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章 死人手里的纸条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7本章字数:3284字

    这几天,一直被人欺负,现在,就连乞丐都不放过我,我顿时火冒三丈。

    去你大爷的,我一脚踹到了老乞丐的手臂上,趁机朝前走了一步。同时,我回头看了一看那老乞丐的反应,但身后“砰”地传来一声巨响,方才我所站的位置落下来一个巨大的广告牌。

    脊背一凉,我浑身起了一身白毛汗。再迟疑半秒我就被砸成肉饼了!

    许多看热闹的人围了上来,他们纷纷议论着:“这是从十楼落下来的……这小伙子命真大,差一点儿就砸底下了……这是哪家的广告牌,真是太缺德了……”

    我如坠冰窖般站在原地,在外人看来,我是被这一幕给吓傻了,但事实并不是。

    我回头的同时,那乞丐正好仰起了脸。电光火石之间,我看到乞丐的脸,竟然长得跟徐小斌一模一样。最为可怖是:他也没有下巴。

    我深吸了几口气,望着周围的人,令人不解的是,周围的人都在看我和那落下的广告牌,没一个人想着去救人。

    我慢慢蹲下去,用力掀起碎裂的广告牌,想看看那乞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当我看到下面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广告牌下,除了一个血淋淋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乞丐的影子。那个血淋淋的东西,呈半菱形,有血有骨有牙齿。那是个人的下巴。

    手一抖,广告牌砰地落回到了地上,不敢多想,我起身快速朝前走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出去了多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何家的那事还没完。

    出去没多远,有辆载客的面包车冲我招手。我心道,这灾祸是一个接着一个,我先把命带回家再说。

    面包车后面有一排三个坐,前面的座位上却放了不少的货物,这黑车司机,一般都人货通吃。

    后排上,坐了一个挺胖的男人,浑身的酒气,闭眼斜躺着,旁边还有个五六岁的孩子,似乎是这胖子的儿子。

    上车后,我在前排的一个空座上坐下来。

    面包车刚开出市区不久,司机就停车了,招呼一男一女赶紧上车。随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扶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上了车。

    车刚开出十几米,那个年轻人见她老婆在后面挤着不舒服,就问我:“喂,哥们儿,能不能换个座啊?”

    我刚要起身去后面,心口一阵炙热传来,这一次,比以往都剧烈。我摸出红肚兜,悄悄瞅了一眼,上面写着:“鬼婴夺位,跳车保命。”

    车上没有鬼婴,只有一个孕妇啊。

    不对,如果孕妇肚子里的胎儿已死,那肯定是个鬼胎了;如今那孕妇跟我争座位,这不就是鬼胎争位吗?

    不管怎么说,这孕妇肯定有问题,这个座那是据对不能换。

    想到这里,我彻底不敢动了,立刻坐了回去。

    那男的见我犹豫,又问了我一声:“兄弟,帮帮忙吧。我先谢谢你。”

    我说:“对不起,坐后面,我晕车。”

    男人一听,突然破口大骂起来:“真他娘的一点公德也没有。我不信你老婆不生孩子。对了,你老婆生不出孩子才好呢。不对,你这样没良心的人,根本就找不到老婆。你肯定孤苦伶仃一辈子。死了都没人管。”

    这不要脸的杂碎!我打算起身给他一拳头,转念一想,对方明显是想激怒我,让我离开座位,跟他拼命啊。

    老子偏偏就不上你的当。

    他骂了一阵子,见不起作用,拉着架势就想打我。

    司机师傅一听,赶忙道:“帅哥,帮个忙,没多远就到地儿了。”

    “师傅,今天我有些不方便,真不能跟她换。”

    刚说完,后面的那个男人突然一把抓住我,猛地把我拖到了后方,死死地把我压在座位上,接着对那孕妇道:“你过去。”

    这女的虽然挺着肚子,但还是非常灵巧的钻到了我所在的位置,然后,她冲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摸着肚子念到:“小伟啊,娘给你找到好位子了。”

    我刚要发作,教训那个男的,心道坏了,位子丢了,我只能跳车保命了。

    有了先前那老乞丐的教训,我没再犹豫,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刚滚落在路边的草丛里,就听“噗通”一声传来,再看路上,面包车冲到桥下,落进了河里。

    我爬起来,顾不得浑身的疼痛,迅速上了桥,生怕再有什么危险,打算先跑了再说。

    可是,刚走上桥,就听有个女人骂了一句:“看什么看,不买别看,小心老娘挖了你的狗眼。”

    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正穿着油乎乎的一身衣服,站在一张桌子后卖肉食,凡是有人看又不买的,她都要骂一句。

    见这情景,我忽然想起姜美跟我说的那个毒舌妇,再一看桥头的石碑:“明桥”。

    这肯定是明桥上的那个毒舌妇无疑了。

    我深吸了口气,慢慢走上前,等着她骂我。

    毒舌妇看了我一看,歪着脑袋准备开骂,但嘴张开,却又合上没骂出来。

    我心里一急,闻了闻那些肉食,说:“你卖的这是屎啊,还是肉啊?都臭了!”

