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章 命入黄泉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3058字

    胡大有盯了我们片刻,又道:“朱先生说你们想要出去,需要留下一样东西。我知道这样东西是什么,那就是……一个人的命!哈哈哈……”

    胡大有说完,邪笑着,转身消失在了身后的雾气中。

    我和吴磊刚要追上去,问个究竟,朱先生忽然抬起手,阻止道:“不要追,他说的没错,必须留下一个人的命,才能有人活着出去。”

    林护士问:“谁的命?”

    朱先生道:“来这里之前,我就说过,今晚我有血溅三尺之难。现在看来,我是躲不过去了。”

    吴磊道:“朱先生,你是说,你会……”

    “有血溅三尺之难在身,身不可沾血。如若沾血,这血的主人不说则无碍。沾了血,一旦被当事人提醒,必然遭血灾。灾难降临之时,血如泉涌,浸染全身,这是个最凶的亡命血兆。”

    说完,朱先生缓缓转过身。

    我们看到朱先生后背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大片。这些血,正是胡大有喷上去的。

    这时候我才明白,胡大有临死前说小心的时候,实际是想指向了朱先生,他是想到了后来会发声这些事,才让我们将他的尸体吊起来的。只是,我们都没及时领会胡大有的用意。

    可是,明明都已经死了的胡大有,为啥发生了尸变,提醒朱先生沾了自己的血呢?难道,这预示着,朱先生是无法躲过这场灾难的?

    吴磊说:“看来,当初咱们就该把胡大有的尸体吊起来,嘴巴给堵上。”

    朱先生摇头:“胡大有喷我一口血之后,我一直不敢背对着他,就怕他说出这一点。等他死后,我以为这事过去了,不想一切的前因后果……这都是天意啊。”

    说着,朱先生走到这鬼雾的中央盘腿坐下来:“既然要留下我的命,我索性就留在这里看看,这灾祸是如何来的。”

    林护士道:“朱先生,血溅三尺的凶灾我也听说过,这也不是不可解啊。”

    朱先生点头:“说的对。这魔瘴是玄灵之物,必有灵根依附。如果我推测的没错,玄阴鉴的秘密,就藏在这魔瘴的灵根之处。

    另外这灵根所在的地方,必定藏有一口血棺。找到那口血棺,将它焚烧掉,或许我还有救。不过,那口血棺是万万不能打开的。否则,神仙也难救我。”

    我点点头:“朱先生,这血棺和你身上的血灾,有啥关系啊?”

    忽然,我想到在鬼船上的时候,曾经在河中看到过一口血棺,以及浑身是血的朱先生的影子。

    朱先生笑了笑:“如果我能逃过此劫,再告诉你们吧。”

    我点头:“朱先生,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朱先生环视了一下我们:“接下来,我留在这魔障的中心,最大限度地镇住它,你们沿着乾、坤、震三方位走出七七四十九步,应该就可以先摆脱这东西。等你们找到这魔瘴的灵根,毁了它,这魔瘴的灵性也就随之散去了。”

    根据朱先生的安排,吴磊走乾位,林护士走坤位,我走震位。

    临走之前,朱先生嘱咐我们,走这四十九步的时候,切记心神凝聚,无论听到什么声音,看到什么东西,都不可分心,否则会前功尽弃,我们谁也出不去。

    我沿着震位的方向,数着步子,开始快速朝前走。

    一开始,我没有遇上任何的阻碍,走到第四十三步的时候,我停下来,稍微喘息了口气,想抽支烟。手伸进口袋,摸到的却不是烟,而是一个纸团。

    我把纸团拿出来,展开后发现上面写着这么一句话:“七星在天,日月同鉴,血棺现身,命入黄泉。”

    前面的意思我没看懂,但后面两句话的意识好像是:一旦血棺再次出现,我就会命入黄泉,这么说,我不就没命了吗?

    可是,朱先生说过,想要破这魔瘴,必须要找到那口血棺啊。

    这是谁写给我的?

    肯定不是朱先生,他说让我们在发现那口血棺的时候,将其烧掉,而这张纸条上的意思明明是让我远离那口血棺啊。

    另外,我觉得也不是吴磊,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另外,就吴磊那两把刷子,刷碗都不够用,更别说这种神秘莫测的预言了。

    难道是林护士?

    我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纸条我已看到。”

    林护士很快给我回了一条:“什么纸条?”

    我说:“是一张向我表白的无名情书,原来不是你写的,对不起,我弄错了。”

    林护士回道:“无聊!”

