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4章 卡到阴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682字

    我和吴磊对视着,都露出了懵逼无解的表情。

    刚才的事,咋又发生了一遍?这个不说,我和吴磊咋又转回到这户人家门口了?

    难道是乾坤逆转,时光倒流了?

    砰砰砰——

    胖女人对小女孩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接着她抱起胳膊骂道:“留着你一点用处也没有,净浪费我的饭菜。我看,还不如杀了你,把你埋到庄稼地里,做肥料的好。”

    卧槽,骂人的话也是只字不差。

    骂完,这女人和个小女孩,全都望向了门口,女人带着一脸的邪笑,女孩带着死不瞑目,可怜无比的乞求。

    我和吴磊都傻眼了,这一刻,都没动。

    接下来,女人摸起杀猪刀,按部就班地慢慢捅进了小女孩的脖子。血流流淌出巴掌大一片的时候,那只血红的壁虎,又钻了出来……

    吴磊冷不丁拉起我:“这个村子有问题,别看了,赶紧走。”

    我们一口气走出去几十米,喘息了几口气,吴磊说:“咱们得赶紧出去,这村子太邪门了。”

    但此时,朱先生和林护士死活不见了踪影。

    我说:“刚才咱们就应该跟紧朱先生他们。”

    吴磊不以为然:“秦非,你没觉得,进村之后的朱先生,有些怪吗?”

    “怪?”

    “我们喊了他好几声,他愣是不回应,如果不能出声,他给我们打个手势也行啊。”

    我说:“朱先生是在装逼卖关子给我们看吧?”

    吴磊说:“不对,在这个时候,这种鬼地方装逼卖关子,它也没市场啊?所以,我觉得,当时要么是朱先生出了问题,要么是我们出了问题。”

    我瞅着吴磊:“你跟朱先生怎么认识的,熟不熟?”

    吴磊笑了笑:“我十二岁那年,得了一场怪病,是朱先生救了我。现在,我又遇上了这事,自然就请朱先生帮忙了。朱先生听我说完这事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让我全方位的监视你。他的意思是,通过监视你,找到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东西,进而除掉它。”

    我不禁打了个激灵,我说吴磊不可能一下子就抓住了整件事的关键,原来一开始就有朱先生给他出谋划策!

    就在我和吴磊瞎聊的时候,前方的黑暗中忽然出现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奇怪:哒——哒——哒——

    听起来,并不是正常人走路的声音。

    吴磊抬起手电照着前方,昏暗的光线只能照出三四米的距离,我听着黑暗中的脚步声,感觉有个人正朝着我们越走越近,很快对方会进入手电所照的范围。

    我和吴磊大气不敢喘,紧紧盯着前方。

    哒——哒——哒——

    到了,这就要进入光线范围了。

    ……

    就在此时,脚步声忽然停住了,我感觉,这个人就在黑暗与手电光线的边缘。但他为什么忽然停住了呢?

    “朝前走一步。”我催促吴磊。

    吴磊看了我一眼,显得极不情愿。

    我推了他一把,吴磊一个趔趄,前进了两三步,当他再一次抬起手电的时候,我看到对面站着一个人。

    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她站在路中间,正瞪着一双阴郁的眼睛盯着我们。

    她的衣着样子,看着都非常的熟悉……

    恍然间,我意识到,这不是被那个胖女人杀掉的小女孩吗?

    “为什么不救我?”她忽然抬起手臂,指向了我和吴磊,“你们别想走出这个村子!”

    我和吴磊顿时感觉一股强烈的阴气逼迫而来,随即不由得后退了两三步。

    稳住身形之后,我深吸了口气,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对方却没了回应。

    吴磊关掉手电,示意我朝前看。

    这一看不要紧,让我们更加不解了。有人正端着蜡烛朝前走,看身影好像是两个人。一个是那个小女孩,另一个好像是林护士。走了几步之后,林护士领着小女孩,进了她的家。

    吴磊说:“林护士怎么带着这小女孩进去了?她不会被小女孩给蒙蔽了吧?”

