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3章 断掌

    更新时间:2018-08-22 15:40:19本章字数:4452字

    “你想想,那老乞丐是戴着帽子给齐家人磕头,磕头就是叩首,这‘叩’字,戴个帽子,可不就是‘命’么?”

    我恍然:“还真是这样。那齐家这事后来怎样了?”

    流爷说:“齐家老太爷按照那位高人的指点去了庙里,结果,第一天晚上,他的后背上就增加了一块鬼爪尸斑,不过,这位齐老太爷并没有死。老太爷见自己安然无恙,于是就更加虔诚地诵经念佛,祈求早日摆脱这厄运。

    但接下来,齐家老太爷每天晚上,后背都会增加一个鬼爪印,到了第七天的时候,齐家老太爷儿后背的鬼爪印也就达到了七块。这天晚上,他抬头,竟然看到佛像流下了血泪。但同时,那鬼爪龙盏天灯,也不见了踪影。

    齐老太爷以为这就没事了,但当天回到家以后,齐家就关门谢客,基本上隔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但几个月后,有人发现齐家的宅子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了。

    齐家人上上下下,连同家里的仆人二十几口子,全都失踪不见了。

    据说,当时齐府的一切都好好的,不像是携家带口出逃的样子。当然,也没人看到任何一个齐家人离开齐家外出。

    官府得知此事之后,进行了暗中调查。调查的差役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住进了齐家的宅院,但奇怪的事发生了,每天晚上,齐家房中的窗户纸上,都会出现一些鬼爪手印痕迹,那些调查的差役害怕自己枉送了性命,也就离开齐家。从此以后,齐家的这事,就成了一桩历史悬案。”

    流爷喝了一口酒问我:“你知道齐家人都去哪儿了吗?”

    我摇头,等他继续说。

    流爷笑了笑,把头伸过来,看似要给我一个出乎意料,振聋发聩的答案。

    他刚要说,忽然抬头朝我身后看了一眼,接着脑袋一缩,放下筷子,猫着腰就朝厕所的方向跑。

    我回头一看,林护士走了过来,她正盯着逃跑的流爷,一脸的迷惑。

    “刚才那是谁啊?你朋友?”

    我说:“对,在紫林刚认识的,流爷。”

    “流爷?陈中流?”

    我惊讶地看着林护士,这俩人要是认识那真是狗血了。

    “你认识他?”

    林护士没说话,径直朝流爷逃走的方向走了过去,转眼他拧着流爷的耳朵,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流爷被一个女的拧着耳朵,顿时脸面通红,但他还不敢大叫,怕引来更多人的观摩。只是龇牙咧嘴,不断给林护士打手势,那意思是我改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求姑奶奶放手吧。

    我忽然明白,昨晚的时候,流爷肯定是看到了那个假的林护士,没分出个真假,这才被吓跑的。

    到了餐桌跟前,林护士才把流爷放下。

    流爷揉着耳朵,苦逼着脸对我道:“秦兄,让你见笑了,我师姐她就是这么……”

    林护士拿眼一瞪,流爷接着道:“我师姐她就是这么好!对我那是万分的关心,一个月不见,她就担心我饿肚子。今天,肯定是给我送生活费来了。”

    我说:“给你送生活费来了,你跑个啥啊?”

    林护士噗嗤一笑:“陈中流你让我找的好苦啊。”

    流爷刚要解释,我先问:“林姐,流爷喊你师姐,你们肯定是同门了。我看得出你和流爷都是有些手段的,不知道你们入的是哪一门哪一派啊?”

    林护士问:“你觉得呢?”

    我说:“你能对付水倒,打劫路的小鬼;流爷能对付胡天元那妖道,你们肯定是道门中的茅山派吧?”

    流爷听后也笑:“我和林师姐确实是玄门中人,但我们不是什么茅山的,我们这个派别比较特殊,你可能没听说过。”

    我说:“看你们的手段,不是茅山的什么?按小说里的那些标准,肯定是啊,对了,你们也是龙虎山的吧?”

    流爷摇头,正了正身,刚要给我大吹一气,我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接过来之后,对面传来一男人的慢条斯理的声音:“秦非是吧?”

    我说:“我是秦非,你是哪位?”

    “我是哪位你先不用管,你听听这个人的声音,想想,她是哪位?”

    “哥,我是英子……”

    我猛地站起来:“英子?”

