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诡村夜行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553字

    “天降血兆?”

    朱先生刚要说话,突然间桥上的灯笼恍惚起来,看样子似乎要熄灭。桥下的水声忽然大震,犹如山洪爆发一般。

    我和吴磊跑到桥边一看,下面的河水竟然慢慢变成了血红色,血浪滔天,腥风阵阵,简直是难言的凶异。

    “赶紧离开这座桥!”

    朱先生的话音刚落,桥上的灯笼噗噗噗接连熄灭了。

    我们三人一阵疯跑,总算到了桥头,再回头一看,这不过是一座断桥,更没有什么灯笼。河水也异常的安静,就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缓了口气,朱先生照着我身上的血迹,接着说:“这血兆好像是一幅血衣地图。”

    吴磊点点头:“我看也像是张地图,只是上面没有参照物,分不清画的是哪里啊?”

    朱先生看了一阵子,瞅他那样,是看出了什么,但他似乎什么也不想说。

    我忽然想起,那个叫韩书雪的女人,曾经在我胸口画了些什么,难道她画下的,就是这张地图?

    在我们三个琢磨这地图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么简单的东西,你们不会没人看得懂吧?”

    我们三个抬头一看,林护士走了过来。

    我说:“林姐,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林护士笑道:“你不是说晚上跟我一块划船的吗?咋一个人跑来了?我是怕你出什么危险,被什么人算计了,所以过来看看。”

    吴磊和朱先生都听出林护士话里有话,不过,此时他们都没说别的。

    朱先生问:“这位是……”

    我说:“这位是林护士,我秦叔的陪护。”

    朱先生点点头:“听刚才你的话,看来林姑娘是看出这血衣地图的门道了?”

    林护士指着我胸口的地图说:“你们看这条线,从形状看,是不是像我们脚边的粉河啊?”

    我们一看,还真是。

    我和吴磊愚笨,一时看不出个门道那是正常,可是朱先生这么聪明的人,这么简单的东西,不会看不透吧?

    “你们再看下这里,是不是河上的一座桥啊?这座桥的位置,就是过去的狼月桥,也就是咱们站的这个位置。沿着这条路走,到达这里。这个地方叫龙骨沟,对吧?”

    吴磊冲林护士竖起大拇指:“林护士,我真服了。你不像是学医的,是学地理的吧?”

    朱先生的脸色有些难看:“看来,咱们几个都得像林护士学习啊。”

    林护士笑道:“不敢,朱先生,这血衣地图你可听说过?”

    朱先生说:“血衣地图乃是天象,此图预示着将要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在一些人的身上。而这件事发生的地点,就在这幅图上。如果我猜的没错,即将发生的这事,肯定与秦非所持的玄阴鉴有关。解开玄阴鉴隐藏的秘密,秦非就有救了。”

    林护士点头:“朱先生说的对,自从我接触到秦非之后,对他的事,也是非常的好奇。所以,我也想知道他的身上为什么会出现七星鬼爪尸斑。”

    朱先生点头:“既然大家都是为了秦非的事而来,要不,就一块过去看看吧。”

    接下来,我们四个人按照这血衣地图上的指示,开始朝着目的地行进。

    林护士走到我身边,蹭了我一下,悄声道:“怎么样?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今晚你肯定就被人卖了。”

    我说:“林姐说的对,改天我肯定摆一桌,好好谢谢你。”

    林护士瞅着我的裤子问:“你和吴磊的裤子咋都湿了?”

    我说:“吴磊掉河里了,我去救他,所以裤子也湿了。”

    林护士捏捏鼻子,继续朝前走。

    走了半个多小时,穿过一片荒野,进入了一条巨大的沟壑之中,朱先生说:“咱们这就要进龙骨沟了,都小心点。”

    走进谷地不远,眼前终于出现了几点灯火,看上去,是个小村子。

    前面的朱先生和林护士忽然全都停了下来,等我和吴磊到了近前,朱先生沉声对我们道:“按血衣地图上的指示,应该就是这附近了。进村之后,你们别乱说话,别多管闲事,记住了吗?”

    我和吴磊点头答应,记住了。

    林护士对朱先生的话似乎不以为然,她第一个进了村,大步流星,朝前走去。

    朱先生点上一支蜡烛,紧跟着也进了村。

    我和吴磊跟进去,发现这座村子只有几户人家,而且,房屋非常的简单,基本上都是单门独户,甚至连院墙都没有。

    我不明白,血衣地图为啥要让我们来找这么一个村子,难道,这里隐藏着紫林的秘密?

    感觉走的时间不短了,看着这不大的村子,愣是还没转出去,林护士早就没了踪影。而前面的朱先生似乎也没停下来的意思。

    我和吴磊腿都走酸了,喊了朱先生一句,问他还有多远。

    朱先生端着蜡烛,没听见似的,只顾着闷头走,也不回答。

    我和吴磊都觉得朱先生装蒜耍大牌,于是决定先停下来,抽根烟,歇歇脚再走。

    我们在一户人家门口蹲下来,点上烟还没抽几口,忽然这户人家里却传来了女人吼叫的声音。

    我和吴磊站起来。推开虚掩的房门往里瞧。

    这间屋子里亮着一盏油灯,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女人,正对地上的一个女孩子拳打脚踢。这个小女孩,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浑身瘦骨如柴,脏兮兮的,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悯。

    拳打脚踢过后,女孩子趴在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女人气呼呼的又踹了她两脚,转身从桌子上摸起一把杀猪刀来。那杀猪刀锈迹斑斑,一看就是给猪放血用的。

    胖女人走到小女孩的跟前,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将刀尖对准了她的喉咙。然后,胖女人嘿嘿笑着朝门口看了一眼,我和吴磊赶紧缩回脖子。

    胖女人恶狠狠道:“留着你一点用处也没有,净浪费我的饭菜。我看,还不如杀了你,把你埋到庄稼地里,做肥料的好。”

    我觉得这女人应该也就是吓唬吓唬女孩子,她肯定不敢杀人。

    可是,当我和吴磊又朝里望进去的时候,这女人手里的刀一点点插进了小女孩的脖子,女孩没做任何挣扎,她只是死死盯着门口,我想她肯定是看到了我和吴磊。

    黑色的血液如泉水一般喷涌出来,小女孩的眼神也定格下来。一只血红的大壁虎,从黑暗中钻出来,开始大口大口地吸食小女孩流出的血……

    这女人太狠毒了,我愤怒至极,起身就要冲进去救人。

    不想吴磊一把拉住我,将我拽出去好几米。

    我刚要说什么,吴磊道:“进村之前,朱先生说过,不让我们多管闲事,你都忘了?”

    我说:“没忘啊,可是能救人一命的闲事,不能昧着良心不管啊。”

    吴磊看了看周围,道:“这个小村子怪异的很,朱先生说的话,肯定有他的道理。咱们赶紧走,别误了正事。”

    继续朝前走了一段距离,但我们就是找不到朱先生了。

    没办法,我们停下来,都心急又想撒泡尿。尿着尿着,旁边的房屋里忽然也传出了女人的吼叫:“小畜生,看今晚我不打死你。”

    砰砰砰——

    女孩子的惨叫声——

    我和吴磊尿了一半,硬被这人的一声吼给吓了回去。

    我们提上裤子,对视了一下,这村子也太怪了,咋流行打孩子?

    我和吴磊不由自主地凑上去一瞧,立马惊呆了,打人的还是那个满脸横肉,凶巴巴的女人,而被打的还是那可怜兮兮的女孩子。

    我深吸了口气,瞄了一眼女人背后的桌子,上面同样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杀猪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