    也不是林护士?

    我仔细想了想,当初胡大有回来的时候,说要破那魔瘴,需要留下一个人的命,朱先生说是留他的命,而后又让我们找血棺,纸条上说找到血棺,我就会没命,这到底是留下谁的命啊?难不成,朱先生是在给我设了个圈套,让我送命,他破除血溅三尺之难,平安离开?

    想了一通,我脑袋都大了,终究还是弄不明白。

    我把纸条撕掉,准备先走完这四十九步,看看情况再说。

    可是,当我迈出第四十四步的时候,鞋子好像挂到了什么东西,身子一倾,瞬间我就摔了个大跟头,啃了一嘴的污臭烂泥。

    我吐了几口,刚要爬起来,忽然听到了几声小孩子的哭声,是个小女孩的声音,听上去缥缈不定,似乎就在我跟前,似乎又距离很远。

    我奇怪地坐起来,看了看脚下,发现自己的鞋带竟然被解开,挂在了脚边的一颗小树上。

    我仔细瞧了瞧,发现鞋带不是自己挂上去,而是被系上去的!

    谁的手这么贱啊?

    我看了看周围,除了几具吊着的尸体,也没见什么人。难道,是有什么鬼东西故意整我?

    现在已经走出四十四步。还差五步,这万里长征就到头了。我深吸了口气,决定不再理会这事,继续走完这四十九步。

    可是,刚走了两步,我又一次被绊倒了,这一次,我明显感觉是有只小手抓了我的脚腕一下。就在我倒下的一刹那,我又听到了一个小女孩凄凉的哭声。

    我心中一寒,觉得肯定是有个小鬼在跟我捣乱,它的目的就是扰乱我,不让我走下去。

    想到这里,我爬起来,拿出玄阴鉴,照了照脚下和周围,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刚要把镜子收起来,我忽然感到一股子阴气拂过了后脑勺。

    我浑身升起一股凉意,缓缓地将镜子抬起来,照向了我背后。

    看到后面的东西,我差点把镜子扔出去。从镜子里看,两只惨白的小手正搭在我的肩膀上,一张煞白的小脸,正从我身后的黑暗中探出来,好奇地盯着我手中的镜子。

    我稳住心神,逐渐看清了这东西的样子,是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血红的小嘴,像是个瓷娃娃,最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它的那对眼睛……它没有眼睛,只有一对黑洞洞的眼眶……

    对着镜子照了一阵子后,它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疑惑起来。

    鬼生疑,必有变。

    我赶紧收起镜子,心道假如我跟它纠缠,肯定会着它的道,被这小鬼拖住。一咬牙,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甩开步子,继续朝前走。

    又迈出去不到两步,前方的一具吊尸忽然砰的一声,落在我正前方一米多远的地方,还没弄清怎么回事,这具尸体竟然慢慢地朝地下钻去,最后什么都不见了。

    我拿手机仔细照照尸体消失的位置,这才发现有些不正常。地面上突然变成了黄褐色,而且还在微微的颤抖。

    这地面怎么还会动?

    我又靠近了一步,发现竟然是一片黄褐色的泥浆池。这池子与地面持平,大概有两三米宽,五六米长,上面漂浮着不少的树叶,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就靠近这么一会儿,我就闻到了一股带着血腥的尸臭。

    我这才明白,这是一条由腐烂尸体混合泥土、水分,形成的泥尸塘。尸泥的颜色跟一般的地面差不多。这东西,应该比沼泽更危险,一脚踏进去,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恍然间,我忽然想到了刚才给我捣乱的那个小鬼。刚才落进泥尸塘的尸体,想必也是它的杰作吧?

    要不是它三番两次捉弄我,恐怕我会跌落进去,现在想来,那小鬼是救了我的命啊。

    我大体估计了一下这泥尸塘的宽度,想着凭借我的弹跳能力,应该没问题。跳过去,差不多正好四十九步。

    我后退几步,心一横,就想加速跳过去。可这时一阵“呜呜呜……”的哭声又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我心道,既然这小鬼帮了我,那我是不是得谢谢人家,给块糖吃啥的。

    我拿出镜子,朝后照了照,发现它不在我肩膀上,而是已经骑到了我的头顶。我说咋老感觉天灵盖上阴沉沉的。

    我照着它,问道:“小妹妹,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这身上一没好吃的,二没带玩具,你说,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

    小鬼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它对着镜子,抬起枯瘦的胳膊,指向了我身边的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