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来者不善

    更新时间:2018-08-22 21:30:11本章字数:1708字

    景延年落座,萧玉琢看了退得远远的青池一眼。唤了门外的王氏进来布菜伺候。

    她正欲告退,景延年抬手握住她的手,拉她在他身边坐下,“别人伺候,我不习惯。”

    萧玉琢瞪眼,仿佛见了鬼一般。

    他俩一共就吃过那么一次饭,她只为他夹了第一筷子以后就各吃各的了!何来的习惯?感情没她伺候的时候,他就没吃过饭?

    王氏拿着筷子,僵在一旁。

    景延年不等萧玉琢为她布菜,倒是先夹了一筷乳酿鱼放在她面前白玉牒中。奶酪的浓香加之黄河鲤鱼的鲜美,又有猪肉香菇虾米为辅料,直叫人嗅之便垂涎欲滴。

    他不苟言笑的严肃面孔上,此时更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恍如谪仙神祗的脸庞,越发光彩照人。

    一室黯淡,唯有他亮如辰星。

    萧玉琢几乎能感受到王氏身上的怨气,和角落里青池头来怨毒的目光。

    景延年为她夹菜,好似上了瘾一般。一顿饭,吃得越发“有滋有味”了。

    一直到撤下食案,景延年才叫王氏和青池离开。

    “郎君好大恩宠。”萧玉琢简直哭笑不得。

    景延年眸底似有暗流涌动,“你既想利用我,那我就给你利用。”

    萧玉琢微微皱眉,片刻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青池想要害她,却用了让她身体一点点淤积寒毒的慢法子。仗着她不受宠,还想勾引了郎君,借势搏宠。

    如今发现景延年突然对她恩宠有加,自然会越发沉不住气。人一旦着急就会乱了手脚,那她身后藏着的人,也就藏不住了。

    萧玉琢此时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

    先太子刺杀圣上,景延年护驾有功,圣上擢升他为三品的羽林大将军,并赐封号怀化大将军。

    而先太子则被贬为庶民。

    萧玉琢从娘家多少打听出眉目来,先太子不成气候,但毕竟曾经是太子。当今圣上怎么可能真的容得下他?所以这次的刺杀,究竟是先太子的放手一搏?还是欲加之罪?

    唔……不是她们这些内宅夫人可以妄加猜测的。

    她要操心的不过是擢升之后的烧尾宴,以及上烧尾。

    所谓烧尾,这里头还有个典故,说黄河中下游有个地方叫“龙门”,两岸峭壁对峙,水流很急,每年春天黄河鲤鱼们溯水而上来到这里,如果有鱼能够越过龙门,立即就会有云雨生成,天火降下击烧鱼尾,鱼就此化为龙啦!

    是以长安人当了大官或升迁后,要请亲朋好友及圣上吃饭。所设宴席,则为“烧尾宴”。

    圣上深居宫中,轻易请不动,送一席山珍海味入宫请圣上品尝,则为“上烧尾”。

    这烧尾宴和上烧尾,是对这家女主人能干与否的一次考量。

    郡主性格大大咧咧,不重细节,长公主对她十分不放心,专门又从公主府里送来两个厨艺精湛,且能镇得住场的庖厨来帮忙。

    “别看只是一个烧尾宴,若是办得好,那就是锦上添花。若是搞砸了,定会沦为长安城的笑柄!”长公主反复叮嘱。

    萧玉琢明白了这宴席的重要,自然是不敢大意,将所列食帐反复看了几遍。其中细节更是跟家中庖厨厨娘再三商议。

    每一道菜她都亲自过目,大热的天,大厨房里十几个锅灶齐开,身处厨房如同置身一个硕大的蒸笼,人都要被蒸熟了,丝毫不夸张。

    她的衣衫,湿了一遍又一遍。

    厨房里从上到下的庖厨到烧火丫头都紧张的不行,唯恐这平日里最是焦躁没耐心的郡主,万一热急了再将锅灶给砸了可怎么办?

    可自始至终,郡主都面含微笑,从容得体,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以往总听说郡主暴躁,动不动就挥鞭子动手打人,我看呐,都是误传吧?”

    “这灶房里惹得神仙都要冒烟儿了,最是考验人耐性的地方,郡主一点脾气不动,会是性格暴躁的主儿?”

    下人们虽不起眼儿,但消息传播最快的就是他们。

    烧尾宴还未摆上席面,郡主亲自操持烧尾宴,并颇有耐性的美名却已经暗中流传开。

    寿昌郡主的大名,长安城里谁没有听说过?听说这次的烧尾宴是她亲子操持,本想大饱口福的人都不由叹息摇头。

    “原想着圣上宠臣的烧尾宴,必能大饱口福,寿昌郡主操持,啧啧……”

    “萧家怎么也得帮衬着不是?几百年的老世家了,那祖上流传下来的菜谱秘笈,不会差了吧?”

    话虽不错,可点头附和的人却没几个。

    烧尾宴宾客众多,萧玉琢让菊香盯着厨房,她则在前厅接待女客。

    她一早便派人去请婆母景夫人前来。

    景夫人轻易不愿踏足长安城,宁可守着城外田庄,儿子升迁总该出面吧?

    没想到来的却是舅母杨氏。

    “有劳郡主亲自在门口迎接!”杨氏哈哈笑着走下马车。

    她脸上得意的笑容甚是扎眼。

    门口已经停了不少的马车,许多名门贵妇在门口相互招呼,还未进得大门。

    听见杨氏笑声,便是已经进了门的,此时也都回过头来,好奇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