    “听清楚了吧?英子在我手上。”

    我说:“你到底是谁?想干嘛啊?”

    “呵呵,你不用着急,在达到目的之前,我们不会对英子怎么样的。换句话说,英子的安危,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做,她就不会出任何问题。”

    我说:“说你们的条件吧。”

    “昨晚你去了一个地方,带走了一样东西,对吧?”

    我心中一颤:“你想要那件东西?”

    “不,我只是想说,那件东西,虽然出自我们何家的地盘,但它毕竟不是我何家的。既然你拿去了,我们也不打算要。今晚,我只想和你见个面,给你看一样东西。”

    “给我看一样东西?啥东西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晚些时候,我会把会面的地址发给你,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你可以带一个朋友过来。”

    说到这里,那人就挂了。

    林护士和流爷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与那人的通话内容一说,林护士说:“刚才我去英子那里,发现她不在,还以为她跟你在一起呢。到了这里,我看到中流,还没来的及问你呢。那些人,可真够快的。”

    流爷说:“何家人绑了票,不要钱,不要东西,还要给你看一样东西,这可真是邪门了。”

    林护士分析道:“那盏灯关乎何家人的生死,他们没有理由不拿回去。既然他们说明了不要,那么这也许是一种欲擒故纵的计策。”

    流爷竖起大拇哥道:“师姐,你太聪明了,跟我想的一样。”

    林护士说:“你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呢?”

    我说:“林姐说的对,关于这灯,我也只是刚听流爷讲过那个故事,一时还琢磨不透,到底和我身上的七星咒有啥直接的关联。接下来,我小心便是。今晚,我倒要看看何家人又出什么幺蛾子。”

    林护士思索了一番,说:“不管怎么说,今晚何家人的目的应该与他们举行的那次冥婚有关系,你还是要多加小心,可不要再着了他们的道。”

    流爷说:“师姐放心,今晚我陪秦非过去,保证他万无一失。”

    林姐点头对我道:“那就让中流陪你去吧,但愿他能起到砥柱的作用。我呢,就负责外围,接应你们。”

    整个下午,我和流爷一直在等对方的电话。五点钟的时候,对方发来一个地址:“今晚十一点三十分,明辉路,13号,5号楼,不见不散。”

    流爷看了,捏着下巴琢磨道:“十一点半……时间还早,我觉得,咱们可以先去探探路。”

    林姐道:“现在还早,去了很容易被发现。等天黑了,再行动也不迟。”

    天黑下来后,我们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打了辆车,直奔这个地址而去。

    为了避免被发现,我们在距离这个地点五十多米的地方下车,分散前行到了附近。

    我们远远一看,这里好像是一所搬迁了的学校旧址。

    林姐有些惊讶:“这不是朝辉医学院的老校区吗?”

    我说:“昨晚给我寄东西的史晓燕他们,就是在这所学校失踪的,齐家大小姐齐焱的尸体,也曾经在这里存放过。”

    林姐点头,盯着沉寂在黑暗校园里的楼房说:“没错,何家人选在这个地方,肯定和齐家大小姐的尸体有关。”

    流爷听我们说完,有些摸不到北,问咋回事。

    我和林姐简单把昨晚收到梳子,又去史晓燕家的事跟流爷简单讲了一遍。

    流爷道:“看来,流传了几百年的齐家消失之谜,今晚要解开了。不过,我怕何家人给咱在这里下套,咱们可得合计合计,怎么先给他钻个洞出来。”

    我瞅着里头的楼房,问林姐:“这学校有后门吗?”

    林护士想了想:“有后门,不过,西侧有一段墙非常矮,从那个地方进去,应该更好。”

    绕到西侧的小巷子里一看,果然有一段矮墙,更方便的是,墙底下还停着一排汽车,几乎把小巷子给堵死了。

    流爷爬到汽车顶上,非常轻松地上了墙,瞅了瞅里面,给们打了安全的手势,翻身进了院子。

    我和林护士紧随其后,落地之后,我们仨跟做贼似的,猫着腰到了一个隐蔽处,先藏好了。

    流爷说:“师姐,你在这里等着,我和秦非先摸到那楼跟前看看情况。”

    林护士说:“你们小心点,如果事情不对头,赶紧出来,我在外面接应你们。”

    我和流爷看着楼上的编号,很快摸索到了那座所谓的5号楼。

    5号楼侧面,有个白色的铁牌子,上面写着:“医学实验楼。”

    我说:“这么多楼房,单选这座实验楼,肯定有猫腻。”

    流爷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随即,他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时间还早,何家人肯定想不到咱已经摸到了这里,咱们进去之后一层一层地去摸。找到英子之后,能打对方个措手不及,把人救出来最好。如果行不通,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我说:“好,那我先撒泡尿准备一下。”

    流爷也解开裤子,尿着说:“我看你是紧张了吧?”

