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7章 富善图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8本章字数:3039字

    林护士问毒舌妇:“他还说什么没有?”

    “他让我给你们两张门票。”

    “门票?”

    毒舌妇递过来,我用手机照了照,发现是两张电影票大小的黄表纸,纸的一面写着:“明县齐府通票”,反面画着许多怪异的纹络和城隍爷的头像。

    “这……这就能到那个明县?”

    毒舌妇冲我道:“不买我的肉就不要看,小心我挖了你们的狗眼。”

    骂完,她扭动肥胖的身体,朝明桥上走去。

    黑伞男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可能是在帮我吧?

    见我犹豫,林护士说:“走吧。”

    我拿着票问林护士:“咱们去哪里检票啊?”

    林护士抓过票,打着火机,一下就给点着了:“这里可不是汽车站,没检票员。”

    两张票刚烧完,我就听到了清晰的说话声。

    回头一看,我们顿时就傻眼了,背后是一条宽敞的街道,两侧都是清朝时期的住宅,什么米铺,布店,饭馆,杂货铺都有,书画宝文斋……一应俱全。街上的人大都朝左侧走,边走我听他们边议论着什么,齐府门口来了个讨饭的老乞丐,写的一笔好字,画的一手好画……

    听到这些话,我想到了昨晚流爷给我讲的那个关于齐家人的故事,心头顿时就是一震。难不成,流爷讲的那个故事,今晚要重现了?

    林护士塞给我一个绿色的药丸说:“吃了这个,小心不要被鬼遮眼。”

    我赶紧吞下,感觉这回的味道有点酸:“咋跟上次的不一样了?”

    林护士笑道:“品种不一样,效果一样,你放心吃下去就行。”

    吃了这药丸,林护士说:“票上有齐府的字样,咱们应该去齐府,走吧。”

    我和林护士跟着人群朝前走去。

    眼前的这座明县整个天都是阴沉沉的,好像太阳从来都没出来过一般。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街上的这些人,他们不论做什么的,目光都非常的呆滞,动作也无比的机械僵硬,就跟一些提线木偶似的。

    我想,我所看到的东西,也许不是什么鬼城,只是历史长河中残存的一段影像罢了。

    但同时我坚信,那个黑伞男并不是让我来逛街看电影的,他让我进入这个地方,一定有他的目的。我必须谨慎小心,不能上了他的当。

    很快,我们到了一户大宅院门口,门楣上的匾额上写着“齐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大门口蹲着两只大石狮,凝望着远处,彰显着齐家的非凡气势。

    齐府对面的空地上,坐着一个老乞丐,他头发蓬乱,满脸污垢,身上的衣服也脏乱不勘,但是他身边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布包袱,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在流爷讲的那件事里,那个过河的老头也背着个一黑布包袱,他的包袱里装的是七口小棺材和一盏灯。

    我和林护士走到跟前,这老乞丐看了我们一眼,忽然把手伸进了包袱里。他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棺材。

    我心里一紧,老乞丐打开这小棺材,从里面拿出来一枚玉质的印章,卡在了刚画好的一副山水画上。

    随后,他拿起画,递给了一位老人,老人接过画,连声作揖道谢。

    此时有个穿着利落,面皮白净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端着一碗米饭,对老乞丐道:“我们家老爷赏你一碗米饭,想让你借题发挥,作一幅画。”

    老乞丐看了看这人,眯眼笑了笑,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随后,乞丐展开纸张,挥毫泼墨,行云流水般画了一幅画。

    我看了看,这幅画的内容是:一个带着帽子的乞丐,跪地接过来一碗米饭,奇怪的是,米饭上明明有两根筷子,而图画中,只有一根。

    最后,老乞丐给的落款是:“富善图”。

    这幅画跟流爷说的也是一模一样啊。

    流爷说,这幅画预示着齐家家破人亡,但我仔细看了一番之后,却没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还有,这乞丐画完之后,并没有接受那碗米饭,端起来,硬生生地给退了回去。

    这个时候,有个六十多岁,满脸红光的老头从齐府走了出来,周围的人都喊他老爷,想必,这就是齐老爷了。

    齐老爷到了乞丐的跟前,接过管家手中的画一看,笑道:“富善图?为富要仁,大善不相忘,好啊,今日是老夫六十三岁寿辰,又得佳画,可谓是喜上加喜,管家,请这位画师到府里用饭。”

    原本,我以为这乞丐绝不会进齐府,不想他抬手作揖道:“谢谢齐老爷,老乞就不客气了。”

