只,反差太大。

    “给你们再制造点亲密机会,你帮我把它带楼上去吧,就平时关凯萨那小屋,我给凯萨洗。”邓姑娘说着将蕾娜上了牵引绳,递给我。然后出去将凯萨拉住了。

    我乐呵的牵着蕾娜上楼,完全无视了我凯萨儿子的争宠眼神。不禁感慨一声,福莱希限量版伸缩绳,我当初想给凯萨买一根,实在有点贵。最后只咬牙买了个普通版的,这狗主人看来也是个正牌狗奴。

    我把蕾娜关进楼上小单间,实在太喜欢了,趁着没人果断抱住又蹭了一番才离开。

    凯萨洗完澡吹毛的时候,医生才来上班,我想着要给凯萨买下半年的内外驱虫药,就先去医生诊室了,我不在凯萨视线的时候它很乖,会坐在大厅等我出来。

    邓姑娘这会儿也过来了,反正店里没什么人,我们三个人因为狗的话题相谈甚欢了好一会儿。

    等我拿着药出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完全让我震惊了。

    蕾娜不知怎么弄的居然从楼上下来了。我脑子一懵,才想起来我只是关了门,没上锁!这都不是最让人恐怖的,恐怖的是凯萨那混蛋现在还在抱着她……插。

    我冲过去将凯萨连拖带扯的拉开,抱住他的头不让他乱动。再回头看,蕾娜身上还有凯萨这混蛋射在上面的狗种子,本来洗的很干净的毛完全乱了。

    “晕,这怎么办!”邓姑娘也傻了,看着蕾娜挺着急的。

    这种事,可大可小,虽然是狗,但对于爱狗如命的主人来说,和孩子没什么区别,在宠物店遇到这样的事,换了我是狗主人也肯定要去拼命的。

    我一向很慵懒的脑子突然就转的飞快,将凯萨拖去楼上锁好,冲下来和邓姑娘说:“先洗干净,我帮你!”

    我和邓姑娘手忙脚乱的把蕾娜塞进浴池,我满脑子都在想一个问题——该怎么和狗主人解释。

    邓姑娘也有失误的地方,现在明显很紧张,几次忘记按住蕾娜,让它一顿乱甩,甩的我俩一脸水。

    我帮忙抓住蕾娜的头,尽量保持平静的问:“邓姑娘,蕾娜的主人男的女的?”

    “男的。”

    “看起来好说话么?”

    邓姑娘一脸凝重的说:“看起来很彬彬有礼,挺有素质的。”

    “那行,一会儿我来解释吧。”

    只要不带女家属来,就不会发生撕逼大战,我的自信回来一些,况且通常意义来说,男人都比较好哄,只要他不是个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的人。

    邓姑娘洗好蕾娜,给她吹毛的时候情绪才缓和了不少,心里虽然还是很没有底气,却带着安慰性质的对我说:“我想应该问题不大,你家凯萨也不丑,配上就配上吧,如果他真心不想要小狗,蕾娜这个岁数早就该绝育了。”

    这话听起来确实挺安慰人心的,只是我心里还是不安定。

    “希望如此吧。”

    蕾娜被再次吹干,刚从美容台上下来,宠物店门就开了,邓姑娘对我点点头,示意就是主人来了。

    我全无底气的迎过去,对他先来个礼貌的微笑。

    被无视了。

    他旁若无人的从我身边经过,对着邓姑娘礼貌微笑然后说道:“谢谢,辛苦了。”

    蕾娜很高兴的对他摇尾巴,蹭到他身边,乖巧的坐下。

    他掏出钱包,打算付钱,邓姑娘看着我,我被他刚才那一闪弄的很不爽,但还是再次厚着脸皮撑起了笑,对着他后脑勺特温和的喊了一声:“先生,嗨,先生。”

    他这才回头看我,表情有些诧异,但还是礼貌的对我微微点头,问道:“有什么事么?”

    我笑僵在脸上,心肝脾跟着缩了两下,本来就没想好怎么开口,被他刚才那一闪加上现在这一冷,冻住了。

    “你狗养的真不错,我也养了一只阿拉,楼上呢。”我说着指了指头顶,这算急中生智的回答。没想到他却笑了,笑的很温和的对我说:“原来是狗友,幸会。”

    都市冰冷一族,拒绝和任何无关人士来往。这种男人,平日里见到一定要绕着道走,没人情味没同情心,没风度没……我都想什么呢,我现在欠人家的。

    “那个,可能有一些棘手的问题。”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一脸虚心笑容的看着蕾娜,邓姑娘站在我身边,帮我说出了下半句:“蕾娜出了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他反应挺大,果然把狗看的比人重。

    我硬着头皮说:“我家凯萨是公狗,刚才没看住,把你家狗给……”

    如果他冷着脸没啥表情的时候还能看,那现在脸色直接黑了的样子真的好吓人。我往后退了一步,把小时候吃奶的力气都输送去了心脏里,免得它被给吓停了。

    他凝视了我一会儿,没说话。再次开口的时候,是对着邓姑娘说的:“如果配上了,怎么解决,可以流产么?”

    邓姑娘摇摇头说:“狗没有流产手术,不想要的话,只能绝育。”

    “绝育。”他重复了一遍,然后不停地反复斟酌这两个字,怒气已经都快扑我面儿上了。

    “你听我说。”我不得不开口,他好像特别不想听见我声音,直接皱起眉头。即便如此,我还是得说:“我可以把凯萨带下来给你看看,不难看,血统也挺纯的,配上不会是小杂狗。一般拉出去配种一次都要一千块钱呢,我就不要你钱了,行么?”

    他瞪着我。

    我恨不得咬了舌头。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扯到钱上去,这主儿一看就不是个缺钱的,我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臭毛病哦……

    邓姑娘只能假笑的陪着我,被他气场压的只有点头的份儿。

    他还是不说话,现在看着我的眼神已经不是冷了,完全是瞪,纯用目光杀人的瞪。

    我豁出去了大言不惭:“绝育对母狗身体好不好先不说,蕾娜也不是小狗了,全身麻醉会有生命危险,你三思可以么?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会认真负责的,如果你忙没有时间伺候她,我可以帮你照顾,还能提供营养费……”

    又到钱上去了……他本来听到会影响狗身体有些缓和,这一下又不对劲了。

    我悔。实在是悔。我低着头各种悔。

    身体没了重心,被扯着一拖顶在墙上,他声音从我头顶传来:“如果,你被我强奸了,我告诉你不要过夜费,还能给你一部分营养费,让你把孩子生下来,你同意么?”

    我还震惊之余,他突然俯下身,一脸不怀好意的狠狠吻了我的嘴唇。

    “比如这样。”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