    一想到林护士会有危险,我和吴磊赶紧跑了过去。

    到了房子门口,我和吴磊朝里面瞅了瞅,门半掩着,里面黑洞洞的,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喊了声林护士之后,小屋里没有传出林护士的声音,反而有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们刚才进来的那个人啊,她在呢。你们进来吧。”

    我听着这声音有些怪异,说:“你让林护士出来,我们有话跟她说。”

    沉寂了片刻,里面的女人道:“林护士给我的孩子瞧病呢,暂时出不去。”

    我原本觉得里面情况不明,是不敢轻易进去的,但里面忽然传来了林护士的声音:“你们进来吧!我正忙着。”

    我和吴磊这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屋子里漆黑一片,阴冷异常,似乎还有一股子腐臭的气味。

    “林姐……”我喊了一声,却没人应答。

    吴磊也奇怪地喊了几声,最后,还是不见回应。

    这个时候,我和吴磊都有些慌了。

    “咋不开灯啊?”吴磊问了一句。

    那女人说:“刚才下雨,灯被浇灭了,我没火,没法点灯。”

    吴磊想打开手电,但发现没电了。我们又拿出手机照亮,结果,手机好像也没电了。真他娘的邪门到家了。

    这个时候,我的手摸到了一面墙壁,墙壁是砖垒成的,阴湿冰冷的异常,另外上面好像还有草根。好好的房子里,怎么会有草根啊?

    吴磊摸出打火机,开始打火,打着之后,我看到有女人的双手,递过来一盏油灯。这油灯很简陋,就是过去农村用的,用一只小碗,倒进菜油,拿棉线搓个灯捻子的那种。

    这都啥年代了,郊区不可能有这么穷的地方啊。

    不对,这个女人递过来的,不是一盏普通的油灯,而是一盏给死人点的天灯。刚才我摸到的也不是一般的墙壁,好像是坟墓里的墙壁啊。

    这女人说刚才下雨,灯被浇灭了。刚才满天星斗,除了我和吴磊撒了泡尿,一滴水也没落下啊。

    我又仔细想了想,这个小村庄的房子,都是四四方方,单门独户,看着咋跟……

    猛然间,我又想到方才摸到的墙壁,脑袋瞬间就炸开了。

    这根本不是在什么农村,而是在坟墓里!

    这个时候,吴磊打着火机,眼看着就要点着那盏命灯了。

    我抬手抓住火机,把火熄灭。

    吴磊问我:“咋了,抽什么风啊你?”

    我说:“赶紧走,出去再说。”

    我拉着吴磊赶紧朝后退,结果发现门不见了,摸来摸去,四处全是潮湿的墙壁。

    吴磊说:“我咋觉得咱们好像是在坟墓里啊?”

    “嘿嘿嘿……”一阵女人的邪笑在这个空间里响起。

    我和吴磊停下,紧张地看着四处的黑暗。

    “你是谁?到底想干嘛?”我深吸了口气,问道。

    “你们在我头顶撒尿,还反问我想干嘛?”这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阴厉了。

    我和吴磊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此时一切都晚了。

    这个女人一声鬼笑,随后整个墓室里阴风四起,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冷,意识也越来越僵硬,模糊。

    虽然我不知道墓里的这东西到底要干啥,但这样下去,我和吴磊必然就死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中指一阵疼痛,好像被一条线给勒住了。

    “秦非,吴磊,快回来!”

    我睁开眼,发现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了一点亮光,好像是油灯的光亮。我很想过去,但感觉整个身体疲惫不勘,每走一步,都非常的艰难。幸好手指上的那条线一直在拉扯着我,疼痛感,让我越来越清醒,最终我还是走到了火光前。

    林护士探过头来,一口气吹灭了手中的蜡烛。

    短暂的黑暗过后,我睁开眼,看到我和吴磊正在地上,而林护士正给我们解手上的绳子。

    吴磊问道:“林护士,刚才我们不是在村子里吗,咋房子全都不见了?”

    林护士白了我们一眼:“傻了吧,你们看到的是村子,我看到的却不是。你们再仔细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