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血蛊尸虎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717字

    朱先生听胡大有这么说,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目的?”

    胡大有笑了笑:“这位先生,这里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可以把你们带到那个秘密所在的地方,但现在我不能说。”

    朱先生点头,让他继续说他闺女的事。

    胡大有说:“除了刚才说的,我闺女身上,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伤口,问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我怀疑,这些伤口跟她做的那些噩梦有关系。”

    说完这些,胡大有无比期待地看着我,弄的我真跟个什么大师似的。

    我看了看其他人,希望有人出手相助。

    吴磊说:“秦非,你是深藏不露啊。”

    林护士说:“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这回姐我可要见识见识了。”

    见识个屁啊。

    最后,我望向朱先生。朱先生坏笑:“我看解决这个问题,非你莫属。”

    卧槽,关键时候,全都靠不住。没办法,我只能霸王硬上弓了。

    深吸了口气,我对胡大有说:“那些伤口,能让我看看吗?”

    胡大有立刻把我们请到屋里,又带我去里屋。英子脱下了大部分衣服,让我看了看。我发现,伤口主要集中在后背和四肢。伤口很奇怪,有黄豆那么大,就是破了一层皮肉,看上去并不严重。不像是被什么东西扎的,倒像是什么动物咬的。

    莫名其妙出现这么多的奇怪伤口,一直以来还找不到根源,那确实奇怪。

    我仔细想了想,英子的噩梦肯定跟那墓中的恶灵有关系,但伤口怎么解释呢?难道是被那鬼东西殴打后留下的?

    林护士也走了进来,看到小女孩浑身的怪异伤口,也是一脸的不解。

    就在此时,英子的身体忽然颤动了一下,接着两眼泛白,张大了嘴巴。

    林护士以为英子犯了病,正要急救,结果英子的舌头忽然伸了出来,舌头血红血红的,而且是越伸越长,舌头的前端还长了两只眼睛!

    我吓得腿都软了,刚想跑路,林护士却道:“不是舌头!”

    “不是舌头是啥?”

    “你见过舌头上长眼睛鼻子的?是只壁虎。”

    壁虎咋从英子的嘴里钻出来了?

    猛然间,我想起在坟地看到的那一幕,英子被杀死后,不是正好有一只血红的壁虎钻出来喝血的吗?

    难道这是同一只?

    看来英子身上的伤口,肯定是这血壁虎给咬的无疑了。

    此时,壁虎已经完全钻了出来,这家伙浑身血红,足有二十多公分长,看着就令人胆寒。

    这壁虎爬到床上,但没有关注英子,两只血红的眼珠子,反而死死地盯上了我。

    我说:“林护士,它看我干嘛?”

    林护士说:“你以为它是看你帅啊?”

    “难道不是?”

    “它是看上你胸口的血了。”

    卧槽!

    “你是说,是我胸口的血,把这东西吸引出来了?”

    林护士点点头,琢磨道:“我想起来了,这好像是传说中的血蛊尸虎,藏于人体,吸人鲜血,夜里能把人的魂魄给勾走。这种东西如果躲在人体中不出来,神仙也没办法。来硬的,它就会咬穿人的五脏六腑,来个鱼死网破,这样的话,人就彻底没救了。所以,归根揭底,还是一物降一物,你这血衣帮上了忙。”

    看来英子遇上我,也是命不该绝啊。

    说话间,这血蛊壁虎慢慢朝我爬了过来,到了我的脚下,顺着我的腿,一直爬到我的胸口,然后,它吐着舌头,盯着我。我看得出,它非常想舔舐我身上的血,但对我又有些忌惮。

    趁机,林护士抱起英子,出了屋子。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我大气儿不敢出,心道我有啥办法啊,这东西,不能用手抓吧?狗日的可别再钻我嘴里去。

    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忽然闪过来个人,一看是吴磊,我还没开口让他帮忙,一块砖头就拍在了我的胸口。

    “噗嗤——”

    血肉溅了我一脸。我朝后一仰,差点岔了气儿。再看胸口的血蛊尸虎,化作一滩烂肉,掉在了地上。

    吴磊掂着手里的砖头问我:“怎么样,准星不错吧?”

