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 纸面人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642字

    听那女人这么问,我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个场景:枪声四起,到处火光冲天,炸弹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我端着一支冲锋枪,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带着钢盔正跟许多人一样往前方硝烟弥漫的阵地上冲。

    ……

    我想起来了,这装束好像是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六五式军装。

    突然,身边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天旋地转,我躺在了地上,胸口上有血汩汩流出来。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最后,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时,我不禁摸了一把自己的胸口,胸口黏糊糊,热乎乎的,是摸到血的感觉。

    “我是被炸死的。”我冲这女人说。

    她愣了一下,接着点头问我:“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脱口而出:“你是韩书雪……”我不知道脑子里为啥忽然蹿出这个名字。

    这女人笑了笑,算是默认了:“那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你?我不知道。”

    “你用镜子照照我的脸。”

    我咽了口唾沫,翻过镜子,缓缓照向了这个女人的脸。

    这时,我心里不由得一抽,有人提醒我要保护好镜子。那么,对方的意思肯定是,不让我在桥上把镜子拿出来啊。

    可是,现在我已经拿出来了。

    这样一来,镜子会随时碎裂吗?

    想到这里,我用双手紧紧地握住镜子,然后望向镜子里面。

    这一次,我看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景象。对面的这个女人正躲在一间密闭的屋子里,屋子的门窗上,墙壁上,贴满了怪异的符咒,涂满了触目惊心的鲜血。

    这个女人显得非常烦躁,她一直在屋子里走动,有时候,还把耳朵贴到门窗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她似乎是惧怕外面的什么东西钻进来。

    我的第一反应,这个女人可能是撞邪了,肯定有什么东西想要进来害她,她才如此紧张的。

    不过,接下来,我却发现事情根本不是我想象的这么简单。

    这女人似乎听到了敲门声,她打开门,进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手里提着一个木质的饭盒,看来是给这个女人送饭的。

    女孩打开饭盒之后,我以为里面肯定是饭菜,可是一道黑影从饭盒里蹿了出来。

    黑影的速度非常快,出来之后立马扑向了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本能地躲闪开,随手从身后拿出一面黑色的镜子,照向了黑影,但此时,那个黑影却在这个近乎密闭的房间里消失了。

    由于那黑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我也没看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从形状来看,我觉地好像是一只类似于猫的动物。

    很明显,这个女人一只在躲避的,就是这个东西。如今,这东西找上门来了。

    但是,这女人为啥那么惧怕那东西啊?

    这个时候我发现,女人手里的镜子,正是我手中拿着的这一面。

    从此之后,这个女人一直在用镜子照着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点燃了一盏油灯,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盏命灯,跟上次我从镜子里看到的天灯一模一样。

    接下来,命灯越来越亮,直到整个镜子里,看不到任何东西。

    镜子里的景象到底是啥意思,难道,韩书雪想告诉我,她是被一个像猫一样的东西给害死的?

    她的这事,跟我有毛关系啊?

    “你为啥要给我看这些啊?”我问她。

    韩书雪笑了笑:“我想告诉你,这些都是那戴面具的人留给你的。”

    “那个纸面人到底是谁啊?”

    她做了噤声的手势,意思是不能说。

    “那你告诉我,你所说的那个……”

    本来,我是想问她“紫林”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为啥要提到这地方。但我话还没说完,她抬手捂住了我的嘴:“那两个字,我只说一次,你只能找,不能提。假如你真的在这里说出口了,镜子就会碎裂。”

    我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差点因为提到那两个字,弄碎了这面镜子。看来,刚才那个人的提示,果然是有先见之明啊。

    见我明白,韩书雪对我笑了笑,忽然露出一副怨恨的表情:“你要小心镜子里的那个东西,一旦见到它,必须把它杀了,这样才能完成你该做的事情。”

    “杀了它,那到底是个啥玩意儿啊?在哪里能找到啊?”

    韩雪没说话,她抬起手指,在我胸口划了几下。

    我低头看了看,胸口还是一片血,并未出现什么字迹。

    “啥意思啊?”我忍不住问她。

    韩书雪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接着指了指我的身后,沉声警告道:“不要回头,你身后有个东西。”

    说完,她转身朝桥头走去。

    我正傻愣着,忽然,我感觉身后一阵阴寒刺透脊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朝我靠近了过来。

    难道,是镜子里的那个东西到了我的背后?

    我不敢回头看,只是瞅着地上的影子。

    从影子的大体形状来看,好像是个人,但它忽上忽下,看样子是悬浮着的。

    心中一阵惊悸,悬浮在地面上,这肯定不是人啊!

    紧接着,“噗噗噗……”这东西似乎在朝我吹凉气,我头皮开始发麻,脖子发硬,冷汗一茬茬地往外冒。

    但是我断定,身后的这位肯定是个脏东西,也许是来这鬼桥上幽会的阴魂恶鬼。

    我深吸了口气,急匆匆朝前走。身后的东西,迅速跟了上来,忽然,我感觉有只冰凉的手,不断伸过来,开始摸我,虽然我穿着衣服,但却感觉这手是贴着皮肤摸的。它先摸我的脸,又脖子……余光望去,我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就在我吓得两腿发软,快要尿裤子的时候,身后有人喊了我一声:“秦非……”

    是个女人的声音,听着,好像是姜美的。

    难道姜美也来这座桥上了?

    “秦非,你怎么不回头看看我,我是姜美。”这声音充满着无尽的凄凉与幽怨。

    这一次,我听的真切,果然是姜美的声音。

    我刚要回头,忽然想起韩书雪的警告。

    于是我试探着问了一句:“姜美,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来找你,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找到那个地方,你就能躲过这次劫难。”

    “你说的是啥地方啊?”

    “当然是韩书雪让你去的那个地方,你说出来,我便能带你去。”

    我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归根揭底还是离不开姜美的指点。她说能带我找到那个地方,这也是能说的通的。

    “韩书雪说的那个地方是……”

    说到这里,我顿住了,又想到了那个神秘电话的暗示:镜子会在桥上打碎。

    “紫林”这个地方,今晚我绝不能轻易提起!

    我必须确定背后的是不是姜美,才能开口。

    不回头,怎么确认呢?

    我又把镜子摸了出来,深吸一口,猛地照向了背后。

    镜子里的人,哪里是姜美,分明是一个头发散乱的女人。这个女人歪着脑袋,面色乌青,黑洞洞的眼眶子,大豁嘴上露着几颗獠牙!

    它伸出两条枯瘦如柴的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枯骨般的手指,正在我肩头上划来划去。似乎正沉醉于蒙骗我的乐趣之中。

    姥姥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跑,但是双腿发软,走都走不动了。

    更糟糕的是,我照后面的时候,它也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那些阴晦的脏东西,最忌讳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了,一旦看到自己凶厉恐怖的面孔,必然会鬼性大发,做出一些令人难以想想的举动。

    就这一刹那间,这鬼东西的身体猛地漂浮起来,脖子与身体弯成了九十度,大嘴一张,发出一阵咯咯咯的诡笑,猛然朝我扑了下来!

    我身子一缩,抬起手中的镜子就抵挡了过去。

    那东西沉厉吼一声,像只猴子一般跳到了石桥的栏杆上。然后,它攀着石栏,冲我又是一阵诡笑。

    一阵阴煞之气袭来,我不由得后退一步,不料又撞上了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