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6章 是我不想要孩子

    更新时间:2018-08-22 22:35:15本章字数:1392字

    周勀:“妇检?”

    常安:“对,妇检,因为妈觉得我们结婚这么久一直没孩子,可能是我身体有问题。”

    周勀:“……”

    他花了几秒消化这件事。

    周勀:“抱歉,如果我妈为这事让你受了委屈,我先替她说声对不起!”

    常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勀:“嗯?”

    常安:“我只是没办法接受这个检查!”

    周勀:“你担心自己身体真的有问题?”

    常安:“也不是…”

    她欲言又止,知道自己阐述不清晰,但是叫她如何启齿?抬头看着对面沙发上的男人,他分明没懂自己的意思。

    狠狠心,常安又问:“你知道妇检一般要做什么吗?”

    周勀拧了下眉,“…这个,大概知道一点。”

    “所以还不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什么?”

    “我…我……”常安憋了半天,“我身体不便!”

    “……”

    周勀嘴角抽了抽,他大半夜用十二分耐心在这听她纠结妇检的事,讲半天原来是因为身体不便。

    周勀不得不用手捻了下眼角。

    “如果你这几天在月经期,可以跟我妈讲清楚,要是觉得不好意思,明天我也可以打电话跟她说。”

    “不是,我的意思根本不是……”常安喘口气,试图解释,可是最后发现还是难以启齿,“算了!”她放弃,扔掉抱枕从沙发上起来,“明天我自己想办法推掉,早点休息!”说完转身上楼。

    周勀坐在那还有些莫名其妙。

    身体不便,身体不便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他恍了一会儿神,电光火石之间,似乎猛就明白过来了。

    “常安!”

    常安已经上了楼梯,听到周勀那头问,“你是不是还没…”

    “不是!”她一口咬死,蹬蹬蹬往楼上跑。

    周勀听到二楼卧室的关门声,“砰”一下,久久不能回神,好一会儿才顶了下牙槽,有种很奇怪的情绪。

    ……

    当晚徐南又给周勀发了份更为详尽的个人资料,包括陈灏东的学历血型和个人爱好,最后周勀把目光定在最后几行字上。

    “……陈志昌早年与常书记是战友,两人一起在部队当兵,感情很好,但陈志昌在一次军演中遭遇不幸身亡,同年妻子也因病去世,陈灏东成了孤儿,介于战友之情,常书记便把年幼的陈灏东接回家中抚养,直至毕业成年。”

    也就是说,陈灏东是常望德已故战友的儿子。

    ……

    第二天常安起得挺早,有心事,难免睡不好,下楼时却见一身休闲装扮的周勀从厨房神清气爽地走出来。

    “早!”

    “早啊。”常安生涩回应,诧异他昨晚怎么又留宿在这里。

    周勀却很自然,问:“洗脸刷牙了吗?我做了早饭。”

    常安:“……”

    早饭很丰盛,牛奶,煎蛋,火腿三明治,还有一小蝶坚果。

    常安有些“受宠若惊”,她平时画画作息很乱,经常睡到中午起来也不吃东西,现在猛一下受到这种待遇,磨磨蹭蹭吃了好久也没吃完,直至周勀把一杯鲜榨橙汁搁她面前,“喝了,杯子放桌上,钟点工会来收,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

    常安:“……”

    那似乎是常安记忆中第一个与周勀独处的上午,秋日,阳光,她坐在客厅窗口画画,而他在不远处的书房工作,时不时还传来讲电话的声音,彼此互不打扰,像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可是又处在同一个空间内,呼吸同一片空气。

    常安纳闷为什么他一直没走,周五,难道不需要去公司?

    直至中午刘舒兰驾临。

    “小安,都准备好了吧?司机在门口等,我约了一点左右,还有时间,我们可以先找地方吃个午饭。”

    婆婆考虑周全,询问常安的意见。

    常安为难。“妈,其实我觉得我身体没问题,不需要去做检查的!”

    “你这孩子…医生都约好了,不管有没有问题,检查一下总没坏处,走吧!”刘舒兰干脆去牵常安的手。

    常安脑子里有一千个借口,昨晚编排了很久,到这会儿却一个都凑不上,眼瞅着就要被拉出客厅。

    “是我不想要孩子!”身后突然有人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