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舌不可语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7本章字数:2718字

    老婆子这么一说,我忽然感觉也有些饿了,于是开始慢慢吃着鱼肉,喝着鱼汤,等着船划到对岸。

    吃了几口之后,我着实没想到那鱼肉和鱼汤的味道如此鲜美,竟然让我欲罢不能,有一种把盘子都吃了的感觉。转眼前,肉和汤已经被我消灭了一大半。

    船身忽然晃动了一下,我忽然意识到,绝对不能把东西吃干净,于是赶紧放下筷子,住看口。

    也就在这个时候,船速放缓,停了下来。

    船头的帘子被撩开,那老婆子探进个脑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鱼和汤,催促我道:“赶紧吃吧,吃干净了,咱就过河去了。”

    我答应着,忙拿起筷子,假装吃,说实在的,我哪里还敢再吃一口。

    老婆子回去继续划船。

    船行了一段距离,忽然又停了下来,那老婆婆又探进个脑袋,看了看桌子上的鱼肉和汤,叹口气道:“吃吧,我又不收你的钱。你吃不干净,我没法送你过河。”

    看来,她就是居心叵测,想让我把东西吃完啊。

    我点点头:“刚才我吃撑了,歇会儿再吃。”

    那老婆婆出去以后,我想了想,只要不吃干净就行,那还不好办?我端起盘子把鱼肉和汤全都倒在了桌子底下。

    没几刻,那老婆婆又钻进来,见盘子和碗都空了,不由咯咯笑了两声:“到对岸了,你可以下船了。”

    我赶紧钻出船舱,跳到岸上,但随即发现脚下已经不是原来的那条平整的山路,而是一条崎岖的小路,这路的周围,全是深沟险壑,稍不留神就会跌落下去。

    见我安然站定,那老婆子似乎非常的惊诧,随即嘶吼道:“你没把鱼吃干净!否则,你怎么会看清脚下的路?”

    我笑道:“对不住啊老婆婆,我实在吃不下去了,就给倒在了桌底下。”

    “你……”

    那老婆婆浑身一震,蒙在脸上的围巾瞬间飘落,同时,脸色也发生了剧变:她变成了孟婆的那张,没有下巴的脸。

    卧槽!

    我扭头顺着眼前的小山路飞奔,出去一段距离,我喘息着回头看,发现那孟婆并没有追上来。

    刚松了口气,心口又是一阵火烧般的剧痛。

    我刚要摸出红肚兜看看,却听到对面的树林里传出一声哀凄的叹息。那声音是个女人发出的,听得让人心生怜悯,又有些毛骨悚然。

    “我丢东西了,你帮我找找吧?”一个幽眇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对方肯定发现我了。而且我感觉这个声音非常的耳熟。

    一阵阴恻恻的冷风吹来,发出声音的女人闪现出了身影,她低着头,打量着四处,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我丢东西了,你帮我找找。”她慢慢抬起头,望向了我。我赫然发现,那女人没有下巴,胸口浸染着一大片血迹,这不是刚刚出车祸死的周静吗?

    我深吸了口气,问道:“你……你丢啥东西了?”

    “这个东西,我不能说出来,你快帮我找找。”

    不能说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想了想,心中一阵骇然,瞬间我明白周静到底在寻找什么东西了。

    与此同时,我不禁想起了发生在西安的一件,与之类似的事。

    据说,有天晚上,西郊的一个路口,有辆货车撞死了一个过马路的小女孩。

    从此以后,那个路口总是有人莫名其妙地出车祸。吴晓云是众多车祸中的一个幸存者。

    据吴晓云说,当天晚上她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发现有个小女孩在路中央找东西。

    吴晓云是个心地特别善良的女孩子,于是就过去,问那小女孩找什么,想着把她带到路边安全地带。

    一开始,那个小女孩说她自己也想不起来要找什么东西了,并且,坚持让吴晓云帮着找,怎么也不肯到路边。

    吴晓云没办法,就帮着四处寻找着,原本她以为小姑娘可能是把自己的玩具弄丢了,但是找了一阵子,什么也没发现。

    见远处有车辆行驶过来,吴晓云打算把小姑娘强行抱走。但那个小姑娘却忽然对她道:“姐姐,我想起来究竟要找什么东西了。”

