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9章 吊尸林(二)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2745字

    这个时候,我希望吴磊是在捉弄我,我不想看到这张脸是吴磊的。可是,光线照上去,我的脑子彻底懵了,这张脸扭曲变形的脸,真是吴磊的!

    我心里一阵麻乱,正想着把吴磊的尸体弄下来,可背后又接二连三地响起了喊我的声音。

    “秦非……”

    “秦非……”

    “秦非……”

    ……

    这不是一个人在喊,好像是朱先生,胡大有,林护士,更甚至还有英子,在接连不断地喊着我。

    我心中一紧,回头望去,背后全是吊在枝丫上的尸体,哪里有他们的影子。

    “秦非……”

    “秦非……”

    “秦非……”

    ……

    又是一阵喊声响起,我发现,这些声音竟然全是从吊着的尸体身上发出的。

    难道,所有的人全都……

    我不敢想象下去……

    迈动僵硬的步子,我走到尸体前,照了照他们的脸。

    朱先生瞪着眼,满脸的乌青……

    胡大有垂着头,脖子似乎断了,舌头伸的老长,口水顺着嘴角滴滴答答往下流……

    英子柔弱的脸上全是死气。她是睁眼的,望着我的方向,似乎在等我过来,再救她一次。

    最后一个,是林护士的脸。

    我大口喘息着,没有任何看下去的勇气了。

    忽然,林护士的尸体晃动了一下,发出一声令人难以琢磨的笑。我正浑身寒毛乍竖的时候,林护士忽然抬起手,递给了我一样东西。

    我接这东西,林护士的手随即垂了下去。

    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一根打好圈套的绳子,林护士递给我绳子是啥意思?让我上吊,跟他们一起上路?

    我盯着手里的绳子,心里顿时升起了无尽的绝望,我对于死亡越来越向往了。最后,我想到了姜美,我觉得,她在那边一定非常的孤单。我觉得,与其在这里苦苦求生,不如去那边陪她。

    想着想着,浑然不觉,我竟然找了枝丫,把绳子拴了上去。接着,我拽着绳子,翘起脚,把这个绳圈套在了脖子上。

    然后,我全身放松,把自己挂了上去。

    勒痛和窒息感随之而来……

    但这感觉一下又没了。

    “秦非。”

    是林护士在喊我。

    我想我已经死了,很快就见到林护士他们了。

    我转过身,看到林护士像个贼似的站在我身后。

    我说:“林姐,刚死就见到你了。”

    林护士说:“死你妹啊,我活的好好的呢。”

    我说:“我不信,刚才我分明看见你们的尸体了!”

    “切,我没死,不信你摸摸。”

    我立刻把手伸向了林护士。

    林护士后退半步:“你想摸哪里啊?摸手就行。”

    林护士抬手过来,我摸了摸,感觉不是虚的,滑溜溜的,而且有温度,确实是活人的。

    “行了,摸够了没有?”

    我忙把手缩回来:“林姐,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咋了。”

    林护士凑过来,递给我一样东西:“含嘴里。”

    “啥啊?”

    “刚才咱们都被迷惑了,这个可以帮你凝神守气,保持意识清醒。”

    我拿过来一看,是个黄色的药丸,比吴磊给我的那个好闻。我赶紧放嘴里,开始我感觉嘴里发苦,但最后又感觉神清气爽了,精神头好了,刚才那种消极的意识全都消失了。

    我说:“林姐,刚才我看到的那是不是真的,朱先生他们全都吊死了。”

    林护士说:“你仔细想想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说:“我们到了紫宅的第三层,在那里发现了一口棺材。打开之后,我们看到里面躺着一个身穿黄袍的道人。

    接下来紫宅里的灯全都灭了,然后就是地动山摇,紫宅似乎要坍塌了,我们惊慌失措,全都跑着逃命。最后,我跟着一个人影,摸到了这吊尸林,看到了你们的尸体,接着我上吊,你就出现了。”

    林护士琢磨道:“当时我就发现紫宅第三层的那口棺材是有问题的。”

    “啥问题?”

