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8章 黑伞男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7本章字数:2557字

    跟着这死去的老太太走?干嘛去啊?

    我脑袋顿时又烧出了几个洞,瞅了瞅两个医护人员,她们都很正常,似乎不是她们故意这么做的。

    我迅速跟着这张尸床,到了地下二层的太平间。

    跟着尸床进太平间的时候,看门的老头也没拦我,但刚进去两步,这老头忽然喊了一句:“小伙子,你去13、14号床。”

    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按照数字指示,走到了13、14号床跟前。

    这两张尸床上,都躺着一个人。

    我想,对方肯定是让我来看床上的尸体的。

    我深吸口冷气,掀起13号的床单,看到下面是一张没有下巴的人脸,但我很快就认出这脸是徐伟的。

    紧接着,我走到14号床前,掀开了床单,下面的脸呈乌青色,下巴同样不见了,这是张小斌的尸体。

    瞬间,我想到了纠缠我的那个乞丐,长着和张小斌一样的脸。

    车上的那个孕妇,也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叫小伟。

    想到这些,我顿时如坠冰窖。

    正当我感觉天旋地转的时候,林护士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你看看他们的后背。”

    我疑惑的瞅了她一眼,分别掀起他们的后背看了看,结果发现他们的后心位置,都有一块小孩手爪一样的斑迹。这斑迹枯瘦无比,就像是被枯骨抓上去的。

    瞬间,我想到秦叔说我后背上也有这样的斑迹,而且,还有好几块。

    在这阴冷的太平间里,我还是出了一头的冷汗。

    “这是怎么回事?”

    林护士说:“我让你来,就是想让你看看这些斑迹。说实话,这叫阴爪索魂斑,是一种类似于尸斑,但长在活人身上的东西。这说明,这俩人的命,是被一个阴厉的东西给索去了。”

    我咽了口唾沫:“你是医护人员,咋还相信这些?”

    林护士摇头:“我可不是专职护士,而是来医院做义工的。从小我就对这些稀奇古怪的病症感兴趣,我说的这些,都是有根据的。这俩人身上出现一块鬼爪尸斑就死了,你已经出现四块,我就奇怪了,你怎么还没死?”

    我有些气:“你还盼着我死啊?”

    她觉出自己说错话了,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你中的……可能是一种叫做鬼斗七星的阴咒。当你身上长出七块鬼爪尸斑的时候,你就活不成了。”

    我心中一凉,难不成,我真的是在劫难逃?

    见我狐疑,她拿出手机,给我看了看我后背的照片。我发现,将这四块尸斑大体链接起来,还真像是北斗七星的形状。

    我说:“人家都长一块,我咋还给弄了个套餐,一下要长七块?”

    林护士摇头:“想想最近有没有做坏事,比如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我说:“女人算不算?”

    “健康的女人不算,但女尸算。”

    说完,她一对水灵灵的眼睛直直的瞅着我,我怀疑她真的以为我是个变态狂。

    我赶紧转移话题:“那你有办法解决吗?”

    林护士摇头:“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但据说有人能做到,能不能遇到这样的高人,就看你的造化了。”

    我顿时想到了毒舌妇提到的那个左耳下长红痣的人。可是人海茫茫,我到哪里去找他啊?

    最后,我让林护士帮我保密,不要把这事告诉我秦叔。

    出了太平间的门,林护士忽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你这名牌衣服我见过?”

    “你咋见过?”她认识吴磊?

    “我见一个死人穿过。”林护士轻描淡写道。

    我这脸顿时碎了一地,全是被吴磊这衣服给害的。

    “知道我从哪里看出来的吗?”

    我摇头。

    “第一颗扣子。”说完,林护士径直离开了。

    我愣在原地,下意识看了一眼身上的扣子,结果发现左胸前的一个扣子跟别的有些不同。我摸了摸,发现比一般的扣子要重不少。

    摘下来一看,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似乎是个精心伪装的微型摄像头。不用说,这肯定是吴磊干的。

    在洗澡间里偷拍我还不算,衣服上,竟然也装了这东西,吴磊他到底是想干啥啊?

    这时候,我才明白,林护士为啥要把我带到太平间来了。太平间没信号,我们的任何行动,都不会被拍摄到。

    我深吸口气,到一楼后,我刚要给吴磊打电话,没想到他倒是先打过来了。

    不用说,他肯定是通过这个无线摄像头发现我去过太平间。

    我找了安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秦非,你是不是发现我在偷拍你?”这不要脸的倒是直接承认了。

    我说:“吴哥,你怎么也来这一套?你不是说,我做什么事,你都不管吗?”

    吴磊干笑了两声:“秦非,刚才你是不是进太平间了?太平间里的那两个人,都看到了吧?”

    我忽然笑道:“这些人还不是罪有应得吗?”

    “徐伟和张小斌都是昨天刚出的事,徐伟是被天降的广告牌砸死的,张小斌是把车开进了护城河里淹死的。”

    我心里一紧,来医院的路上,我不就差点被广告牌砸死,差点被淹死吗?

    恍然间,我好像明白吴磊的意思了,他这是在利用我钓鱼!想看看我是怎死的。这千刀万剐的,到现在还在利用我。

    “咱们见个面吧?”

    我说:“你三番两次把我朝火坑里推,咱们还有必要见面吗?”

    吴磊嘿嘿笑了两声:“秦非,有件事你肯定感兴趣。那天晚上咱们去何家老宅的这几个人的生辰,很有意思。你不想听听吗?”

    “生辰?你什么意思?”

    “你是阴历七月初一生的,孟婆是七月初二,周静是七月初三,徐伟是七月初四,张小斌是七月初五,高丽丽的七月初六,我是七月初七,阴叔是七月初八。你觉得,这是个巧合吗?”

    我记得,姜美是阴历七月初九生的。我和姜美一个初一,一个初九,占了两头。

    此时此刻,我觉得整件事更加不简单了。

    “你到底是想说什么?”

    “孟婆是第一个死的,周静第二个,徐伟第三个,张小斌第四个……按照这个顺序排列,你应该是第一个死的,可是,你躲过了四次劫难,依然好好的,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是想从我身上找到躲过劫难的方法,这才全程监控我?”

    “秦非,你很聪明。”

    “那你发现什么了吗?”

    吴磊自信满满道:“那是当然,你遇到凶险的时候,附近都出现过一个穿着中山装的,长着大胡子的男人。他每次都打着一把黑伞,站在不远处看着你。”

    撑着黑伞的男人!我打了个机灵。顿时想到了毒舌妇的话。

    “怎么样,咱们可以合作了吗?”

    我笑了笑:“吴哥,当初你们铁了心的要杀我们的时候,那可是同心协力啊。现在又想让我帮你,你觉得这可能吗?”

    “为什么没可能?你好好想想,何家人为什么要找生辰从七月初一到七月初九的人参与到这次冥婚中来。这说明,何家举办的这次冥婚,其实是经过精心谋划的。

    不单单是你,我们所有的人,都上当了。换句话说,我们都是受害者。其他人的死,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现在你应该明白,这一切的主谋,是何家人,而不是我吴磊。那天晚上,我们为难你和姜美,完全是求生的本能。”

    这回,吴磊还算是说了几句人话。

    吴磊知道我肯定动了心,又继续道:“只要你肯跟我合作,我就告诉你最后是谁动手杀了姜美。我看得出,你很喜欢姜美,现在你肯定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