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倒流的井血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746字

    阴叔厉声说:“我可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还有,你记住我的话,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说出来,也不能暗示给别人知道。否则的话,那面镜子很有可能会碎掉。”

    我说:“碎掉的后果是不是更严重?”

    阴叔冷笑:“如果镜子真的碎了,远的不说,你和姜美可能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不由自主摸了镜子,生怕它一不小心掉出来。

    顿了一顿,阴叔叹口气说:“或许这都是天意啊,你一定要好好保存那面镜子,不要轻易示人。”

    听阴叔这么说,我忽然想起他指使张小斌害姜美的奶奶的事,就问了句:“阴叔,听你的话意,也并不想害我和姜美,当初你为哈要害姜美的奶奶啊?”

    阴叔气恼道:“你小子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啥时候说要害姜美的奶奶了?”

    我说:“在吴磊的公司里,我在储物室里,亲自听到的。”

    “眼见为实,你听到的算个屁啊,声音是可以模仿的,既然有人冒充我给你发短信,还有什么不能冒充的?”

    我一想,阴叔说的是有道理,但这个时候,我也不敢轻易相信他,谁知道阴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最后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该进停尸间三号房。”阴叔带着讽刺的口吻说。

    “这又为毛啊?”

    “你拿出镜子,照照你身后就知道了。记住,还是那句话,不论看到什么东西,都不要对外声张。”

    我心中一寒,颤手把镜子拿出来,照向了身后。

    开始的时候,身后只有一面白色的墙壁,别的啥也没有。不过,过了不到一分钟,身后的颜色忽然发声了变化,有一团红色的雾气飘了过来。

    这团血红色雾气越来越浓,最后形成了一个血人的形状,这个东西漂浮在我的后上方,硕大的脑袋一晃一晃地,似乎在观察着我。

    我心跳加速,赶紧收起镜子。

    “阴叔,我该咋办啊?”

    阴叔那头传来了嘟嘟的盲音,关键时候,他竟然把电话给挂了。

    我凑上去,看了一眼阴叔的尸体,此时我发现,尸体竟然翻身趴在棺材里。

    难道阴叔躺着不舒服了,换个姿势?

    不,这绝对是有说法的。

    我用手机仔细照了照阴叔的后背,结果并没有在他身上找到我那样的鬼爪斑。

    这我就想不通了,阴叔的身上没有鬼斑,那么,另外的一块鬼星斑终究会出现在谁的身上呢?

    刚才阴叔说不是他引我进来的,那么开门的到底是谁呢,对方为啥要引我看到阴叔的尸体?

    脑子里正乱作一团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哒哒的高跟鞋声,是从太平间正对的楼道里发出的。

    我赶紧出了三号停尸间,到太平间大门口才发现是林护士走了过来。

    见我傻了吧唧的样子,林护士说:“我给你按摩的时候,你睡着了。我觉得你可能是太累了,就没打扰你。我怕你睡的时间长了着凉,所以想回来叫醒你。”

    把我一个人留在太平间里睡觉,这女人的心可真大啊。

    我说:“能在太平间睡着,足见你给我按摩的有多舒服。”

    林护士笑着转身往回走。

    我迎上去问她:“林护士,刚才我看……”

    林护士忽然停下,转过头:“看到了什么了?”

    “我看这里面还有很多单间,什么人能享受这待遇啊?”

    “这个啊,一些重要的人物,或者比较不适合在公共区域存放的尸体,都会被送进单间。那几个间,一般人都不让进。特别是三号间,那是绝对绝对不能进的。你……没进去吧?”

    这太平间里肯定有监控,我不承认也不行。

    我装糊涂:“进去会发生啥事啊?”

    “你是进去过了吧?”林护士双目圆瞪。

    我点头:“我睡的迷糊,走错门了。那个门也开着,这不赖我吧?出了事,你们医院得负责吧?”

