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打脸

    更新时间:2018-08-22 21:30:11本章字数:1616字

    菊香从外间进来,慌忙跪在床边,紧张的看她。

    萧玉琢摊开被簪子扎伤的手,“没事,一点小伤。”

    菊香连忙从怀中摸出银针,为她止血包扎。她忐忑的一直不敢抬头看向萧玉琢。

    “你怕什么?”萧玉琢笑了笑,“是我将你们派到别处,唯恐烧尾宴出了篓子,自己却大意了,不怪你们。”

    菊香嗯了一声,却明显带了鼻音。

    “哭了?”萧玉琢有些惊讶,“我以为第一个哭的会是梅香呢?”

    菊香平日里不苟言笑,也不似梅香那般活泼爱开玩笑,沉稳超出她的年纪。

    “若不是郎君来的及时……”菊香咬着下唇,将下唇都咬的苍白无色。

    萧玉琢点点头,“说也奇怪,他不在前厅招待宾客,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

    菊香摇头不知,为她包好了手,又行针将梅香唤醒。

    梅香愣怔了好久,才恍惚弄明白她晕倒的这段时间,惊心动魄的发生了什么。

    她脸色苍白的好久都回不过神来。

    萧玉琢重新换好了衣服,又要出门,她还愣愣的,没有回魂。

    “郡主不必去了,郎君必会安排人替郡主送女宾。”梅香战战兢兢的说。

    萧玉琢缓缓摇头,“阿娘交代了,这烧尾宴甚是重要,还是我亲力亲为的好。”

    景延年能派谁替她送客?无论派谁,都会显得她这主母没用。更会让人因她而揣度萧家。

    萧玉琢来到花厅的时候,舅母杨氏已然喝高,拉着跪在她身后布菜的王氏,媳妇儿长,媳妇儿短……

    她刚封了五品的诰命,景延年不为母亲请封,却单单为这个舅母请封,可见景延年对她的态度。

    想要巴结景延年的大有人在,杨氏不知礼,也少不了人阿谀奉承。

    萧玉琢迈步进门,气氛实在尴尬。

    “瞧着吧,寿昌郡主若还能忍下这口气,不动鞭子,我干了一壶酒!”

    “呸,一壶酒算什么?她若能忍了这口气,我一口吞了这箸头春。”

    箸头春乃是炸鹌鹑,肉质细嫩,酥香脆鲜,焦香扑鼻,味道极佳。经萧玉琢和庖厨商量改良之后的箸头春摆盘之后更是鲜亮诱人。

    细嚼慢咽甚有滋味,一口吞了可不容易。

    众人喝了酒后,都有些神情亢奋的看着萧玉琢,准备近距离看看这寿昌郡主是如何鞭打长辈的。

    有些好事儿的甚至盘算着,明日好叫自家夫君参奏萧家个教女不严,纵容萧家女鞭打圣上亲封的诰命夫人!

    众人闪烁的目光之下,花厅静的落针可闻。

    “你才是我心满意足的媳妇儿啊。”杨氏拉着王姨娘的手,长叹一声,在这寂静的花厅中,格外的刺耳,“当初若不是她仗势欺人,也不至于委屈了你。”

    萧玉琢含笑的脸立时沉了下来。

    气氛紧绷,剑拔弩张。

    梅香愤然上前,她是丫鬟,她动手总好过郡主动手。

    萧玉琢却一把拉住她。

    “郡主不消亲自……”

    “我与郎君虽舍不得,但郎君纯孝,”萧玉琢开口说道,“舅母这般喜欢王氏,那——只好将王氏送去表弟家了。”

    王姨娘一听,立时僵住,笑意尚在嘴角,一时显得脸面扭曲,好不可笑。

    舅母杨氏大约真的有些醉了,还跟着点头附和说,好。

    王氏一听就急了,用宽大的袍袖遮挡着,偷偷掐了杨氏一把。

    杨氏嗷的惨叫一声。

    周围暗笑声不断,多有那好事的人,眼巴巴的等着看接下来的热闹。

    “作死啊?”杨氏低声喝了一句。

    王氏见她不清明,哭着跪爬向前,抱住萧玉琢的腿,“郡主开恩,郡主开恩……婢妾,婢妾还要侍奉郎君,求郡主不要将婢妾送给旁人呐!”

    杨氏这会儿似乎才回过味儿来,她抬手猛拍了一把食案,“郡主好大脸面,我刚说了喜欢她,你便要把她送出家门?这就是你的孝道吗?”

    萧玉琢不仅不气恼,反而笑嘻嘻的说道:“舅母大约听岔了,我不是要把王氏送出家门。知道您喜欢她,是要把她送到您家里去,与表弟举案齐眉,也好时时侍奉在您身边。”

    周遭的笑声,越发大声。

    杨氏的酒猛然间就醒了几分,她脸上讪讪,谁叫她嘴贱管王氏叫儿媳妇?

    萧玉琢让个贱妾与她的宝贝儿子举案齐眉来打她的脸,她竟也无话可说。

    “哼,我的意思乃是,王氏也比你会操持家务,你竟故意曲解我的意思?我定要与年儿好好说道说道!”杨氏老脸一红,故意撒酒疯借题发挥道,“这是什么饭菜?今日乃是烧尾宴,瞧瞧你准备的东西……”

    她话没说完,宴席上的妇人却皆变了脸色。

    王氏也大急,“舅夫人!”

    杨氏不满,“打断我作甚?!”

    萧玉琢眯眼轻笑,“舅夫人大约记不得了,这烧尾宴乃是得了圣上夸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