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3章 第二个长红痣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3843字

    就在此时,忽然滴答答,有血滴落到了这口根棺上。而且,这血不是来自别处,是来自我的身上。

    我吓了一跳,差点从上面摔下去,定睛一看,流下去的血是我胸口上沾染的那些。这血也太怪了,看着像是凝固了,可是,这个时候咋又忽然流了下来。

    血滴落在脚下的树根上之后,这树根猛地一震,咔嚓一声,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隙。

    我怕这东西有啥古怪,脚下大乱,连跳加摔落了地。爬起来,抬手一照,顿时就傻眼了,这裂开的树根里,竟然汩汩朝外冒起血来,瞬间整段树根变得鲜血淋漓。

    阴叔,朱先生,以及那张陌生的脸上,顿时鲜血横流,看着甚是诡异。

    这不会是血棺再现了吧?

    阴叔和朱先生似乎都和血棺有关联,那么长着他们面孔的棺材血水横流,这意味着什么呢?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呲呲呲”的异响。

    这应该不是人发出的,听着怎么像……

    还没来得及回头,我的脖子就被一条粗大冰冷的东西给缠住了,低眼一看,缠住我的竟然是一条小腿粗细的红磷蟒蛇。这巨蟒红鳞如血,在手机光亮的照射下,显得尤为诡异。它没有给我任何挣扎的机会,瞬间就把我的胳膊和腿,缠了个结实。

    只要这红鳞巨蟒用力收缩,我立刻就会被挤压窒息而死。

    我艰难地喘息着,看来今晚我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就在此时,有个人突然从我背后走了出来,仔细一看,那正是胡大有。

    “你小子到底是谁?竟然找到了这树的灵根,坏了我这么多年的修为!”

    这声音是个比胡大有年纪更大的老头子发出的,我仔细看了看胡大有的脸,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胡大有的脸上竟然长出了一层细细的红色鳞片,看上去跟缠着我的这条蟒蛇的颜色差不多,另外,他的胡须和头发已经长出四五公分,刺红的眼中也满是凶戾之气。

    恍然间,我想到了胡大有的大伯——胡天元。

    “你是胡……天元。”我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

    “你明白过来了,可惜已经晚了。你坏了我的灵根,你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偿还……”

    我说:“这灵根明明是整个紫林的灵根,咋成你的私有财产了。再说了,这上面也没写着你的名字吧?”

    胡天元听后,顿时怒道:“胡搅蛮缠,这灵根是老夫最先发现的,自然就属于我。”

    我笑道:“原来你进入紫林,并不是为了给何家人看家护院,而是另有打算啊?你作为一代风水大师,外界对你崇敬有加,没想到,也不过是个自私自利,不要脸的小人物而已。”

    胡天元一愣,老脸本来就是红的,一下就给气黑了:“没错,老夫就是有打算,老夫就是不要脸了,你一个将死之人,还能奈何?”

    我说:“我不能耐你何,但把那灵根给弄坏了,你没了灵根,就是个太监,我看你能我何?”

    胡天元听后,顿时差点没气的七窍流血,他似乎不想再跟我费口舌,朝我走近一步,张开嘴,犹如野兽一般,冲我嘶吼一声。

    与此同时,缠着我的这条红蟒,也发出了一声嘶吼,猛地用力一收,我顿时听到骨骼咔吧咔吧的响动,喉咙被缠紧,一丝气息也无法进出。

    胡天元凑到我跟前,邪笑道:“老夫很久没喝新鲜的人血,吃新鲜的人肉了……”

    没想到我不但会死在这里,肉还要被一个老妖给吃掉,变成便便。我有一万个不甘心啊。

    就在我两眼昏黑,即将要昏死过去的时候,缠绕着我的这股力量忽然消失了。我以为自己是死透了,但耳边却有人的说话声……

    我睁开眼,看到对面的胡天元僵愣在原地,他脸上的皮肤在迅速皱缩,那些细小的鳞片纷纷掉落。

    他转过身,望向了那段灵根的方位。

    “砰——”

    有个东西落在了胡天元的身后,

    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

    奇怪的是,这尸体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孩子那么大,但面目瘦削,须眉白发,是个古稀老头子的。

    “啪——”

    又一声传来,一条红色蟒蛇飞落在我跟前,不过蟒蛇已经没了头颅,黑血正不断从腔子里流出。

    我顿时明白了,这胡天元一定是将自己的身体藏进了灵根之中,想借灵根之力,达到天地阴阳双修的目的。

    只要破了他的元身,也就算是彻底毁了他的道行,抓住了他的七寸。

    我看了看周围,跟本就没有什么红色的蟒蛇,刚才缠住我的那条,不过是胡天元施展法术,让我形成的幻觉。除此之外,外面的魔障,肯定也与胡天元有关了。

    明白了这些,我心道还怕他个鸟啊,抬腿对着胡天元就是一脚。胡天元仰面倒地,犹如死尸,没有了任何反应。

    做完这些,我拿着手机,慢慢走到灵根前,发现整个灵根已经裂开,表面满是鲜血,下面也流淌了一大片。

    刚才落在我脚下的两样东西,肯定是从这灵根棺里出来的无疑了。

    可是,这元身和蟒蛇是不会自己飞过去的啊,刚的时候,肯定是有人趁机做了这事。

    猝然间,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他就是给我写纸条,让我找第十口棺材的人。

    这个人非常的聪明,他知道这里面非常危险,所以一直躲在暗处等待时机。当我进来以后,他就想出了一个让我去找灵根,把藏在暗处的东西引出来的奸计。之后,他又趁机破坏了紫林灵根。

    拿我当枪使,这人有种!