    我说:“准星是不错,你也忒下的去手了,就不怕砸断我三根肋骨?”

    吴磊笑道:“这是林护士交代,让我卯足劲儿用力砸的,咱们是兄弟,我还留了三分力呢。”

    我捂住胸口咬牙道:“这林护士真狠。”

    出了里屋之后,我看到英子已经醒了。

    胡大有见到我,先让英子谢我,然后硬想让她认我做干爸爸,说让她以后当牛做马,伺候我。问我同不同意。

    我又没钱,哪有资格当干爹啊?再说,我们这年龄也不合适啊。

    英子望着她爹,满眼的二百五满百天飞,显然她也觉得不妥当。

    林护士见了笑道:“胡大爷,秦非比英子大不了多少,这不合适吧?”

    朱先生说:“秦非救了英子,这也算是一段奇缘。我看,现在就认秦非做个大哥吧。秦非这个人啊,只有一个二叔,今晚他认下英子这个妹妹,以后可以相互照料,也算是有个更完整的家了。您老年纪也大了,这闺女有人照顾了,你也算是了了心头的一件大事。”

    胡大有忙道:“好好好,就听朱先生的,”

    我仔细看了看英子,本来是个漂亮的孩子,如今已经被那血蛊壁虎折磨的不成样子。看着她,我这心里一直有一种难言的怜悯。朱先生说的,我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心道,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朱先生让胡大有准备了茶水和香火,当着众人的面,我和英子互称兄妹,说定以后视如家人,相互照顾。

    英子的事解决后,这胡老头拿我们就跟亲人似的,冲上茶水,又拿出包旱烟让我们抽。

    我卷了一支,抽几口,觉得挺带劲。

    吴磊抽不惯旱烟,直接把自己的烟拿出来,递给胡大有。

    喝了口水,朱先生说:“胡老哥,我们这事紧急,有什么话,路上说吧。”

    胡大有安顿好英子,带我们出了门。

    路上朱先生问胡大有:“老哥,你为啥带着个女儿,躲在这荒山沟里啊?”

    胡大有没回答,反而叹口气问道:“你们来这里要做的事,肯定也与何家人有关系吧?”

    没想到胡大有会这么说,我们是在玄阴鉴的帮助下,找到这里的。此前所有事情的起因都与何家有关系。那么此地与何家人有关系,也不足为怪了。

    吴磊道:“何家人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这地方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吗?”

    胡大有笑了笑:“你们到地方一看就明白了。”

    据胡大有说,原先的时候,胡家是个风水世家,并且与何家人关系非常密切。后来,胡家败落了,胡大有嗜赌,欠了一屁股债,差点没被追债的打死。当时是何家人帮着还上欠债,才救了胡大有一命。

    胡大有自此痛改前非,一心想着赚钱养家,这个时候何家人说花钱请他到这里照看自己的一片地,于是他就搬家到了这里。

    住到这里以后,虽然何家人给的钱是不少,但是他的老婆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死。胡大有的女人死后,何家人让他把人埋到龙骨沟的入口处,接着会很快介绍个女人来跟他过日子。就这样,何家人给胡大有介绍了八个老婆,他也死了八个老婆。至此以后,何家人不再为胡大有介绍女人,也不允许他私自找女人。胡大有的女儿,就是他最后一个老婆生的。

    死了八个老婆后,胡大有犯嘀咕了。他觉得他住的这个地方邪性,于是等何家来人的时候,就问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

    当时的何家人也没瞒他,跟他说,其实这个地方是胡家的一位风水大师为何家找的,点名让胡大有在这里守着。胡家的那风水大师说,只有这样,胡大有才能保住命。

    胡大有不明白,就问道:“这个地方有啥子好东西么?非得常年累月守护着。”

    何家人说:“这里面的确有个东西,它的价值可以把全世界买下来。”

    胡大有接着问:“那到底是个啥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