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2章 血溅三尺之兆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628字

    我打了个趔趄,稳住身子,发现撞上的竟然是吴磊。

    “快跑!”

    吴磊大喊一声,拉着我迅速朝桥头跑去。

    一股凛冽的阴风,夹杂着那东西的诡笑袭来,它似乎是追过来了。

    我问吴磊:“大哥,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吴磊说:“兄弟,对不住啊,是我和朱先生把戏演砸了,啥也别说,逃命要紧。”

    事先不跟我商量,惹事了让我逃命。卧槽,我没再说话,但在心里把吴磊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另外,我把朱先生也连带着骂了。

    “噗噗噗——”

    前方的灯笼忽然全都灭了,我和吴磊看不到路,只能停了下来。

    奇怪的是,后面的那个东西并没有追过来,我和吴磊一口气没松完,这桥的前后忽然传来一阵阴恻侧的诡笑声,似乎有很多的鬼东西,朝我们这边靠近了过来。

    等这些东西靠近,我们才看清楚,前后共有八个女人的身影,它们全都披头散发,垂着脑袋,一副阴煞难缠的样子。

    到了距离我们两三米的地方,这八个鬼东西,全都缓缓抬起头,阴恻恻地注视我们。

    对方不动,我和吴磊两个生瓜蛋子更是不敢贸然出击,于是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下去。

    我问吴磊:“关键时候,朱先生跑哪儿去了?”

    吴磊说:“兄弟,朱先生本来是要亲自来的,但他说自己今晚不能出门,否则必然血溅三尺,性命攸关。”

    我说:“他掐指一算今晚不宜出门,却把我们给卖了啊?这也太不仗义了吧?本来,我还指望着他能帮咱们呢,现在看来,还是指望自己吧。”

    吴磊说:“朱先生之所以让我带你来这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弄清玄阴鉴中隐藏的秘密,好救你的命啊。一旦错过今晚,恐怕就没合适的时辰了。所以,朱先生才这么做的,你可别冤枉他啊。”

    我料想朱先生可能是为了拿镜子的事。

    跟说着说着,我忽然感觉身体发冷,越来越困乏,有一种想躺下睡觉的感觉。

    吴磊也意识到不对,说:“坏了。”

    “咋了?”

    “咱们不该说这么多话的,说话泄露阳气,这八个鬼东西趁机将咱们身上的阳气给吸走了不少。”

    我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我小声道:“不能耗下去了,否则今晚咱们都得撂这里。”

    吴磊说:“我有个杀手锏,不知道管不管用。”

    我说:“都他娘的火烧裤裆了,还想那么多,先用一用再说。”

    吴磊说:“那就脱裤子。”

    我一愣:“对女鬼耍流氓,这好像正中它们的下怀吧?”

    吴磊说:“尿它们,我听说鬼物不是都怕脏吗?”

    “有道理。”

    我和吴磊颤颤巍巍地赶紧脱了裤子,鼓起勇气,上前走了几步,枪口对准敌人以后,但由于太紧张,子弹就是发不出来了。

    吴磊看看我:“你咋不尿啊?”

    我说:“你别说我,你不也出不来吗?”

    见我和吴磊这般动作,前后的八个脏东西似乎是有些愤怒了,顿时阴风骤起,八个女鬼的头发全都飘散起来,凄厉的鬼叫声不绝于耳,耳膜震的生疼。

    刹那间,这些鬼东西全都扑到了我们眼前。

    我和吴磊顿时都麻了爪,咬着牙,刚要硬着头皮拼一把,却听耳边一声中气十足的震天吼声响。

    “中!”

