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2章 第十口棺材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3132字

    我望过去,发现这树上吊正着一具小孩尸体!

    凑到跟前,我用手机仔细照了照,这是个小女孩的尸体,也就五六岁的样子,整具尸身早已萎缩风干,看样子应该吊上去好几年了。

    我问身后的小鬼:“小妹妹,你是想让我把你的尸体放下来?”

    小鬼点了点头,随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尸体的头顶,发现天灵盖的中心,竟然被钉进去一根拇指粗的木楔子。

    我听说,人死之后,三个时辰之内,将特制的铁钉,或者阴木钉钉入天灵盖,这样就可以将此人的灵魄永远困在死亡之地,而且是永不超生。

    另外,在过去一些有钱人家,有时候会找懂这种邪术的人,然后买小孩来,用此术杀害掉,埋于院中,然后经过供养、调教,就可以帮着主人看家护院。

    如果有人擅入院中,立刻就被这种鬼灵算计,轻则招灾破财,重则小命不保。

    这个孩子不过五六岁,就惨遭这般毒手,施术的人也太心狠手辣了。我深吸了口气,原来,这个小鬼帮我,是想让我帮着它解脱。

    我把吊在尸体上的绳子弄断,将尸体抱下来,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将头上的木楔子给拔了出来。

    我仔细看了看,木楔子的一侧,有几个字:“天元镇魂玄钉。”

    看到“天元”这俩字,瞬间我就想起了胡大有的大伯胡天元,看来,这吊尸林中的一切,都是他动手设计的。

    此时,我又照了照这小鬼,她脸上的阴煞之气减轻了许多,她落到地上,正围着一颗小树转圈,看上去就跟个天真快乐的孩子一般。

    我说:“尘归尘,土归土,既然遇上了你,我就送佛送到西,把你的尸体也埋了吧。”

    小鬼听后,立刻停下,她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冲我点了点头。

    我抱起她的尸体,走到泥尸塘前,慢慢放了进去。

    尸体很快沉了下去,生死有命,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尘归尘,土归土,让她下牵挂,去该去的地方吧。

    我照了照周围,这小鬼已经不见了。

    我松口气,赶紧选好位置,跳过了泥尸塘。

    可是,刚一落地,我感觉脖子一紧,瞬间一阵冰冷鱼贯而入。

    我拿起镜子照了照,发现这小鬼正搂着我的脖子,我心道坏了,她可别打算以后就跟我混了。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小鬼忽然抬起胳膊,指了指一个方位。

    我想,她肯定是想告诉我那个方位有什么东西吧。

    于是,我朝着那个方位走了过去,走了一段距离,一颗巨大的紫树出现在了眼前。

    这棵紫木足有二三十米高,巨大的树冠铺展开来,犹如擎天入云的巨大蘑菇。我走到跟前,张开手臂抱了抱,连四分之一都抱不过来。我叹然,这应该是紫林中最大的一棵树了吧。

    可是,这小鬼带我来这里干嘛啊?难道,这里就是那魔瘴的灵根所在。

    按照朱先生的说法,只要干掉这魔瘴的灵根,那就大功告成了。我仰脸望着这棵大树,顿时产生了一种蚂蚁办大象的讽刺感。

    就在我呆瓜朝脸,发愁的时候,小鬼忽然拽了拽我的耳朵。指向了大树后面的一个方位。

    我绕过去,慢慢朝着那地方走,不想刚走出去两米,脚下突然踩空,身子一沉,我整个人一下就跌落了下去。

    把我朝陷阱里带,这小鬼想坑死我啊。

    落下去之后,我的身体碰上了不少横七竖八的东西,还好这些东西都比较柔软,起到了缓冲的作用,我落地以后,活动了一下腿脚和脖子,感觉自己还能自理。

    眼前一抹黑,我摸出手机,走动着,四处照了照。这个空间特别大,跟三四个篮球场差不多,下面全是横七竖八的树根。这些树根有的比外面的树还粗,密密麻麻的树根有的钻入地下,有的盘根错结,横竖交织,就跟个地下原始森林似的。另外,最为诡异的是,这些树,竟然都是血红色的,就跟充满了鲜血的管道一般。

    我这才明白,我是落进这棵巨大紫木下的树洞里了。

    我刚要骂那小鬼恩将仇报,忽然,洞中传来了一声粗重的喘息声!

    我心里一紧,这不会是他娘的黑瞎子洞吧?那样的话,我可就成送上门来的美餐了。

    深吸了口气,我把手机照向了头顶,看清头顶上的东西,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头上的树根上,竟然安放着许多口棺材!

