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打赌

    更新时间:2018-08-22 21:30:10本章字数:1299字

    萧玉琢回到自己院中,思来想去,觉得这么干熬着,也不是办法。依着景延年对郡主的讨厌程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触了他的霉头。

    既然他不喜欢自己,那不如自己直接跟他说和离?

    长公主指望着景延年能护着她,可倘若萧家真出了事儿,景延年只怕恨不得她立马跟萧家一块儿完蛋吧?哪里会护着她?

    “梅香,叫厨房里做些点心来。”萧玉琢吩咐道,“我给郎君送到书房去。”

    梅香吓了一跳,“郡主,您、您怎么还敢往书房里送东西?您忘了以前……”

    萧玉琢皱起眉头,以前郡主往书房里送汤送饭,几乎每次都被不留颜面的轰出来。有几次两人大吵起来,若不是景延年不跟女人动手,只怕他们能打起来。

    “今日我会小心。”萧玉琢执意要去,梅香只好胆战心惊的跟着。

    到了书房外头,萧玉琢叫梅香留在院门处等她。

    和离的事情,还是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比较好说出口吧?

    她独自提着食盒走向书房,书房门口有一株硕大的槐树。一阵风过,地上树影斑驳。

    萧玉琢被风这么一吹,顿住脚步。既然景延年这么讨厌她,她送小食前来,他会不会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就将她哄走?

    萧玉琢皱起眉头,望了眼书房开了一扇的窗户。

    阳光浓烈,窗内的情形却是看不清楚。

    她犹豫片刻,转身又往回走。索性将食盒交给梅香,空手找他去说和离。

    没了食盒,她又往书房走去。还没走到槐树下,她却再次站定。

    长公主语重心长的话,回响耳畔。“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只怕萧家护不住你……”

    长公主对她的慈爱维护,她就是瞎也能看到。萧家身处危机之中,她嫁给了当今圣上的心腹之臣,母亲没想着让她帮衬娘家,只想着怎样才能护她周全……

    人心都是肉长的,长公主这般为她着想,她却背着母亲,私自和离,母亲一定会伤心欲绝吧?

    萧玉琢在书房院中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懊恼的揪着头发,“第一次发现我竟也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

    她愤愤咬着牙根,将心一横,转身走出了院子,心中念着,“不能让母亲伤心,和离之事,日后再说吧。”

    书房半开的扇窗后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修远,你输了!”一身靛青绸缎长衫,身形修长透着矜贵之气的男子笑看着景延年说道。

    景延年皱眉,望着萧玉琢离开的背影,眼中略有疑惑。

    “你说她一定会进来,来来回回十二趟,结果怎样?”男子笑的得意,“晚上的酒席,你可躲不掉了。”

    景延年眼眸微垂,叫人瞧不清他的神色。

    男子笑嘻嘻的走近他,“我瞧寿昌郡主颇有些意思,当初满长安城追着你也不见她有羞涩,如今不过来往一趟书房,倒好似多为难似得?”

    见景延年不说话,男子凑近他的耳朵,半开玩笑的说道,“可惜了那食盒里的好饭菜,不如你将她叫回来,让吾逗逗她,刚才打赌的事儿,就算了!”

    景延年猛的抬头,一双眼眸漆黑如墨,无波却凌厉,“纪王繁忙,某就不留纪王用饭了。”

    男子一噎,瞪眼看他,“舍不得啊?那晚上的酒席?”

    “某定然前往。”景延年拱手将纪王送了出去。

    纪王出了景府,翻身上马,嬉皮笑脸立时收敛换做满面严肃,吩咐手下人说:“速去告诉那几位大人,将参奏萧家的折子都撤下来。”

    手下心腹微微一愣,“如今是重创萧家的大好时机……”

    “景延年并非如传闻中厌恶寿昌郡主,若他肯为萧家在父皇面前美言,参奏萧家非但无用,反而会得罪他。”纪王说完,抬眼望了望金灿灿的“景府”门匾,轻抿薄唇,夹紧马腹嘚嘚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