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8章 你不能这样

    更新时间:2018-08-22 22:35:14本章字数:1554字

    “常…你妹妹!”何灵支吾出声,狠拍了下旁边的人,大概是被人撞见了“羞羞事”,任她平时作风多开放,还是有点架不住的。

    只是旁边的人无动于衷,用手捻着唇角调侃何灵:“下回悠着点,老子嘴都被你咬烂了!”

    “混蛋,还不是你劲太大,把人家往死里弄…”淫言秽语,全然不顾还痴痴站在那的常安。

    最后还是何灵拽了一下:“行了,有人呢,你妹妹还在!”陈灏东总算才舍得抬头看了常安一眼,但也只是一眼,像是陌生人之间的漠视,随后搂着何灵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就那一瞬,风声混着被揉碎的心跳声,常安慢慢合上眼睛,如此不堪,又如此不堪。

    “等一下,能不能聊聊?”

    这话显然是在问陈灏东,可是后者还是装聋子,搂着何灵继续走。

    常安心里起了戾气,回头冲他吼:“陈灏东!”

    几米之外脚步僵滞,他听出她吼声里漏出来的一点泣音,到底还是没再动,咬牙站停,拍了下何灵的屁股蛋:“乖,先回屋等我!”

    何灵听话,很快就跑到前面去了。

    等何灵跑远之后陈灏东才转身,脸上还挂着那抹无赖又无耻的笑。

    “怎么,堂堂常家千金,躲墙角偷看活春宫是不是觉得滋味很是爽?”

    他一开口常安就彻底绷不住了。

    “陈灏东,你混蛋!”

    手抬起来就要煽,但对方反应灵敏,常安的手臂把他硬生生挡在半空中。

    “是啊,我一直都混蛋,你难道现在才知道?”

    两人距离一下子拉近,他口吻轻浮,墨黑色的瞳孔中满是讥讽和冷漠。

    这不是她所认识的陈灏东。

    常安身子发寒,打战,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跟他说,可这一刻却只硬生生挤出来一句:“你要我怎样?”

    他要她怎样?

    要她死么?

    可是杀人不过头点地,他现在这样无疑就是凌迟了。

    陈灏东哼声,眼看着她把满眶眼泪憋着不往下掉,一脸娇弱,委屈,却又死磕般倔强。

    真操蛋!

    陈灏东把常安的手臂甩了出去。

    “我不懂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想聊了,回去!”说完又要走。

    常安气不过,一下拽住他的手。

    “你不敢面对我!”

    “什么?”

    “你不敢面对我,所以你才在我面前这样,包括昨天在戒毒所门口,你明明看到我了对不对?你看到我了,所以才故意和何灵亲热,今天还把她带来陪你一起演戏,是不是?”常安自说自语,可这些话听在陈灏东耳中却成了更大的讽刺。

    他脸上没有笑容了,取而代之的是寒戾与讥讽。

    “你是不是在外面被洋墨水喂傻了?自己听听刚才说的话,演戏?我有必要在你面前演戏?再说我和何灵什么关系你不清楚?刚才就在车里,你亲眼看到的也不信?行,不信是吧,我可以带你去看!”

    陈灏东拽着常安往车边去,常安自然不肯,他却发了蛮力硬拽。

    这就好比一场拉锯战,不断挣扎撕扯,两端都是不堪的现实,她却不愿也不想去承认,最后常安几乎被陈灏东半搂到怀中。

    她抖得厉害,牙齿交错,憋住最后一口气喊他的名字:“陈灏东,我回来不是要看你这样!”

    肩膀上的力度消失,陈灏东僵住,半响之后才低下头。

    怀里的人早已哭得喘不过气,他咬住腮帮把她扶住。

    “那你想看我怎样?看我狼狈不堪,看我一蹶不振,还是看我像狗一样跪在门口就为了求你父亲让我去见你一面?不能了,五年前的陈灏东已经死了,而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这些问题?周-太-太!!!”

    最后三个字他咬得浑身都是刺。

    常安感觉所有力气都被抽光了,之前错过的,委屈的,不甘的,还有这么多年她独自含着孤独与痛苦在异国他乡熬过的日子,这些她都可以不管,因为觉得还有机会回来,只要能回来就好了,回来才有机会说,才有机会被他抱在怀里慢慢解释,可是最终发现一切都不是她想的那样。

    五年时间,斗转星移,他早走了,只有她一个人还留在原地,哦不,她也没有留在原地,在他的认知中她早已嫁为人妇成了别人的妻子。

    “周太太?”常安自嘲一声,突然笑着从陈灏东怀里出来。

    所有解释在那一刻都变得苍白了。

    “周太太…”

    “周太太。”

    常安低喃着把人推开,慢慢开始往外面走。

    墙外有风吹进来,陈灏东把手拽紧,成拳,拳头里握了一把常安的眼泪。

    心里突然暴躁得发狂,回头一拳抡在墙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