    嗖嗖嗖——

    几道火光呼啸而来,直扑纠缠我们的这些个脏东西。

    八个鬼影厉声嘶吼着,迅速朝后退散去。

    与此同时,桥上的灯笼也亮了起来。

    我们这才看清,在我们的前后,竟然立着八个半米多高的草人,这些草人全都穿着女人的衣服,脸上糊着黄表纸,画着女人的五官。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摆弄的邪物。

    呼哧——

    草人的胸口迅速燃起一团火,很快八个草人被烧成了灰烬。

    我和吴磊全都呆若木鸡。

    朱先生走过来,瞅了瞅我们道:“把裤子提上吧,童子尿对这些脏东西或许还有用,你们的肯能就得打个两三折了。”

    我和吴磊赶紧提起裤子,我感觉凉凉的,一看吴磊的裤子也湿了。草,该尿的时候尿不出来,算是丢人到国外去了。

    吴磊问:“朱先生,你不是说今晚您有血灾吗?咋又来了?”

    朱先生说:“是祸躲不过,我怕你们出事,就赶了过来。看来,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果然有人捣鬼啊。”

    朱先生也说今晚他有灾祸,难道是真的?

    我拿出玄阴鉴,偷偷照了照朱先生。一开始,我看到朱先生浑身湿淋淋的,不过很快,湿淋淋的衣服里有大片大片的血渗透出来,然后以惊人的速度蔓延,瞬间,朱先生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血人。

    加上我在鬼船上看到的朱先生浑身是血的身影,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把玄阴鉴收起来。

    一开始吴磊说朱先生今晚有血难,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了。

    我走到朱先生跟前,愧歉道:“朱先生,我知道您都是为我,今晚真是谢谢您了,既然今晚你不方便出门,那就赶紧赶回去吧。”

    朱先生沉沉一笑:“有些灾祸,是躲不过的。秦非啊,今晚我让你受惊,在心里肯定骂我了吧?”

    我说:“我一直骂吴磊,还没来得及骂您呢。”

    朱先生说:“今晚我让吴磊带你到这鬼桥上,其实是想借着阴阳鬼桥,让你再一次见到纸扎店出现的那个女人,进一步回忆起当时她跟你说的话,为咱们下一步的行动打好基础。

    你想啊,那个女人是阴叔刻意让你见的,那么这其中必然隐藏着阴叔的目的。我们尽早弄清其中的门道,就能弄清阴叔他们的打算,这样以来,我才能对症下药,帮你渡过这次劫难啊。”

    朱先生解释的合情合理,但问题是,如果我真的说出了“紫林”二字,我可能就无可救药了。

    朱先生是不明白这一点,还是故意装糊涂呢?

    我狐疑地问朱先生:“刚才我的确有见到了那个女人,但她啥也没跟我讲,就被那几个脏东西给搅黄了。。”

    朱先生说:“你放心,我已经窥破了其中的玄机。”

    我心中一颤:“您有收获?”

    朱先生点头:“没错,我已经有所斩获。而且,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收获。”

    朱先生说完,我身上的玄阴鉴一颤,发出“咔嚓”一声脆响。

    我心道不好,镜子肯定出问题了。难道,朱先生真的已经猜出了一些端倪?

    还好,镜子发出的声音只有很轻的一声,这并不至于完全碎裂。不过,我心里明白,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赶紧找到那个女人提到的地方。

    我摸着怀里的镜子,一阵心惊肉跳。

    朱先生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刚才吓的,心口疼了一下。对了,朱先生,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啊?”

    朱先生想了想,盯着我道:“下一步,咱们要去一个地方,找出这玄阴镜中隐藏的玄机。”

    “去啥地方?”

    朱先生没说话,他的目光在我胸口上定住了,迅速瞪大了眼,看上去异常的恐惧。

    我看了看自己胸口的血迹,这片血正在我胸口的衣服上慢慢窜动流淌,最后,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图案。

    “这血……你是从哪里沾上的?”朱先生不自主后退一大步,指着我的胸口问。

    一片血就把朱先生吓成这样?难道这血真的有什么邪异之处?

    吴磊也迷糊了,问我:“秦非,你这是咋弄的?被那些女鬼挠的吧?”

    我刚要说话,朱先生却制止了我:“不要说了,我已经猜出了个八九。看来,一切都是天意啊!”

    我出了一头的冷汗:“朱先生,这东西是不是预示着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朱先生沉了沉气,带着些哀伤道:“这是一种天降血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