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敢伤我妻

    更新时间:2018-08-22 21:30:11本章字数:1537字

    菊香将琉璃盏放在矮几上。

    景延年长手一捞,便将那白玉碗端在手中,他修长有力的手,捏着那精巧的白玉勺子,精致的碗勺都变得英武起来。

    他一口口吃着拿冰镇过的樱桃浇酥酪,喉结微动。

    萧玉琢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他的脸上。也难怪当初的郡主对他那般放不下,他这浑身的气度,一举一动流露出来的霸道之气,真是天生的大将。更有一张那般浓眉星目鼻梁英挺的脸,男色真是比女色更叫人毫无抵抗力。

    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竟心猿意马,萧玉琢连忙转开视线。她是早晚要和离的人,管他长得帅不帅!

    “这次是出自大内,上次在府上乃是死士,由此来看,是宫里的人在同我过不去?”萧玉琢皱起眉头,郡主原本那嚣张跋扈的性子,难道是得罪了宫里的谁?

    可原主没心没肺的,除了景延年的事情,其他一概不放在心上。她绞尽脑汁,也没理出头绪来。

    景延年吃的干净,舒坦的轻叹一声,扔下碗,“他还供出了青池。”

    “啊?”萧玉琢瞪眼,嘴巴微张。

    许是她这幅惊呆的傻样取悦了景延年,他竟微微笑起来。

    不笑已是光华满室,这么一笑,满室黯淡,唯有他夺目耀眼。

    萧玉琢皱眉,“不是说是个哑巴么?”

    “谁说哑巴就不能招供?”景延年倾身靠近她,语气颇有几分嘲讽的意思。

    萧玉琢撑着身子,坐远了几分,“果然与青池有关,那郎君打算如何?”

    景延年盯着她的脸,缓缓说道:“敢伤我妻,我如何能放过?”

    她心中突然就漏跳了一拍。

    “青池不尊主母,胆敢有加害之心,将她拿下。”景延年扬声吩咐道。

    正房外头立时有人应声,原来他早有准备。

    萧玉琢抬眼看着他,他眼眸幽深,如滴了浓墨,墨色不化,深不见底。

    “好生等着。”景延年轻慢说道,说完,他便起身离开。

    他走了好久,萧玉琢乱跳的心才堪堪平静,可正房之中却还有他身上那种檀木的清香挥之不去。

    萧玉琢皱眉道:“点了熏香来。”

    菊香一愣,“天热不适宜……”

    被萧玉琢目光一扫,她立时垂头凝声,亲自点了波斯来的熏香,放进龟鹤铜香炉中。

    萧玉琢在萧家遇刺的事情,被萧家遮掩了下去,竟没传出一点儿风声来。

    若是以前,萧家定然早就闹了起来。可如今萧家本就处在风口浪尖,刺客又来自大内,一招不甚,真有可能满盘皆输。

    “竟然只是让人送来些补品锦帛。”已经能起身的梅香看着萧家送来的礼单,撅嘴嘟哝道。

    萧玉琢轻笑了笑,“能送东西来就成了。”

    “郡主不怪萧家薄情,不为郡主撑腰?”菊香低声问。

    萧玉琢缓缓摇头,“我一个出嫁的女儿,需要娘家撑什么腰?”

    “可毕竟是在萧家出的事儿啊……”梅香的不满都写在脸上,好似她家郡主受了莫大的委屈。

    萧玉琢轻笑摇头,“萧家送了这么许多的东西来,便是他们心有愧疚。”

    而她要的就是萧家人的愧疚之情,如此,等日后她和离之时,萧家人也会多几分担待之心。

    如今最为困扰她的,还是那来自宫中的杀机恶意。一开始叫青池对她下毒,想叫她不孕。后来按捺不住,又想要她的命。究竟是宫中的哪位?

    究竟是针对她?还是针对萧家?亦或是针对景延年?

    “请郡主安。”门外突然传来柔柔的嗓音。

    萧玉琢侧脸向外看去。

    立在门边的竹香掀开帘子看了看,“是王姨娘。”

    “哦?”萧玉琢勾着嘴角斜坐着,“才走了个青池,王姨娘又凑上来?”

    “婢子把她打走!”梅香挽袖子说。

    萧玉琢笑着摇头,“让她进来。”

    王姨娘进得正房,垂手敛目,恭敬又带着小心翼翼,“婢妾……婢妾以往不懂事,多有得罪郡主的地方,求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

    “王姨娘不是仗着郎君宠爱,颇有一番正室的做派?怎的到我面前坐低伏小起来?”萧玉琢轻挑眉梢。

    王姨娘吓得噗通跪倒在地,“郡主乃是正经的夫人,婢妾算个什么东西?以往真是婢妾不识抬举,也是郡主宽厚,才给的婢妾一席之地。”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相互交换了眼色,王姨娘这是唱的哪出?

    萧玉琢饶有兴趣的看着王姨娘,“这么说来,如今王姨娘是懂事儿了?”

    “是,婢妾看清楚了自己的位置,日后还当仰仗郡主的多多管教。”王姨娘跪着俯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