    刚想到这里,手机的光亮忽然灭了。

    我感觉一阵风疾驰而来……

    不好,那人要袭击我。

    没来得及躲闪,有个人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手机一下被抢走了。这个时候,眼睛暴盲,我看不到任何东西。

    黑暗的环境对我们两个人来说是公平的,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屏住呼吸,仔细听着他的方位。

    此时肩头忽然传来了那个小鬼的声音:“身后,两步。”

    关键时候,它还真帮上忙了。我心中暗喜,慢慢转过身,对着身后两步远的地方一脚踹了过去。

    没想到,那人似乎是通过空气的流动感知到了我的袭击,不由得啊了一声,闪开了。这种环境下,他竟然能够闪开,可见,绝不是等闲之辈。

    我的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躲开身处的位置,我的手忽然就被一只手抓住了,接着,对方一个反扣。腿腕上一脚踢来,我扑通一声被按倒在地。

    我倒下之后,他用膝盖顶住我的脊背,一只手反扣着我的手臂,另一只手竟然在我身上乱摸起来。

    我以为这人是在搜我身上的那枚玄阴鉴,但万万没想到他摸出我的钱包来之后,就不再摸索了。

    “十块,二十,五十,五毛,五毛……”

    我一愣,黑暗中,这小子竟然数起我钱包里的钱来了。

    “就这么点啊?”他贴到我耳根子上,似乎心有不甘。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鬼地方,你还不忘抢劫?”

    “呵呵,我从来都是劫富济贫,不抢好人。”

    我说:“老子一贫如洗,心地善良,就指望着这些钱买西北风喝呢,你抢去,想饿死我啊。”

    这人忽然笑了一声:“你说你是好人,怎么还养小鬼?”

    我说:“这小鬼不是我养的,是我在林子里救下的,它跟着我,我也木办法啊。朋友,你能不能不压得我这么紧?”

    “呃……”他欠了欠身子,“你可别乱动了,我可警告你,十八般武艺,三十六门道术,我可都会。”

    吓唬我,我秦非是吃素的么?

    我笑了笑:“哎呦,我都吓尿裤了。对了,你这么厉害的人,来这里干嘛,小说看多了,来盗墓?”

    “我可不是来盗墓的,我误入……懂了吧?”

    “误入?误入这鬼地方,掉进这树洞的难度,可比掉进茅坑里的难度大多了吧?”

    “买彩票还回回有人中大奖呢,我不小心掉下边来,这几率总算是有的吧?”

    这人满嘴胡扯,没一句实话。

    趁他分神,我猛地一翻身,将他掀翻在地,刚打算上去再补他一脚,这人却惨叫一声:“哎呦,我的腿!”

    这一声痛苦的惨叫不像是假装的,我停在原地,没再继续行动。

    此时,这人打开了一把手电,照向了自己的左小腿。我看到上面缠着布片,血早就浸透了出来。

    这人到底是个啥货色啊,腿伤成这样,还不忘抢我的钱。

    我赶紧撕开自己的衬衣,递给了他。

    他一愣,接过衣服,迅速在自己的小腿上,缠绕了几圈。

    做完这些,他把脸转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这人跟棺材上的第三张脸一模一样,而且他的左耳下,有一颗红痣,大小颜色深度,跟朱先生的非常的相似。

    这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一头标准的韩式自然卷发,长着张一本正经,又带着装逼范儿的脸。

    “看我像不像朴智星?”这家伙疼的呲牙咧嘴,还不忘装一把。

    我说:“啥?扫把星?”

    “你竟然知道我的外号?看来咱们有缘啊。我叫陈中流,中流砥柱的中,中流砥柱的流……因为我这头型,很多人都喊我扫把星,不过,我更喜欢人们喊我流爷。怎么样,喊一个,我把东西还给你。”

    我说:“流爷,我叫秦非。”

    流爷呵呵一笑,把手机和钱包还给了我:“对不住啊,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这里危险重重,我这腿又伤了,我必须先下手为强。再说了,你带个小鬼进来,我还真就以为你不是个好人呢。”

    “所以你就写下一张纸条,欺骗我冲锋陷阵,替你去踩雷?”

    “哈哈,秦老弟,这不叫欺骗,这叫合作。我一进来,就被那妖物给伤了,只好躲起来,等待时机,这不,你就来了吗?

    这些东西的厉害你也看到了,妖道,带上那条血蟒,再加上这灵根,他们算是3P了,我这一受伤,弄它们真有些吃力。”

    “3P?”

    流爷一摆手:“不,我是打个比方,它们这些邪物合为一体,共同吸收这亡龙葬地的精气,再有几年下去,恐怕神仙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要解决这鬼东西,咱们必须联手。你的聪明,加上我这一身的本事,咱们就把事给办成了。”

    我点点头:“有道理。”

    我又看了看钱包,发现流爷没把钱还给我,我说:“流爷,钱……”

    流爷道:“朋友之间什么钱不钱的?刚才你摔我那一下,我这腿又得多花个千八百的,你放心,我不给你要。”

    见我一脸的懵逼样,流爷又嘿嘿一笑,“跟你开玩笑呢,你这些钱,能不能先借给我?我这阵子手头紧,这不,我饿得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跑到这山里来,想抓只山鸡填肚子,不想,一下就掉这底下来了。这上面有几口棺材,里面肯定有好东西,可是,流爷我不是贼,我哪能干盗墓挖坟,有损害形象的事?”

    我说:“我看出来了,你这人不是太坏。”

    流爷有些不要脸了:“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你就知道我这人有多好了。”

    我点头,琢磨着这事肯定不对头。那毒舌妇所说的左耳下长红痣的人能帮我,指的应该是一个人,这一下子出来两个左耳下长红痣的人!这俩人都能帮上我,还是一个会帮我,一个会害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