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6章 幽冥古镇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3097字

    林护士说的有道理,我早就想办这事了,有林护士的帮助,我这底气就大多了。

    随后,林护士问我这边的情况。

    我说,拿到了一样东西,总算是不虚此行。

    当下,我们又回到了那棵巨树下,想带着流爷赶紧出去,可是,我们赶到的时候,流爷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一摸身上,心道坏了,那盏古灯在流爷手里呢,他这一走,把古灯也带走了,我这不是瞎忙活一场了吗?难不成流爷来这里,也是为了那盏古灯?

    一想到那棺材上也有他的脸,我顿时心一紧,流爷肯定不是来这里抓山鸡填肚子的。

    可这又说不通了啊,他口口声声说那古灯多邪乎,他怎么会自找麻烦呢?

    这事只有找到他再说了。

    正发愣的时候,我忽然看到流爷刚才依靠的这棵树上,出现了好几个血手印。我数了一下,总共有六个,并且,第六个手印是倒着印上去的。

    看新鲜程度,应该是刚刚弄上去的。流爷的腿伤了,从下面爬上来,血又流了不少,我想这肯定是他留下的。不过,我总感觉,这六个手印是想告诉我什么。难道是想告诉我,我背后的手印即将达到六个?第六个人很快就会死去?那么说,吴磊肯定有危险啊。

    我拿出手机,赶紧给吴磊拨打了过去。

    结果,来电提示电话不在服务区。

    林护士说:“不用打了,我打了很多次,根本就打不通。”

    我和林护士只好先出了紫林。路过胡大有家的时候,我进去想接着英子一起走,毕竟胡大有已经没了,临死前胡大有把英子托付给我,我再让英子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也不合适。可是,找了一大圈,也不见英子的影子。看家里的情况,她似乎早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林护士说,也许英子早就知道胡大有回不来,她早就为自己打算了吧。

    出了龙骨沟,林护士把我带到了一间出租房里,她说,我们动了何家的活人墓,对方肯定非常恼怒,说不定很快就会来找麻烦,这白天还是先不出去的好。

    一夜没合眼,我也累了,于是就在林护士的房子里好好休息了一天。林护士也没去上班,一日三餐全都是她亲手做的,不过,她做饭的手艺可不怎么好。

    晚上我们早早去了黄泉渡口,白天的时候,林护士准备好了一艘小船,这回我们只要跟着吴磊的船,就能摸清他的行踪。

    大约十点多的时候,吴磊果然开车到了黄泉渡,然后他抽着烟,等着那艘鬼船的到来。

    我心道,看来吴磊没真没跟我说实话,大晚上的,他经常来这里坐鬼船,简直跟逛大街似的,肯定不正常啊。

    没多久,鬼船靠了岸,撑船的还是那个老头。

    等他们的船离开后,我们慢慢划着自己的小船也跟了上去。

    吴磊这船沿着粉河一直行进了十几分钟,很快船靠了岸。渡口边上,挂着几盏摇曳的白灯笼,灯笼上分别写着:“冥、隍、丧、奠、灵、祭”这几个字。

    灯笼下,站着两个身穿黑衣的纸人,远远望去,纸人满目奸邪诡异,应该是两个纸扎的迎客小鬼。

    我问林护士:“这是啥鬼地方啊?”

    林护士说:“这个渡口叫明渡,古代的时候,附近有个明县,这就是明县专用的渡口。现在明县没了,但渡口还在。”

    明县?

    我忽然想到了姜美给我提到的明桥,那毒舌妇是在明桥上卖肉的啊。

    “附近是不是有座桥,叫明桥?”

    “对,明桥是修在明县护城河上的小桥,明县没了,明桥也就是个断头桥了。”

    这个时候,吴磊已经下船,穿过渡口的灯笼,上了岸。

    等鬼船离开之后,我和林护士才划船过去,固定好船之后,我们顺着吴磊离开的路线跟了上去。

    到了路上,我们看到吴磊上了前方的桥,眼前的这座桥正是明桥。

    此时的明桥上,有个妇人正打着灯笼,站在一张满是油污桌子后面。吴磊过去,跟她说了几句话,妇人给了吴磊一样东西,随后吴磊过桥消失在了前方的黑暗中。

    我们慢慢走过去,到了近处一看,这不是那个骂我的毒舌妇吗?

    她不是死了吗,咋还在这里卖肉?

