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8章 非常刺激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3661字

    “噗噗噗……”

    周围一阵水声传来,定睛一看,周围水面上竟然露出十几个人的脑袋来。

    大晚上的,肯定不会有人在这河里游泳,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东西是河中的水倒。

    很多人都知道,水倒其实就是能在水中行走的尸体,大都是淹死在水中的人,由于河中阴气太重,又常年吸收日月精华,发生异变而形成的,在古人看来,这也是水鬼的一种。

    毒舌妇的话又一次被验证了,这些水倒,肯定不是想请我去喝酒吧?

    你大爷的,还想趁火打劫。

    我自知惹不起这玩意儿,只好改变方向,想从它们的一侧绕过去。

    没想到,这些东西也不傻,没入水底,又在我正前方露出了脑袋。

    我已经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再这样下去,不被水倒折腾死,自己也得淹死。要想活命,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前,拼一把了。

    我稍作停息,深吸了口气,迎着这几个水倒的脑袋就游了过去。

    刚到跟前,这几个脑袋咕噜噜,全都沉了下去,接下来,我感觉水下暗流涌动,似乎有不少的大鱼在我周围游弋,伺机而动。我心里当然明白,这哪里是他娘的大鱼,全是水尸啊。

    果不出所料,双腿突然被几只手死死缠住,接着它们开始拉着我,朝河底沉去。

    这么多的水尸,我根本就没有挣脱的机会。

    下水之后,我徒劳扑腾了几下,最后喝了几口水,脑袋一片空白,感觉自己就要死的时候,忽然水中一下亮堂了起来。

    我以为这是一种濒死体验。

    但后来我知道我想错了,有人搂着我的脖子,把我弄出水面,接着就打了我两个耳光。

    濒死体验都是很舒服,很温馨,不可能有人感觉到被打耳光吧?

    我吐了几口水,发现自己正趴在一个小木筏上,借着河边的灯光,我看到木筏的另一端站着一个人,是个女人,正露着两条大长腿,撅着屁股,拧自己衣服上的水。

    见我看她,立刻骂道:“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林护士的声音。

    我连忙把眼捂住,只从手指缝隙里偷看。

    林护士穿好衣服,朝我走了过来。

    我咳嗽几声,问:“林护士,你跟来了?”

    林护士甩着一头的长发说:“你出去做那事,我不放心,所以就暗暗跟着你。最后,一直跟你到这里,发现不对头,就撑着木筏过来了。对了,深更半夜的,你来这鬼地方干嘛?跟踪吴磊?”

    我坐起来,说:“林姐,你救了我的命,我也不瞒你了。我保证,适当的时候,我会跟你坦白。”

    林护士哼笑:“你这还是啥也没说。你说不说都没关系,都这个这时候了,你想吃点啥,就吃点啥。想折腾点啥,就折腾点啥,恐怕以后没多少机会了。”

    我说:“一个将死之人,咋折腾都无可厚非。但我不同,我知道自己要过一道生死大坎儿,这道坎,我真不一定能过的去。但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放弃。”

    “噢?你不放弃,一方面是求生的本能,另一方面,或许是为了某个人吧?”

    “这你也能看的出来?”

    “姐姐我不才,对于看相略懂一二,自打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所遭的劫难是因为一个女人,这叫冥缘天劫。”

    我笑:“林姐,你戴着口罩的时候,就已经很漂亮。摘了口罩,这颜值可是坐着火箭提升啊。今晚,这几口河水,我总算是没白喝。”

    林护士说:“要不,你再下去喝几口?”

    我说:“今天喝好了,以后有时间再说吧。对了,那水倒的厉害我是见识过的,你是怎么对付它们的?能不能教教我,下次我过河,就不用你来麻烦了。”

    林护士笑道:“你真想学?”

    “那是当然。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凡人。”

    “想学可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了,等你闯过这次生死劫,我再考虑教不教你。”

    上岸之后,我和林护士正想着去吴磊的车旁看看,我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

    卧槽,我这手机不防水啊。

    刚要朝湿哒哒的口袋里摸,林护士把手机递了过来:“你把手机落在太平间里了。”

    我接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但不是阴叔的那个。

    接过来,对面传来了朱先生的声音:“秦非,你找个僻静处,我问你几句话。”

    我朝远处走了几步:“朱先生,啥事啊?”

    “你是不是去黄泉渡了?”

    “你咋知道?”

    “这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资格帮你?你去那里干嘛?”

    我说:“朱先生,我来这里洗个澡,也顺便想想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到底跟我说了啥。”

    “去黄泉渡洗澡?舒服吗?”

    我说:“还行啊,就是水太凉了。”

    “哼!你真是不知死活啊!赶紧回去!”

    挂了电话,林护士走了过来,指着不远处说:“你看。”

    我抬头望去,却见吴磊的汽车已经发动起来,很快驶离了渡口。

    我们仔细瞄了一阵子,由于车里光线太过黑暗,也没看清里面的人究竟是不是吴磊。

    林护士骑电动车过来的,我带着她,一路冻的呲牙咧嘴跟海狗似的往回赶。

    回医院的路上,我一直惦记着太平间那事,我想林护士应该知道其中的一些情况。于是就问了一句:“林姐,太平间的事,你该给我讲讲了吧?又是买冥币,又是去老井烧纸的,到底是为啥啊?”