    看这些棺材上的暗绿色锈迹就知道,都是青桐打造的。另外,一般人都在棺材上描龙画凤,雕琢一些祥瑞的图案,可是这些棺材上的雕画却非常的诡异。

    我数了一下,这里的棺材总共有九口。其中的七口棺材,都雕刻着恶鬼的图画。这些恶鬼面目凶邪,在云雾中张牙舞爪,呼之欲出,看上去非常的嚣张。

    而剩下的两口中,一口雕刻着太阳的东升西落,另一个口雕刻着月亮的阴晴圆缺。

    看着头顶的景象,我心中一颤,七口恶鬼铜棺正好对应七星,而另外两口画着日月的棺材,正好对应着日月。这不正好印证了纸条上写的:“七星在天,日月同鉴。”这句话吗?

    后面的两句话是:“血棺现身,命入黄泉。”

    朱先生和林护士说过,当七块鬼斑在我后背齐聚的时候,我将走向死亡。

    难道今晚七块鬼斑会在我后背齐聚,我将命丧于此?

    我深吸了口气,仔细琢磨了一下:吴磊身上出现了尸斑,他死后,我身上的尸斑将达到六块。如果今晚我死去,那么还会死一个人,这个人到底是谁?

    朱先生,还是林护士?

    林护士一直在关注我背后的鬼斗七星斑,而且她对这东西也非常了解,难道她的背后也长了一块,她就是第七个要死的人?

    想到这里,我感觉神经马上就要烧短路了。揉了揉脑袋,我准备再仔细看看,这个地方,到底有没有一口血棺。

    但看了一圈之后,别说血棺了,我连一滴血都没看到。

    就在我犹疑不定的时候,冷不防,一滴水落在了我的鼻尖儿上。

    水顺着鼻子一直流到了我的嘴角,我舔了舔,心中顿时一怔。

    不!

    不是水,我尝到了血腥味儿。

    随即,我摸了一下鼻子,发现刚才滴落的确实是血。

    想到血,这血还真就出现了!

    我急忙闪开一步,猛地抬头,把亮着的手机举起来。这才发现上头悬着一口铜棺,刚才的血正是从这口铜棺的位置滴落的。

    我蹲下身,摸了块小石头,攀着树根,慢慢地朝滴血的铜棺爬了过去。

    到了近前,我看到这棺材的一侧上,竟然贴着一张纸,上面的字迹好像全是用血写成的。”

    我照了照周围,见没什么动静,伸手扯下了这张纸条,上面写着这么一句话:“此地万分危险,想要活命,尽快找到第十口棺材。”

    纸上的血迹非常的新鲜,刚才那一滴血,正是从这张纸上滴落的。这说明,刚才的时候,有个人或者其他的东西躲在这口棺材附近。

    对方是故意滴下一滴血,吸引我过来的。

    但我不明白,这人为什么不出来,当面提醒我。

    我琢磨着,慢慢下到了树洞的底部,刚才我转了一圈,也只发现了这九口棺材,那人非说还有一口,难不成这里真就藏着第十口棺材……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一寒,这第十口棺材,会不会就是朱先生说的那口血棺呢?

    这个人告诉我,找到第十口棺材,我才能活命。可是按照我刚才的推测,找到这口棺材,我或许就没命了啊。

    边琢磨,我边钻过这些树根,朝周围的角落里走去。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树根上长了许多红色的大瘤子。有的有篮球那么大,而有的整段树根,全都长了瘤子,变得奇形怪状,有的像各种动物,有的则像人,而有的还像一口不是很规则的棺材!

    这时候我灵机一动,第十口棺材,会不会藏在这些树瘤中呢?

    这极有可能啊,因为日月当空,七棺斗转星移,必然会围绕着个点,那个点,十有八九就是第十口棺材所在的位置。

    想到这些,我慢慢走到这些铜棺之下,大体估测了一下之后,一段横着的树根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段树根如虬龙一般盘旋而下,在距离地面一米多的位置转了个弯,又如巨龙抬头一般冲到了上方。而弯曲的这一段上,正好有一个巨大的根瘤。这使得这段树根的直径达到了将近一米,而且是一头大一头小,看着就活像个大棺材。另外,这鬼东西的侧面,还长出了一些奇怪的图案,看上去像是三张人脸。

    树根上长人脸,这太邪门了。

    我走到跟前,顺着树根爬上去,站在这根的上面,仔细照了照,看清这人脸的时候,我顿时吓了一跳,这三张人脸,我见过两张。一张是朱先生的,一张是阴叔的,第三张是个年轻人的,我没见过。

    朱先生和阴叔的脸,怎么会出现在这段根棺上?难道,都和那什么传说中的血棺有关系?

    我又仔细看了看,整个根棺浑然一体,没发现任何人为加工过的痕迹,这里面不大可能藏尸。

    难道我想错了?这不是第十口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