    林护士看了,好像根本没把她放眼里,带着我径直过了桥,沿着前方的路继续走。

    这个时候,我忽然听那毒舌妇骂道:“不买肉别瞎看,再偷看就挖你眼,哈哈哈……”

    我们没搭理她,继续朝前走。

    毒舌妇又喊道:“人有人路,鬼有鬼道,他走的过,你们不一定走的过。”

    林护士说:“别听她瞎说,咱们赶紧走。”

    前方没有任何光亮,吴磊也不见了踪影,走了一段时间,这条路竟然通到了一片乱石嶙峋的荒地中,这里到处是荒草野坟,顿时无路可走了。

    我们看着周围,正奇怪的时候,这荒野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唢呐声,这声音响亮,粗犷而诡异,听的我顿时一哆嗦。

    林护士也听到了,她看着四周,似乎在找声音传来的方位。但我感觉,这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冷不丁,又是一声传来,我猛地抱住了自己的头,我感觉这唢呐就在我耳朵根子上吹响的!

    可是周围什么东西也没有啊。

    林护士距离我非常近,她的感受应该和我差不多,不过她比我镇定。转过身,立刻做出了警惕的姿势。

    “啊哈哈,您请进……欢迎……”

    唢呐声没了,周围忽然传来了沸沸扬扬的人声,这声音是也是飘飘幽幽,诡异异常。听上去这周围好像有不少人在参加集会,有人在欢迎他们的到来。这集会上,人声泱泱,好不热闹。

    可是,周围除了荒草,树木,坟墓,啥也没有了啊。

    这地方太过诡异了!

    我拿出玄阴鉴,打算照一照周围的情况再说。

    刚拿出镜子,注视了不到几秒,镜子里的黑暗中,竟然慢慢显现出了一张女人的脸!

    这个女人头上挽着高高的发髻,脸上浓妆艳抹,朱唇玉齿,倒是极有风韵。朝里望了望,我发现她竟然是一身清朝时期的衣着打扮。

    这女人对着镜子,挤眉弄眼,不时还修修补补脸上的妆,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女人正在照着我这面镜子化妆啊。

    林护士走过来,看了一眼,也万分的惊讶。

    她让我把镜子藏起来,然后道:“你换个位置再照照。”

    我朝东走了三步,拿出玄阴鉴,又照了照,此时,镜子里出现了一群人的画面,这些人全都穿着清朝时期的衣服,坐在几个大桌子前,吃着瓜子,喝着茶,正笑容满面地高谈阔论。

    林护士指着角落里的一个人道:“你看这个人。”

    我仔细一瞅,是个穿着灰色长袍的,留着大辫子的年轻人,看上去,像是个落魄书生。他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咋了?”我问林护士。

    林护士示意我朝镜子里看,此时,这个人忽然抬起头,望向了这边,看到这人的脸,也吃了一惊。

    这不是吴磊吗?

    虽然是清朝时期的打扮,但样貌却是跟吴磊分毫不差。

    “吴磊咋进到这里面去了?”

    林护士皱眉,琢磨道:“看来,刚才咱们听到的声音,都是这里发出的……从画面上的建筑来看,很像是明县的古建筑,不过,明县在日本占领太原后的五天,就被毁灭了。难道,这里还存在着一个咱们看不见的阴界?”

    这个我也知道,稍微了解山西历史的人,都知道的这件事。日本军占领太原之后的第五天,就对明县展开扫荡。由于当年太原藏着一只抗日武装队伍,日本得到消息后,怕这支队伍成为心腹大患,就对明县展开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本来已经撤离出去的这支队伍,不忍心看着家人父老乡亲被这么蹂躏残害,于是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城里,与鬼子们展开了生死拼杀,最后整个队伍三百多人,全都葬在了明县这片土地上。

    据说,因为鬼子的损失也不小,司令官听说这事之后,下令要把明县从中国地图上抹去。于是大炮飞机齐上阵,最终,明县城了一片瓦砾,只剩下了一座完好的石桥。

    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准备在此地重新建一座城镇,但是工人们来到的当晚就全都跑干净了,他们全都喊着说这个地方有鬼,那些东西不让打扰它们。政府听说后,做了一番调查,请了个阴阳风水先生看了一番。那风水先生说,这个地方风水有问题,那些怨魂根本出不去,最好不要再进行重建。

    我琢磨着,难道这明县被毁灭后,此地就变成了一座鬼城。

    “你们想找那个年轻人吧?”

    一个声音从背后乍然传来,我脖子一缩,你扭头一看,是那个毒舌妇到了我们身后。

    林护士说:“你怎么知道?”

    毒舌妇笑道:“有人告诉我的。”

    “谁?”我质问她。

    “他让我把这个给你。”说完,毒舌妇递给我一个长长东西。我接过来一看,手一哆嗦,就把东西给仍了出去。

    那是一把黑伞,不用说,肯定是黑伞男告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