    林护士点头:“狡辩吧你。碰上我,算你走运。你呢,什么也别说。出门去买三万冥币,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然后用冥币去买二斤小米,一斤煮熟的猪肉,一根蜡烛。带着这三样东西去一口井边,先在井口的西南角点上蜡烛,再把余下的冥币烧了,把米和肉扔进井里,最后离开。

    记住,蜡烛熄灭之前必须离开,千万不要朝井里看,走的时候切记不要回头看。做完这些,应该就没事了。”

    我默默记着,一直点头,最后忍不住问:“林护士,我到底又惹啥东西了?”

    林护士眯眼,有些不耐烦了:“你再瞎打听,我保证明天你就会躺进那口棺材。先按我说的做,做完我再告诉你。”

    我说:“谢谢林菩萨,我去了。对了,你把这事跟我那朋友吴磊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医院附近有不少卖丧葬用品的店,我寻了一家没关门的,买了三万冥币,让老板给我数清楚,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

    老板说,你这是还债去啊,还数这么清楚。

    拿着冥币出了门,走到一家超市门口,我忽然想到了几个问题:用冥币去买米和肉,人家能卖给我吗?事没办成,先让人家揍一顿,我岂不是更倒霉?这个林护士不会是耍我呢吧?

    正瞎琢磨的时候,背后忽然吹来一阵阴恻侧的冷风。

    我脖跟一凉,回头一看,啥也木有。

    会不会真有什么东西跟上我了,想着,我把得来的镜子拿了出来,对着身后照了照。

    镜子里先是一片混黑,接着黑暗越来越淡,就像浓雾被风吹散了一般。很快,镜子里出现了一片混沌的景象,这景象并不是眼前的街景,而是一条狭窄的老式胡同。仔细看,胡同的深处,似乎有个人影站在那里,由于这个影子实在是太过模糊,所以我看不清它的面目穿着,但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东西正死死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看来身后真的有东西,我忙收起玄阴鉴,进了超市。称了两斤小米,又捡块一斤差不多的猪头肉,到了柜台。

    我都想好了,丢下张一千面额的冥币,撒丫子就跑,两个女服务员都穿着高跟,肯定追不上我。

    收银员打完条码,说一共二十八块。

    我拿起两样东西,把事先准备好的冥币丢给他说:“不用找了。”

    说着,我迅速蹿出了门,由于太紧张,下台阶的时候差点摔个大跟头。

    一口气跑出去十几米,背后才传来追赶的脚步声,回头一看,超市的那个男店员追了出来。其他的几个店员都在门口张望。

    这个男店员似乎是要在女店员面前表现一下,边喊站住,边追我,追的还非常卖力。

    我摸起地上的一块砖头,砸了过去,吓唬他道:“老子也是迫不得已,等有钱了双倍还你,你再追,我就让你脑瓜子开瓢。”

    男店员听后,好像怕了,觉得为了二十八块钱不值得,于是假装摔倒,然后冲我摆手,让我赶紧走。

    我冲他打了个感谢的手势,带着买到的东西,迅速朝城西走去。

    夏天晚上去捉知了龟的时候,曾经去过那边的一片林子,林子有几座没人住的老房子,房子后就有一眼老井,井轱辘都还是好的。我记得,上初中那些年,我和吴磊还从里面打水上来喝过。

    后来听一个放羊的老头说,这口古井历朝历代都淹死过不少人,从那以后我和吴磊看见这口井就反胃。

    不到二十分钟,我就找到了这片林子,到了井边。按照林护士说的,先把余下的冥币烧了,然后把米和肉扔进了井里。

    米和肉落井,先是噗通一声,接着井里就像是炸开了锅,噗通噗通,呼啦啦……水声响个不停,感觉像是有许多大鱼在争食一般。

    可是,忽然井底传来一阵怪异的叫声,听着就跟女人哭泣一般,随即井口平底起了一阵旋风,四处草木呼呼作响,地上冥币的灰烬被卷起好几米高。

    就在这时,井口的石缝里,开始爬上来一条血红的东西,原本,我以为是一条血红的蛇,但很快我发现,这不是蛇,而是鲜血!

    不论是血还是水,按照重力原理,都应该往下流淌啊,这血咋从井下倒流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