    我和林护士也跟着众人进了齐府。

    进去之后,我们看到齐府上下摆了几十桌子饭菜,里面基本上什么人都有,看来齐家真是有钱,不论什么人,上门都是客啊。

    我和林护士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就开始寻找吴磊。

    此时那个长的像吴磊的人正在吃盘子里的东西,他的吃相非常的不雅,筷子也不用,也不管桌子上的其他宾客,拉过盘子来,抓起里面的饭菜就朝嘴里塞。

    另外,我发现这个人的食量惊人,一会儿就把一只鸡,一块七八斤重的肉,一根猪小腿吃了个干净。

    桌子上的汤,还冒着热气,他端起来就喝……

    这个时候,乞丐也入了席,不过,他不吃饭,拿起酒壶来就朝自己嘴里灌,一壶酒喝完,他哈哈笑着,疯疯癫癫高声念道:“五花马,千金肉,掌青灯,登玉楼,对明镜,朱颜冷,回头望,三夜行,船载金,红入流,富善图,作千古。”

    老乞丐喊完,周围的人全都齐声叫好。

    这个时候,有个丫鬟模样的人走过来,说:“齐家小姐想让你上去给她画一幅画。”

    老乞丐说:“老朽浑身污垢,恶臭不堪,岂敢进小姐的闺房。”

    说完,他自顾自拿出纸墨,很快画出了一幅画。

    看到这幅画,我顿时吃了一惊,画中的女子正坐在梳妆台前梳洗打扮,她的面前有一面镜子,正是我手中的这面玄阴鉴。另外,这女子的面前还有一盏灯,看那造型,正是我在紫林中发现的阴爪龙盏天灯。此外,这女子的模样,跟我刚才用玄阴鉴照到的一模一样。

    丫鬟看了非常吃惊,我知道,她吃惊的是,这老乞丐没进过她家小姐的闺房,更甚至没见过齐家小姐,但他却把里面的一些摆设,小姐的样子,全都画了出来。

    最后,老乞丐题的字是:“玉颜鉴青灯。”

    老乞丐真是高明啊,他的意思是,不是女子在照镜子,而是镜子因为这女子的容貌而发光。

    齐老爷见了,更加高兴,立刻命下人取来一些银两,交于这老乞丐。

    乞丐却看也不看那银子,转身朝外走去,到门口他又高声道:“五花马,千金肉,掌青灯,登玉楼,对明镜,朱颜冷,回头望,三夜行,船载金,红入流,富善图,作千古。齐老爷只知寿宴乐,不知丧宴哀苦哦。哈哈哈……”

    众人一听,前面说的好好的,这怎么一下扯到丧宴上去了,这太晦气了。这老乞丐真是疯了,当着齐老爷的面咋说这样的话?

    齐老爷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示意大家继续吃饭喝酒,不再理会这老乞丐。

    不过,管家却长了个心眼,悄悄跟了出去。

    这个时候,长得像吴磊的那个人已经吃完了东西,他四处瞅了瞅,见没人注意,于是沿着走廊,朝后院走了过去。

    我和林护士起身,绕开这些人,到了后院的门口,朝里瞧了瞧。

    出乎意料的是,齐家的后院非常的荒芜,除了一些荒草树木,就是一些随便排列的假山。

    我们观察了片刻,却不见吴磊的影子。

    林护士摆手,示意我进去看看。

    角角落落查看了一圈,我们也没看到那人的身影。最后,假山边上的一个洞口,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这个洞口斜着通往地下,也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那人没别的去处,最大的可能是躲进了这洞中。

    可是,他钻进这洞里干嘛啊?

    我对吴磊的疑问,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再这样下去,脑袋非得爆掉不可。当下我决定,下去看看。

    林护士点头,也是这么个想法。

    我们拿手机照着洞的斜坡,慢慢朝着地洞深处走去。

    感觉下去四五米之后,这洞到了底。

    四处一照,这下面竟摆放着七口红漆大棺材,而且,它们呈北斗七星的序列摆放着!除了这些,别的什么也没有,吴磊进来的话,肯定藏棺材里了。

    我们刚盯不久,就发现其中的一口棺材里,正慢慢往外渗着血。

    “滋滋滋……”

    黑暗处忽然钻出来一群血红色的大个壁虎,跟从英子嘴里跑出的那个一模一样,这些壁虎应该是闻到了血腥味儿,全都围到棺材旁,把棺材里渗出的血给喝干净了。

    然后,它们顺着棺材的缝隙,钻进了棺材里面,没了任何动静。

    我咽了口吐沫说:“那人如果到了这下面,肯定躲进了棺材里。”

    林护士说:“咱们先打开那口渗血的棺材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