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他要出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22 22:35:14本章字数:1073字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方如珊。

    “阿勀…”她利索地从地上爬起来,扭着身子扑到周勀面前,酒像是瞬间醒了一大半。

    周勀往后退了半步,虚扶着她的腰,问:“怎么回事?”

    “我…我……”方如珊欲说还休,眼泪却先掉了下来。

    “陶小姐你说!”周勀又转向陶盈。

    陶盈哼了一声,也不客气。“这可要问问你老婆了,没她这么欺负人的!”

    周勀这才转过去看了眼常安,那会儿常安已经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站在一堆玻璃碎渣中,脸色不大好,裙子和鞋面上沾了许多奶油酒渍。

    她也懒得看周勀,只是拉了拉裙角。

    “抱歉,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你们慢慢玩!“她扔下一句话就转身出去,门口两个服务生都傻了。

    方如珊心中窃喜,又往周勀身上贴,“对不起,这事要怪我,今天我生日,你却没时间陪我吃饭…我一时喝多了,心里不好受,就……就…”真是委屈死了,委屈到语无伦次。

    旁人都在观察周勀的反应,就看这时他的天平往哪边倾,可这男人向来不显山露水,一张俊脸绷着,不怒也不恼,只是转过去瞄了眼服务生,“损失记我账上,叫人进来把房间打扫一下。”

    “好,周先生,我这就去!”

    周勀又转过来,“其他人都散了吧,我会让司机送如珊回去。”

    方如珊一听又不高兴了。

    “那你呢,你去哪?今晚不住我那去吗?”

    周勀却不正面回答问题。

    “礼物在车上,待会儿小赵会给你,今天先这样吧!”他不动声色地拉开方如珊的手臂,转身也出了包厢。

    方如珊傻傻一顿,差点没站稳。

    “他这什么意思?”

    陶盈扶住她,“他能有什么意思,逢场作戏呗!”

    “可是今天是我生日,他就这么扔下我不管了?”

    “你还要他怎么管?那女人毕竟是他法律上的老婆,今天我们闹成这样确实过分了,也辛亏他心里没她,换其他男人可能进来就得抽你,可他还给你准备了礼物,所以知足吧!”陶盈劝了一段,方如珊这才心安。

    ……

    常安出了会所,门口偏僻,没什么出租车过来,她只能徒步往大路上走。

    夜风凉,入秋了,身上那件单裙根本不抵寒,常安抖抖索索走了大概半小时,突然收到妹妹常佳卉的短信——“姐,陈灏东要出来了!”

    简短几个字,却如利剑穿喉。

    常安起初还不觉得疼,似有片刻麻木,大概因为时间隔得实在太久了,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全都忘记,直至把短信反复看了几遍,确认意思,痛感才慢慢泛出来,密密麻麻,最后遍布全身。

    这时身旁车影一晃,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听到有人喊:“上车!”

    车窗落下,周勀端着一张冷脸坐在驾驶座上。

    常安潜意识把手机摁灭,锁屏。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我叫你上车!”这一声明显带了情绪,与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有差异。

    常安环顾四周,路上也确实没什么车。

    算了,就当捎她一程吧。

    常安过去拉开后车门。

    “坐我旁边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