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林姐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9本章字数:3157字

    听林姐这么说,我忽然想到,莫不是在坟地里捡到的钱有问题?

    林姐见我犹豫,冷笑了一声。

    我忙说:“可能有。”

    林姐顿时恼了:“你身上真带了阴钱?”

    我点头:“应该是带了。”

    林姐一脸的无奈,“大晚上的,你带那东西干嘛?这不明摆着招脏东西吗?”

    我说:“林姐,刚才我在坟地捡了不少钱,但那不是冥币,是人民币。你觉得这有问题吗?”

    “肯定有问题。”

    我刚要拿出来,给林姐看,结果林姐一把捂住我的口袋:“千万不要拿出来。”我说:“咱不能要钱不要命啊,再说了,这些鬼钱,本来就是捡来的,我可不想再留了,撒给他们算了。”

    林姐压低声音:“如果你在坟地里捡到人民币,那十有八九是阴阳币,也就是人鬼通用的。你好好想想,为啥这阴阳币,偏偏被你见到了,是你运气好啊,还是你脸大啊?”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是很大啊?”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捡到阴阳币,就是拿了鬼的钱,鬼凭啥给你钱啊?”

    听林姐说到这里,我顿时被一盆凉水给醍醐灌顶,浇醒了!

    我说:“你是说,我拿了这些鬼钱,必须要替鬼办事?如果事情没办成,把钱给弄丢了,我可能要倒大霉?”

    林姐说:“你终于转过弯来了。”

    我说:“这到底让我办啥事,对方也没说啊?”

    “皇上不急,你也不用急啊,对方肯定会找上你。”

    等鬼找我,这比好像比等死都难受啊。

    我看了看周围:“这东西不拿出来,今晚咱还走的了吗?”

    林姐笑了笑,伸手从我兜里掏出一张纸币,走到前方路中央,喊道:“谁想抢钱,尽管过来。”

    话音刚落,我隐隐看到有个猥琐的男人的身影朝林姐走了过来,而他后面,还跟着十几个人影,他们都抬起胳膊,把手伸向了林姐手中的阴阳币。

    不知为啥,这个猥琐男见了林姐,开始有些犹豫,但最后他还是把手伸向了钱币。就在即将接触到钱币的时候,林姐左手猛地将钱币收回,同时抬起右手,对着那个男人就是一个耳光!

    整个动作,婉转流畅,一气呵成,猥琐男顿时转三圈,被打出去好几米远!看来林姐的力道不小,但我却没听到任何声音。

    接着林姐又举起钱币,冲后面的那些人影喊道:“谁还想要,过来拿啊?”

    后面的那些鬼东西都相互看着,不再上前抢。

    林姐上前一步,抬手对着它们又是一阵耳光,打翻几个之后,林姐冷笑道:“敢拦我的车,也不看看我是谁。赶紧滚!”

    林姐说完,那些鬼东西全都哭嚎着,四散而去。

    这一幕,看得我是天花板乱坠,人家道士打鬼邪之物,都用符,用桃木箭,用阵法,林姐直接用巴掌,这也忒拽了。

    林姐走过来,把纸币塞进我兜里。

    我傻愣了半晌,问她:“林姐,你到底是谁啊?”

    林姐戴上头盔,说:“回去我就让你知道我是谁,到时候,你可别太惊讶。上车走起。”

    回到医院之后,我忙把钱掏出来,仔细看了看,依然是真真实实的人民币,没有变成什么冥币。

    林姐把这些钱接过去,先逆着手电光看了看,然后关灯,拿出一支白色的小蜡烛点着,把其中的一张百元大钞举到了前面。

    看了一眼,林护士的嘴角勾笑道:“你过看看。”

    我学着她的样子,将钱币对准烛火一看,赫然发现,钱币上竟然有个“冥”字!

    就跟钱币上毛爷爷的防伪水印头像的颜色差不多,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林姐,这阴阳币咋跟真钱一模一样?”

    林姐看着其他的票子,跟我解释道:“这其实就是在真正的人民币的基础上,引用道家的一些法子做成的,给鬼花的钱。因为这种阴钱被活人用过,沾着人气,所以,也叫阴阳币。”

    林姐数了数这些阴阳币,说:“五百三十二块,我听说,一百块阴阳币,就可以买一个人的命,你说你得死几回啊?”

    林姐把阴阳币递给我,我都不敢接了。

    “收起来吧,那东西早晚会找上你。对了,你后背还疼不疼?”

    我说:“疼啊,路上一折腾,这事我都忘了。”

    “我再给你看看。”

    这次,林护士把我带到了二楼的按摩病房。这个按摩房有两间,外面是等待室,里间放了按摩床。

    “把衣服脱干净了,放进衣柜,我在里面等你。”

    我以为没听清楚,又问了一句:“脱干净?”