    “当时我也没想通……但看朱先生的神色,他肯定想到了问题所在。”

    我说:“朱先生想到了问题的所在,他不应该让我和吴磊开棺啊?”

    林护士刚要说什么,我们的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惊叫:“大伯,我是大有啊,您老还记得我吗?”

    听这声音,是胡大有的。我们赶紧朝着声音发出的位置跑了过去。结果,我们看到胡大有正跪在地上,对着一具吊在树上的尸体磕头。

    “大伯啊,您老到底是人是鬼,还是已经得道成仙了啊。”

    ……

    “大伯啊,求你放我出去吧,我来这里,也是迫不得已啊。”

    我和林护士慢慢走到跟前,仔细看了看这具尸体,发现就是一具普通的男尸,死的时候约莫四十来岁。据胡大有讲,他大伯死的时候,年龄应该很大了,这不可能是他大伯啊。

    我过去,拍了一下胡大有的肩膀。

    胡大有吓得嗷幺一声,瘫座在地上。

    我说:“胡大爷,是我。”

    胡大有的气儿这才喘匀:“你们都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进阎罗殿了呢。对了,刚才我看见我大伯了,他穿着一身的金丝道袍,瞪着眼问我,为什么闯到这里来,还说什么进来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说完,胡大有扭头,看了看吊着的尸体:“哎,我大伯他不见了,刚才他还在这里呢。”

    我笑道:“胡大爷,你都这把年纪了,你大伯还能活着吗?你以为,他还真能修成正果,得道成仙?”

    胡大有不服:“我明明……”

    林护士说:“你明明看到他站在你的面前是吧?”

    “对啊。”

    “也许,问题就出在这里。”

    我一愣:“你是说,问题出在胡天元那个死人身上?他一个死人,还能掀多大的风浪?”

    林护士神秘一笑:“胡天元这个死人可不简单,他生前,是个绝顶厉害的风水师。从他进入此地,给何家人建活人墓来看,他已经参透了这的一切。他那口棺材,可不是个摆设。

    你好好想想,咱们从紫宅跑出来,全都进了这片吊尸林,这不奇怪吗?”

    我琢磨道:“进来的人,都会打开那口棺材看,一旦看了,就会进入这吊尸林,吊死在这里,给这些树当肥料。”

    林护士点头:“我听说,吊尸林十进九不出,今晚,咱们真是走上绝路了。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朱先生和吴磊,商量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扶着胡大有,正想去找朱先生和吴磊,可此时树林的深处传来一阵杂乱的声响,听上去像有什么人在踩踏着树叶奔跑。

    我以为是朱先生他们,于是就喊了一声:“朱先生,吴磊……我们在这里……”

    林护士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谁让你喊的,万一不是他们咋办?”

    我说:“这鬼林子里还有其他人?”

    “这个时候,谁还会到这鬼地方来?”

    林护士话音刚落,这种奇怪的声音忽然停了。

    我心中一悸,难道真被林护士这乌鸦嘴给说中了?

    “沙沙沙……”

    这个声音又一次响起,但这回,我明显感觉是冲着我们这边过来的。

    林护士无奈摇头:“你干的好事。”

    我说:“为了保险,那咱们就走先。”

    林护士一把拉住我:“先别慌,弄清情况再说。”

    我点点头,立刻蹲下来,瞪大眼瞅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仔细听了听,我觉得这声音似乎不是人走路发出的,更像是个庞然大物行进过程中发出的。

    难不成,这林子里还有野兽?

    本来非常镇静的林护士,此时也不淡定了,她迅速从身上取出一个布包,从里面倒出一把小米,用脚尖儿在地上画了圈,将小米均匀撒在圈子里。

    那种诡异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不解,急着问道:“林姐,你这是啥意思啊?”

    林姐厉声道:“别出声。”说完,林姐又取出三支香,点燃,插在这个圆圈的三个对等方位。

    香燃起来之后,我惊诧地发现,地上的小米粒竟然微微颤动起来,并且,有些米粒开始顺着不同的方位活动,最后,本来均匀的米粒,竟然组合成了一个张老者鬼脸的形状。

    我后退半步,还没来得及问林姐这是咋回事。

    林姐猛地起身,沉声喊道:“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