    我说:“我这叫轻装上阵。”

    流爷说:“跟我想的一样。”

    见周围没人,我们打开楼侧的一扇窗户,爬了进去,进到了这座楼的第一层。

    这座楼是南北两排阴阳面的结构,我看左边,流爷看右边,很快,我们就把第一层的二十多间教室,实验室搜了个遍。这一层的房间大都没锁,里面的课桌椅,实验器材早就搬空了。最后,我们把男女厕所都摸了个遍,也没有任何发现。

    上了二楼以后,我们还这么办,就这么搜到四楼,我和流爷喘着大气,累得跟狗似的,鬼影也木见一个。

    流爷掐着腰,抹着脸上的汗,说:“哎哟,不行,这么弄忒费劲了,我看这样吧,上边四层,咱们分开,每人两层。你摸七八,我摸五六。”

    我说,行。

    歇息片刻,我径直上了七楼。七楼没什么发现,这楼层越高,越不容易逃跑,所以我觉得这八楼肯定也不会有人。

    到八层,查到中间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前面有个房间竟然亮着灯,学校早就断了电,这应该是点了蜡烛之类的。

    我愣了一下,看来我和流爷都特么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啊,人家在八楼点着灯呢,我们自作聪明,嘚吧嘚分析着,一层层瞎找呢。

    我刚悄悄摸到这教室跟前,看到门窗都是关着的,并且都有厚厚的窗帘遮挡,门牌上写着:“人体标本储存室。”

    我听了一下,里面没有任何声音,随即慢慢推开了门。

    进去之后,我看到这间储存室中间的一张宽桌子上,点着一支很粗的白蜡烛。

    蜡烛周围一圈放着许多巨大的玻璃瓶子,这些瓶子呈白色,有三四十公分高,里面都有液体,液体里都悬浮着一样奇怪的东西。

    由于光线暗淡和液体浑浊,我没看清到底是什么。

    我奇怪地走到跟前,弯腰仔细看了看这瓶子里的东西。看清楚里面的物件的时候,我头皮顿时一麻,不禁后退了两三步。

    瓶子里装的,竟然是一只只的人手!

    这些人手全都是从手腕的位置切割下来的,它们悬浮在液体中,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姿态。

    围着走了一圈,我还发现,这些手都像是要去抓什么东西的时候被砍下,之后一直保留这个形态。

    此时,我忽然想到史晓燕的那本笔记里,全是血手印,她是不是在暗示我们,这些手是解开问题的关键呢?

    另外,很明显,何家人让我们来这里跟他们谈判,第一个目的,就是要让我们看到这些手的标本。这也是他们选择实验楼的目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学校在搬走的时候,没有把这些手的标本带走。

    难不成,何家人也想借助我们,解开这些手隐藏的秘密?

    我这脑子顿时又空了。

    猛然间,有个隐隐的,沉着有力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走进这间屋子,你看到的不是残断的手掌,而是一个亘古天机大秘的端倪,你从此将面临着无尽的磨难与挑战,你的人生之路,将彻底被颠覆,你想留下,还是想出去?”

    我说:“我出去想想,再回来吧。”

    我转身刚到门口,流爷一阵风似的冲进来,把我撞飞进去三四米。

    我差点爬不起来。

    卧槽,不让出去,看来这都是命啊!

    那个声音又在我耳边隐隐响起:“为了姜美,你也会毫不犹豫的留下的。”

    我看了看周围,没其他人。

    流爷见我发呆,赶紧扶起我:“咋,吓傻了?”

    我晃了晃脑袋,说:“木事,你快看看这里面的东西。”

    他走到那些瓶子跟前一瞧,也是大为惊骇。随即,他说:“看来,齐家这个流传了千年的秘密,终于要解开了。兄弟,你也有救了。”

    我点点头,想着刚才那个奇怪的声音,自知,整件事情远不止于齐家的秘密这么简。

    或许,今晚真的是我命中的一个巨大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