    毒舌妇听后,双目圆睁,咬牙切齿,我看的出,她很想骂我,甚至是扑上来撕了我,但奇怪的是,她好像有所顾忌,就是忍着不开口。

    我更急了,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毒舌妇,你卖臭肉害人,丧尽天良,我艹你八辈祖宗。”

    毒舌妇听后,拿起桌子上的切肉刀,在案板上哐哐哐……剁了好几下,向我示威,但就是不开口骂人。

    我擦!

    找人骂还这么难!

    我深吸一口气,抓起桌子上的一大块肉,扭头就跑。

    这毒舌妇一看我抢了她的肉,顿时挥舞着刀追了上来。追了十几米,她终于憋不住,气喘吁吁,破口大骂道:“你早晚被一个左耳朵下长红痣的人给害死,你过河的时候,船翻落水,水鬼请你喝酒。你偷人家八十八斤重的东西,被四条恶狗咬死。打黑伞的男人,也救不了你。到时候,老娘给你送一屋子花圈,九个纸人。”

    接下来,这毒舌妇就一直反复骂着这几句话。

    我边跑,边默默记住,跑累了,我挥手将手里的肉对着她那张大脸给扔了过去。

    啪——

    肉正好打在她的脸上。

    我继续跑,毒舌妇没再骂,也没再继续追我。

    我跑到大路上,停下来喘口气儿,拿出手机,将毒舌妇骂我的那几句话全都记录了下来。

    按照姜美的说法,毒舌妇所说的话都是反着的,那么这些话反过来的意思就是:“左耳下长着一颗红痣的人是可以救我的。而她所提到的那个打黑伞的男人,应该是要害我的。另外,我还必须找到一个重八十八斤的定西,这东西肯定被四条恶狗看护着。另外,这段时间,我不能离水太近,否则就会有危险。有个堆满花圈和九个纸人的地方,或许对我有帮助。”

    左耳下长红痣的人还好理解,打黑伞的男人也不难分辨。

    这八十八斤重的东西可多了去了,即便是有翻江倒海的本事,恐怕也不好找啊。

    水鬼请我喝的,肯定不是酒,而是水,这是过河被淹死的隐喻。

    还有,就是这个一屋子花圈,九个纸人的地方,这应该是个纸扎店吧,但我怎么会和这种地方扯上关系。

    琢磨着这些,我狼狈不堪地回家。

    秦叔并不在,一打听邻居张阿婆才知道,秦叔去医院做手术了。

    我说不可能,给秦叔做手术的钱,我还没攒够呢。

    张阿婆却道:“秦非啊,你们是遇上大好人了,有人给你秦叔捐了十万块钱。医院亲自接走的你秦叔。”

    我赶紧摸起座机,给秦叔的主治医师窦大夫打了过去。

    窦大夫说:“确实有人为你秦叔捐了一笔钱。你秦叔怕你担心,所以嘱咐我们,他做手术的时候,不让我们通知你。今天上午,你秦叔的手术已经顺利完成。我刚给他检查过,一切都很正常。”

    我松了口气,道:“窦大夫,那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您知道到底是谁给我秦叔捐的钱吗?”

    “其实这笔钱,早在三天前就到账了。捐赠人有个条件,不能事先通知你们。现在告诉你,也无所谓了,那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叫姜美。别的,她也没多说。”

    姜美?

    我顿时又泪眼模糊了,瞬间,我好像明白了很多。

    挂了电话,我立马朝医院赶了过去。秦叔现在还在观察室,见了我,秦叔虚弱地笑道:“我没事了,这里的一切都由护士照看着。你啊,见到那个捐钱的女孩子以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我点点头,深吸了口气说:“叔,你放心吧,我一定。”

    第二天一早,我忽然觉得后背的几个地方传来一阵奇痒。让秦叔看了一眼。秦叔说我背后有好几个爪子一样的暗色的印记,不像是染上去的,更像是从皮肤里透出来的。

    听秦叔这么说,顿时我感觉脊背发凉,此时,正好有个叫林静的小护士给秦叔来做检查,于是就让她给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林护士看了一眼,道:“我一时也弄不清这是什么症状,走吧,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跟着林护士走到电梯口,她让我在原地等她。

    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她回来找我,我心道她肯定忙起来,把我给忘了。

    正要打算离开,却见两个医护人员推着一张床走了过来,床上躺着个人,蒙着脸,看来是去世了。

    正当我想离尸床远点的时候,白色床单里忽然耷拉出来一只干枯的手臂,看上去是个老太太的。最让我吃惊的是,这老太太干瘪的手里,还捏着一张纸条。

    我好奇地看了一眼,顿时就傻眼了。

    那纸条上写着:“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