    林护士问我:“你认识三号停尸间里的那个人吗?”

    我说:“不认识。”

    “那咱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说:“话还没说完呢,不认识是假的,你咋知道这个?”

    林护士说:“我发现你和棺材里的手机通过话。”

    我接着装:“原来给我打电话的是那个死人,不可能啊?”

    林护士说:“关键问题不在于那个死人,而在于那口棺材。”

    我更加摸不着北了:“棺材?”

    “我能搂着你的腰吗?我有点冷。”

    我说:“这个可以。”

    林护士搂住我的腰,把脸也贴了上来:“我听说,那口棺材是一口血棺,邪的很。”

    “一口邪棺,为毛要放在你们医院的太平间里。拉出去烧了,不就没鸟事了。”

    “这个说来话长,那口棺材是建这所医院的时候,从地下一座古墓里挖出来的。据说,棺材出土之后,里面只有半棺材血一样的液体,没有其他任何别的东西。

    每当考古所的人打算把棺材运走的时候,都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更甚至还因此死过人。

    后来,有懂行的人看了看,说这棺材不能运走,存在此地就无大碍。医院建好之后,那口棺材就一直存在三号停尸间。过了没几年,不知为啥,里面的血全都不见了。”

    我说:“那为啥还要用来存放尸体啊?”

    林护士说:“这个我能不说吗?”

    我说:“可以,但我早晚得知道。”

    “你最好别知道,知道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

    “呃……”

    “凡是贸然接近那口棺材的人,都会被一个挺邪门的东西给盯上,你是第五个人了,其余四个,两个医务人员,两个病人家属,全都出事了。”

    我说:“林姐,你救我两次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姐。”

    到了医院,路过停车场的时候,我看到吴磊的车已经停在里面,车轮上有河边渡口的泥土。说明这辆车,的确去过黄泉渡。

    林护士自语道:“你这个朋友可够怪的,他去那鬼地方干嘛啊?”

    我说:“林姐,你本事大,能不能帮我琢磨琢磨这事?”

    林护士看了我一看:“看心情吧。”

    到了秦叔的病房,我发现灯关着,秦叔睡着了。而吴磊正睡在旁边的陪护床上,他睡的很沉,就跟刚才的事没发生过似的。

    我找了个床位,一直躺到天亮。

    这大半个晚上,我一直在琢磨太平间发声的那事。

    首先是阴叔,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到底是阴叔的阴魂,还是冒充阴叔的人?

    还有,我总觉得,今晚的这一切似乎都是有人安排的。这个人不像是给我打电话的那个阴叔,因为他在电话里警告过我进三号停尸房有危险。除非,这是他自导自演的闹剧,但我实在想不出,幕后的阴叔到底为啥要这么做。

    另外就是林护士,问题是,既然她打算算计我,为啥还要救我呢?

    琢磨了大半夜,头都大了,也没理出个头绪。

    不知什么时候,我忽然感觉浑身发冷,老感觉自己依旧泡在冰冷的河水里,身体的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头发……

    我拼命地挣扎着四处游动,但周围混沌一片,我就是摸不到岸……

    起初,我以为是河里的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跟过来了,就下意识赶紧清醒过来,但我整个脑袋似乎是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布,眼睛咋也睁不开。

    朦朦胧胧中,我听到林护士说了句:“高烧,得赶紧给他输液。”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我可能是因为昨晚落水受凉发烧了。

    昏昏沉沉一直睡到大清早,醒过来的时候,林护士正在给我量体温,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说,轻松多了。

    林护士说,那就继续折腾吧。

    吴磊问林护士我折腾啥了。

    林护士不置可否道:“他还能折腾啥啊?高烧已经退了,带他去吃些东西,很快就会恢复过来。”

    吃早饭的时候,我想到了昨晚的事,问吴磊:“昨晚我出去撒尿的时候,发现你的床位是空的,你是不是有事出去了?”

    不料,吴磊却摆出一副懵逼的样子:“出去了?没有啊,昨晚我一直在病房里睡觉啊?”

    我点头:“没事,我也是担心你,随便问问。”

    吴磊赶紧转移话题:“你发烧的时候,林护士前后左右的照顾你,我看对你那是非常上心啊。”

    我说:“没办法,我这人就是招人待见。”

    “你们不会已经开始发展了吧?到什么程度了?”吴磊探过脑袋。

    我说:“昨晚我们出去,腰也搂了,大腿也看了……”

    吴磊一脸的嫉妒,吧嗒吧嗒嘴,节操随着菜汤全都流了出来。接着,阴阳怪气道:“林护士可不单单是个清纯的小护士,你要小心美人计!”

    我笑:“花下做鬼我也愿意给美人当肥料。”

    吃过早饭,吴磊说:“朱先生说有事,要我过去一趟。你呢,先在这里照顾你秦叔,好好休息休息,晚上,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我说:“不会是那些洗脚搓澡唱歌的地方吧?这个时候,我可没那闲心。”

    吴磊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神秘笑着:“晚上我带你去个地方划船,也好让你散散心。”

    一听到划船,我不禁想起昨晚在黄泉渡的遭遇,打了个冷战:“划船?去哪儿划啊?”

    “你放心,这个地方你绝对想不到,而且非常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