    吴晓云问到底找啥啊。

    那小姑娘指了指自己的天灵盖。

    吴晓云仔细朝小姑娘头上一看,那小女孩的脑袋只剩一个空脑壳子了,脑子和天灵盖早就不见了。

    当时吴晓云就吓傻了,眼睁睁地看着路上的大货车朝自己撞过来。幸亏有个过路的老头发现了她的异常,及时推了她一把,最后,她只受了些轻伤。

    我想,周静一定是在找她的下巴。

    因为,没下巴的人是说不出话的。周静的下巴没了,她当然不能把这事说出口。

    我听说,如果遇上这种事,不帮着对方寻找,这个东西就会不断出现在你面前。但如果帮着寻找,一旦找到,那么对方肯定会凶相毕露,害了这个人。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周静又催促道:“你快帮我找找。”

    “好好好,我帮你找找,一定帮你找到。”我胡乱说着,赶紧假装帮着她找。

    万万没想到,没走几步,眼前忽然出现两样东西,一样正是周静血淋淋的下巴,下巴上的的舌头,还在微微颤动着,看上去像是要说话。另一样,则是一只白色的兔子。

    那只兔子的嘴上沾着血,它在啃食那下巴上的舌头。

    夜里遇上兔子,绝不是好兆头。

    顿时,我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此时,周静也发现了这一点,她走到跟前,一会儿瞅瞅那个下巴,一会儿瞅瞅那只兔子,似乎看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该怎么办?

    情急之下,我拿出红肚兜看了看了一眼,里面出现了这么一行字:“舌不可语,狡兔方生。”

    我琢磨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不能让地上的舌头说话,也就是说,绝不能让周静发现她的下巴。

    狡兔方生,意思应该是只要舌头不说话,这只兔子就能找到生路,活下来。这么说来,只有跟着这只兔子走,才能找到出路。

    就在这个时候,那兔子忽然一窜,进入了旁边的草丛里。我心中大喜,赶紧跟上去,心想,跟上这只兔子就有救了。没想到,跟来跟去,这只兔子竟然跳进一个洞口,钻进了一座坟墓里。

    难道我也要跟着这兔子进坟墓?

    正犹豫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周静的声音:“我找到想要找的东西了,你回头看看。”

    卧槽,我还是选择跳坟洞吧。

    眼一闭,心一横,我跳进了那个坟洞。

    下面是一条狭窄的通道,里面到处是死人骨头,烂棺材板子,不知爬了多长时间,前方终于出现了光亮。

    我爬出坟洞,还没站稳,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阴笑,还没转过身,脑袋就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瞬间脑袋一片空白,最后一个念头,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被人袭击了。

    之后,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见姜美跟着一个没有下巴的,穿着雪白婚礼裙的女人,朝远处走去,不论我怎么喊,姜美都毫无反应。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慢慢清醒了过来。

    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起身四处一摸,周围有墙壁,好像还有房门。隐隐地,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那声音阴沉低哑,一听就是阴叔的。我这才明白,我被关在了吴磊婚庆公司的杂物间里。当初,肯定是吴磊那些人袭击了我,将我带了回来。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我顿时怒火中烧,“砰砰砰……”抬腿狠狠地踹了几下房门。

    阴叔的声音消失了,紧接着是脚步声,他似乎是到了门口。

    “姜美呢?”我质问道。

    外面的阴叔似乎早就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他异常沉稳道:“秦非,你再也见不到姜美了。她不死,咱们这些人,都出不来。”

    他们这些人出来了,是不是意味着姜美已经……

    “你们把她杀了?”

    外面没人回答,他们算是默认了。

    压抑在我心中的愤恨一下子迸发出来,我拼命踹着房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让这些人,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