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不要她的命

    更新时间:2018-08-22 21:30:11本章字数:1551字

    萧玉琢垂眸看着这颇有些胆大的丫鬟,淡淡一笑,“你暗自在郎君茶中下药,还敢问自己有何过错?”

    青池眼睛飞快的一转,“可是郡主……这、这不是您吩咐婢子的么?”

    “大胆!”萧玉琢眉梢微挑,“当着我的面,你还敢诬陷我?”

    “婢子不敢,以往郎君饭食、茶水中所下之药,都是郡主吩咐婢子调制的……”青池委屈辩解。

    萧玉琢冷冷一笑,“你也说了,那是以往,今日可有何人吩咐你下药?”

    青池面色一滞,“婢子以为……”

    “你以为?”萧玉琢轻笑出声,“那就是说,今日并没有人吩咐你了?”

    青池嘴角有些僵硬,“是,可是……”

    萧玉琢踩着高头屐,向她靠近一步,青池的脸色略显青白,“可是什么?没有主子吩咐,私自往郎君茶里下药,你居心不轨,往重了说,你这是谋害主子之嫌!”

    “婢子没有!”青池吓了一跳。

    “根据《大夏律例》谋害主子,是什么罪过?”萧玉琢抬眼问梅香。

    梅香冷哼一声,“依律当鞭笞或杖刑致死。”

    萧玉琢微微一笑。

    好字还未出口,青池便向前跪爬了几步,抱住她的腿脚,哀哭道:“郡主饶命,婢子没有要害郎君,那不是要人性命的药,是……是春药啊,婢子是为了郡主。”

    “呵,倒是为我考虑呢?”萧玉琢俯身看她。

    青池头皮发麻,垂目不敢看她,仍旧嘴硬道:“以前郡主都是这么做的,今日婢子虽是自作主张,却也是为了郡主和郎君的关系着想……”

    萧玉琢点点头,突然问了一句,“这么说来,是你自己的主意?”

    青池一愣,片刻之后才点头承认,“是,是婢子……”

    “好,自今日起,青池不许在我跟前伺候,只能在院中洒扫。”萧玉琢一脚踢开抱在她腿上的人,居高临下,口气淡漠。

    青池愕然抬头,“郡主不许婢子在跟前伺候,那日后谁为郡主调制药材呢?”

    “郡主,不若叫菊香回来吧?”梅香上前一步,低声说道。

    青池脊背一僵,恨恨瞪了梅香一眼,“郡主,婢子日后再不敢自作聪明,必定事事听从郡主吩咐,求郡主……再给婢子一个机会吧?”

    “郡主不要你的命,就是对你宽仁大度了,你还敢舔着脸求机会?”梅香啐了她一口。

    青池抹了把脸,“我知道梅香姐姐和菊香姐姐一条心,早因为我揭发菊香姐姐勾引郎君的事情而恨了我……”

    梅香闻言,勃然大怒,脸面涨红,“你、你这贱婢……”

    梅香心下委屈,噗通也朝萧玉琢跪了下来,“郡主明鉴,婢子一心一意只忠于郡主,岂会和旁人一条心?”

    萧玉琢点头轻叹,“我自然是信得过你的,只是这洒扫的丫鬟,怎么还在正房之中?还不叫人将她打出去?”

    青池怔了一怔。

    梅香欢喜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来人,将青池这丫头给打出去!”

    青池被粗使婆子架着扔出正房。

    她一个娇滴滴的大丫鬟,哪儿受过这种委屈,眼眶里立时就含了泪。

    梅香站在门廊下,面色清寒的看着她,“当初害别人的时候,就该想到,自己早晚也有这么一天!”

    青池想喊叫求饶。

    一旁的粗使婆子得了梅香的眼色,立时上前,“啪啪”两个耳刮子扇在她脸上。

    她被打得头晕目眩,粉白的小脸上指头印子如贴上去一般刺目。

    梅香冷哼一声,转身进屋。

    萧玉琢坐着厚厚的波斯地毯,手托着下巴支在矮几上,眯眼不知又在思量着什么。

    梅香收声敛气,自从那一日,郡主上吊假死被郎君羞辱了以后,就变得格外不同。以往郡主的情绪都在脸上,可如今,越发叫人看不透了。

    “青池吃了苦头,定会按捺不住,叫人盯紧了她,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萧玉琢吩咐。

    梅香颔首应是,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郡主怎的不趁今日的机会,将菊香叫回来呢?”

    萧玉琢抬头看她一眼。

    梅香眼神干净纯粹,似没有太多心思。

    她微微一笑,“我恨她勾引了郎君,怎么会轻易叫她回来?”

    “那是青池的诬陷啊,郡主怎么还相信……哦,婢子明白了。”梅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低声问道,“郡主以为会是谁在背后指使青池给娘子下毒?”

    不提下毒还好,这么一提,萧玉琢竟觉得下腹一阵坠坠的疼。

    她眉头微蹙,摇了摇头。

    “是王氏么?想要害的郡主不能为郎君诞下嫡子,她就好生下庶出的孩子……”梅香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