    “对,脱干净。”林护士又重复了一遍。

    我说:“林护士,我这痛痒的地方在后背,有些地方又不疼痒,没必要脱干净了吧?”

    林护士白了我一眼:“让你脱你就脱,你这病,我要全面检查。你可别把事想歪了。橱柜里有浴巾,你把该遮起来的遮起来,不就行了。”

    我脸上一阵发烫,赶紧照做。

    围着浴巾进去之后,林护士把门一下子锁了起来,然后她笑道:“知道我为啥要让你脱个精光吗?”

    我说:“方便检查?”

    “不是。”

    “……”

    “有些话,不能穿着衣服说,你明白吗?”

    我说:“林护士,我可是正经人……”

    林护士诡异一笑,慢慢绕到我身后,把嘴凑近我的耳朵,我感觉一股热流涌遍全身,这一下子都要有反应了。

    但是林护士却说了一句让我透心寒的话:“我让你脱衣服的目的,是怕藏在你衣服里的东西,听到我们说话。”

    我缓缓转过身:“窃听器?”

    “上一次是摄像头,但这一次不是。这次的更厉害,也更凶险。”

    “这次是啥?”

    林护士没说话,一把抓起我的左手,手掌朝上抬起来,然后他指着其中的一条手纹道:“这条线是中平线索,主管人体的阴阳平衡。你这条线的中段发黑,这是阴鬼藏身的表现。所以说,你的衣服里,肯定藏着一个不干净的东西。”

    “藏着不干净的东西?

    瞬间,我想到了朱先生给我的那个锦囊。朱先生说过,如果我遇到什么危险,他能凭锦囊感觉到。

    我说:“我身上有个锦囊,别人刚送的。”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锦囊?”

    我想了想说:“金黄色的,上面有一些看不懂的符文。”

    林护士点点头:“那上面是不是有个类似于纳粹符号的图案?”

    我说:“还真有。”

    “这就对了,那个锦囊你戴了多长时间?”

    我说:“有几天了吧。”

    林护士说:“还不晚。”

    “林护士,你能不能边给我按摩,咱们边聊?”

    刚才一闹腾,我差点把背后的疼痒给忘了。

    林护士也反应过来:“你趴床上,我给你按摩一下。”

    我趴下,林护士取出一些药粉撒在我的后背,然后按摩起来。说来也奇怪,按摩一圈后,后背的疼痒很快就消失了。

    林护士问:“感觉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我说:“疼的很啊,不过减轻了一些。”

    林护士继续按摩,没想到她的手艺这么好,我感觉越来越舒服,真希望能多享受一会儿。

    又过了三四分钟,林护士忽然停止按摩,道:“回头你去收费处交二百块钱。都是朋友,你这外加的按摩,我就给你打八折了。”

    我扭头问她:“咋还有外加的?”

    “你这疼痒用上药之后,什么时候好转我都知道。后面你说还疼,都是装出来的吧?”

    我顿时无地自容。

    赶紧转移话题:“林护士,刚才咱说的那锦囊,是不是有问题?”

    林护士说:“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那个锦囊是用来养小鬼的,也叫鬼囊。这种小鬼也叫伏鬼。就是潜伏在人身上,探听人的动向,然后会向饲养它的鬼主报告。

    另外,关键时刻,这东西可以按照主人的旨意取人性命。七天之内,那东西先藏在锦囊里,七天之后他就会藏进你的身体,但你还察觉不出来。

    如果那东西藏进了你的身体,它就会在暗中影响你的意识。说不定哪天自己就钻车底下,或者跳楼,或者投河了。”

    我猛地坐起来,朱先生说是靠这个来帮我的,难道他还真有别的打算?这个耳下长红痣的朱先生,到底是想救我还是打算害我啊?

    “你打算继续戴那东西,还是处理掉?”林姐问我。

    我说:“当然是处理掉,我戴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这东西保护过我。我是不是把它给扔粪坑里,就万事大吉了啊?”

    林护士摇头:“你把它扔了,里面的东西肯定会记恨你,找你的麻烦。另外,送你鬼囊的这个人也会察觉这一点。这样就打草惊蛇了。”

    “扔不得,又戴不得,那我该咋处理?”

    “这个好办,过会儿你找个十字路口,将鬼囊放在地上,用小米圈一圈,圈子里点一支蜡烛,焚一支香,然后念三遍净身避鬼咒。离开就行了。”

    “还得念咒?够麻烦的啊”

    林姐说:“你放心,咒语我会给你写下来,你照着念就行。”

    我又对林护士万分真诚地道了声谢。

    林护士却暗自摇头,抿了一下头发,看着我莫名笑了笑:“我说今晚就告诉我是谁,你想不想知道?”

    我顿时紧张了,木木点了点头。

    林护士又郑重地问我:“秦非,难道你一点都不记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