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那家伙在偷看我

    更新时间:2018-08-22 16:10:10本章字数:1872字

    终于,我和温睿还是走到了滚床单的一步。虽然我知道,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

    那一晚,我们异常疯狂!从客厅到房间,再到浴室,直到精疲力尽……

    *

    我和温睿的关系……比较复杂!

    八年前,他酒驾超速,撞死了我的父母。而后为了赎罪,收养了当时才10岁的我,成了我的法定监护人。

    这八年来,温睿对我还是不错的。吃穿用都是最最好的。对于我不时的刁蛮任性,也十分的包容。

    可我终究还是难忘父母的死,只要一想到他们浑身是血的被推进急救车的样子,就会忍不住的生出怨恨和隔阂。

    我刚被温睿接到身边的时候,心里的仇恨尤其深重。曾一口气砸坏温家所有车子的玻璃,在温家的别墅里放火,在温睿的食物里放老鼠药……

    放老鼠药的那一次,温睿没有防备的吃了被我加了料的食物,差一点就丢了命。幸好温家人见我当时的神情有异,觉出不对劲,及时送温睿去了医院。

    也是那一次,我彻底的惹恼了温家人。

    温睿的外公温正言,将我关进小黑屋,说要饿我三天三夜治一治我。

    我倔强的站在角落里,不哭也不求饶,只怨毒的在心里将温家人诅咒了千万遍。结果才一个晚上,原本体质就不好的我,因为受不了寒冷和饥饿,发起了高烧。等到温睿从医院里回来,已经没有了意识。

    因为这件事,温睿和温正言发生了争吵。他责怪温正言,不该对一个小孩子这么的狠心!

    温正言则觉得,我是一个满腹仇恨的祸害,留在身边迟早出事,并建议温睿将我送走。

    温睿却很坚决的说:“我欠米悦一个家,只要我活着,就绝对不会将她送走,无论她怎么对我!”

    那几天,温睿绝口不提老鼠药的事,不顾自己病情未愈,亲自照顾我。

    我发烧,他喂我吃药;我怕冷,他将我抱在怀里取暖;我闷闷不乐,他耐心的给我讲故事……只要是父母该做的,他基本都做到了。甚至表面上,他比我的父母还要宠溺我。宠溺到温家的亲朋好友都看不下去了,每每提到我,都是一口一句“温睿养出来的混世小魔王”,好像我没有名字似的。

    可是有什么用?他再好,也不是我的父母。我只想要我的爸爸妈妈。

    今天,是我的18岁生日。一大早我便约了一帮朋友,厮混到半夜才回去。谁知刚刚推开客厅的门,却看见温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我。

    “现在都几点了,你……”

    看见我回来,温睿生气的说。话才说到这里,却发现站在门口的我,一身打扮夸张又另类,活像个外星人。脸上的表情就变得跟见了鬼似的,口中的话语也不自觉的顿住。

    他上上下下的对我又是一番打量,半响,才不确定的问:“你是……悦悦?”

    我白了他一眼,一边走向沙发,一边没好气的说:“除了我,还能有谁?大晚上的你不经过我同意,来这里做什么?”

    我话才说完,温睿的脸色又一变,看向我的目光阴沉的如同狂风暴雨。

    我被他看的心里发毛,谁知他又忽然走近我,什么话都不说,像拎小鸡般直接将我拎进了洗手间。

    我吓了一跳,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大声尖叫:“温睿,你要干嘛?快放开老子!”

    温睿却满是怒火的说:“看看你这鬼样子,哪有个学生的样!”说着将我按在浴缸里,然后打开水龙头,直接往我的脸上浇水。

    冰冷的水柱刺激的我睁不开眼,我又生气又难受,忍不住一阵激烈的挣扎怒骂:“臭温睿,你变态啊……”

    温睿却不理会。扯过一旁的毛巾,就着流水,粗鲁的擦拭着我脸上的浓妆。

    他用的力气一定很大,因为我的脸皮被擦的一阵生疼。

    我心里越发的恼火,挣扎着坐稳身子,然后用力一推温睿,骂道:“臭温睿,你弄疼老子了!”说着揉了揉被擦痛的皮肤,恨恨的瞪着他。

    温睿被我推的往后微微仰了仰,很快又稳住了身形。他看着我,一阵皱眉。刚想说什么,目光却忽然在我的胸口顿住。

    我以为我的胸口沾了什么脏东西,刚想低头瞧一瞧。却见温睿又迅速收回目光,而后面无表情的说:“给你15分钟的时间,洗干净了出来!我有话和你说。”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浴室。

    这是什么态度!!!

    我又是一阵气愤,感觉近两年来,我脾气变软了,温睿却越发嚣张。总是一副凶巴巴的命令语气,看着就让人来气。

    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声的说:“你说15分钟就15分钟吗?老子偏要洗25分钟!”

    回应我的,却是一声沉闷的关门声。

    我又是一阵恼怒,要不是身上湿漉漉的太难受,真想冲出去和他好好理论一番。

    这么嚣张,给谁看啊!

    气鼓鼓的调了下热水器的温度,我妥协的一边放水一边脱衣服。却忽然发现,今天穿的V领纱裙因为被水浸湿,竟处于一种半透明的状态吸附在身上。整个胸脯的线条被勾勒的清清楚楚,看起来……分外的波澜壮阔……

    以前霏霏总调侃我,说我发育的好,我还骂她是流氓。现在这么一看,好像她说的是事实。只是以前穿校服和休闲装,没怎么注意。

    我也没太在意,脱了衣服便舒服的往热水里一躺。这个时候,却忽然想到温睿刚刚盯着我胸脯看的样子,心里猛地一阵恍然。

    靠!原来那家伙刚刚是在偷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