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0章 你是怎么死的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506字

    阴叔在我胸口涂抹血迹,难道是在跟我打招呼。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它缓缓地把脸转了过来。

    这张脸上满是淋淋鲜血,看清楚的时候,我不由得一下僵住了,这不是阴叔的脸,而是朱先生的!

    为啥这个东西的背影像是阴叔的,而正面却是朱先生的,这也太过诡邪了?

    朱先生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举动,他竟然缓缓起身,看样子是要朝我这边走过来……

    我心中顿时一阵惊悸。

    此时,突然有一只手猛地伸过来,捂住了镜子。

    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吴磊正瞪着一双牛眼看着我。

    我冲我挤了挤眼,示意我要赶紧把镜子藏起来。

    我知道吴磊的意思,他是怕这船上的东西照到镜子,发了邪,把船给弄翻了。我赶紧把镜子收了起来。

    “阴人上船,活人回避,狼月桥到喽!”

    船夫老头忽然喊了这么一句。

    我抬头一看,前方出现一座石桥,桥上挂满了白色的灯笼,上面还有不少人影在晃动。

    狼月桥,之前我听说过这么一座桥。

    狼月桥是位于城东狼溪河上的一座石拱桥,据说那桥有几百年历史了,而且,还挺邪乎。附近的人说,月圆之夜,经常看到有男女在桥上约会交合。

    七八年前,两个青春期少年在远处看了受不住,就想着到近处看个清楚。谁知,到了近处却发现,那些男女全都不见了。当时桥下没水,他们又到桥底下找了一圈,死活没见人影。

    当他们离开之后,桥上又传来了男女亲热欢合之声,他们再次俏俏过去,到了近前,却发现了一个叫黄狗子的人,随着俩少年的惊叫,桥上的人一下子全都没了。

    回家之后,两个少年都病了一大场。他们所看到的黄狗子,本来是邻村的玩伴,结果在河里游泳淹死了。

    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狼月桥上的男女根本就不是人。

    所以,这个狼月桥又叫鬼月桥。

    可是,我分明记得,五年前的时候,这坐桥就坍塌了啊。政府部门本来是打算修缮的,但是修桥的时候,桥体发生了三四次事故,死了好几个人,所以,这桥一直都没修成啊。

    眨眼功夫,我们的船靠近了桥下的渡口,吴磊拉着我,赶紧下船。

    我把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吐了几口唾沫,问吴磊:“这座桥不是……”

    吴磊立刻捂住我的嘴巴:“别乱讲话,有事明儿再说。走,咱们上桥。”

    我说:“吴磊,你带我来这里,肯定是有什么事吧?”

    吴磊笑了笑:“到桥上,你就明白了。”

    到了桥上,从桥头望去,我看到石桥两侧各挂了一排白色的灯笼,灯笼摇曳不定,此时的桥上,不见一个人影。

    顿了一下,我和吴磊一前一后,朝桥上走去。我倒要看看,吴磊这小子到底唱的哪一出。

    快到桥中间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桥上的白灯笼开始剧烈摇摆,显得异常的诡异。

    此情此景,我不禁想到发生在这桥上的一些怪事,心里有些发起毛来。

    我停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本来是想看看吴磊壮壮胆,谁知吴磊早就不见了踪影。

    吴磊这小子果然是有问题啊,趁着还没走出几步了,我想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先回去再说。

    刚转过身,手机忽然响动了。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竟然是一串乱码。

    一串乱码,也能打通电话?

    我狐疑地接过来,对方是个男的,问我:“请问是秦非先生吗?”

    我说:“是,你是哪位?”

    对方说:“我是送快递的,有个人给你寄了一样东西,但送的时候,车子撞桥栏杆上,东西摔坏了。”

    我心里奇怪,没人说要给我寄东西啊?

    “秦先生,你那东西,还要不要我们赔。”

    我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一面镜子。”

    镜子?

    谁闲的蛋疼给我寄一面镜子啊?

    不对,不对……

    忽然,我想到对方说镜子是在桥上摔碎的,心里不禁一颤。

    我怀里正揣着一面镜子,走在一座桥上啊!

    “秦先生……”

    我说:“你扔了吧,不用赔。”

    挂了电话,我深吸了口气了,仔细想了想。

    毒舌妇的事是姜美告诉我的,而我怀里的这面玄阴鉴是在那毒舌妇的指点下,到了纸扎店拿到的。

    阴叔也说,这个镜子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关系到我和姜美的生死命运。关于镜子的任何事情,都不让我对外人讲,否则镜子就会碎裂。镜子一旦碎裂,我想,肯定会出现我和姜美不想看到的结果。

    刚才那个奇怪的电话,分明是在暗示我:要保护好怀里的这面镜子,此时此地,镜子有碎裂的危险。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怀里的镜子。镜子还好好的,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一些。

    既然那人是警告我,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能使这面镜子碎裂呢?

    刚想到这里,忽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千里有缘来相会,人鬼殊途奈何桥;请来月神开冥鉴,阴阳两隔聚良宵……”

    听声音,好像是朱先生喊的。

    我朝周围看了看,并未见一个人影。

    “千里有缘来相会,人鬼殊途奈何桥;请来月神开冥鉴,阴阳两隔聚良宵……”

    声音一直在持续,犹如发自阴间的召唤,听的我头皮发麻,难受至极。

    我喊了几声吴磊和朱先生,但都没得到应答,这个时候,我心里有些发毛。

    我觉得,要不就是出什么事了,要不就是吴磊和朱先生给我捣鬼了。

    我不敢在这桥上逗留,于是急速朝回走。

    开始,我觉得一切都挺正常的,但走出四五米之后,桥上的风越来越大,而且灯笼的光线越来越暗起来。

    又朝前走了一段距离,我感觉应该到桥头了,但眼前的灯笼依然不断延伸着,这座桥看上去,似乎根本就没有尽头。

    这个时候,当初的那个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女人一直在喊一个名字:“青熠,青熠……”

    青熠是谁?

    我正在纳闷,这声音越来越近了,很快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前方桥面上。

    我仔细看了一眼,不禁吃了一惊,这个女人正是我在纸扎店里,用玄阴鉴照到的那个。

    她边喊,边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到了我跟前,她忽然停下来,望着我道:“青熠,你在这里。”

    我说:“你认错人了,我叫秦非,不叫青熠。”

    这女人笑了笑:“是吗?你把那面镜子带来了吗?”

    我说:“带来了。”

    “你照照你的脸,看看自己究竟是谁。”

    我又没整容,照下天来,我还是我那张帅脸啊。

    我信誓旦旦地拿出镜子,照向了自己的脸。

    手一抖,镜子差点落地,还好,被这个女人一把抓住了。

    镜子里的我的这张脸上正带着一个雪白的纸面具,面具上只露出两只眼睛。鼻孔和嘴巴都是用朱墨画上去的,这面具分不清男女,看着就有一股骇人的邪气。

    谁把面具戴到我脸上的。

    我伸手摸向自己的脸。

    可是,我摸到的是皮肉,没有摸到任何面具。

    我心道,这肯定是镜子的问题!

    “看清楚自己是谁了吗?”这个女人问了我一句。

    我说:“我是青熠。”

    说完,我顿时惊呆了,我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为啥说出这两个字,我明明是秦非,怎么说自己的青熠呢?

    “你是怎么死的,还记得吗?”她继续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