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也是蛮拼的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0:18本章字数:2522字

    暮色满街,坐在咖啡厅蹭网的叶戈,拿起手机,打开了一条新来的邮件。

    “您好,你在我校的应聘已经初步通过,请您明天到校长室面试——明珠中学教务部。”

    看来办假证的伍佰元没有白花啊!叶戈眯眼一笑,一口喝干面前山寨版的卡其布诺,把刚才用来打发时间的锦绣晚报叠好,正准备离开,一阵脚步声在背后响起。

    随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短发美女,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他的对面,圆睁着黑白分明的杏核眼,满脸严肃的盯着他看。

    叶戈扬扬眉,肆无忌惮的目光扫过这个短发美女。健康的小麦肤色,杏眼琼鼻,微微抿着的红唇显出几分冷艳。随意的鹅黄衬衣和包裹着修长大腿的紧身牛仔裤,英气逼人又干练洒脱。这种一看就是女强人的美女,很容易激起男人潜在的征服欲。

    不过对叶戈来说,这女人的美丽不是让他关注的理由,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女人虎口和食指上的茧子。

    这些茧子的分布位置,用行话来说只有两个字——枪茧!

    叶戈的目光顺着短发美女胸前的高耸向下观察,看到她纤细腰肢上两个圆环状的微微隆起,对她的身份已经了然。这是一个便装的女警,当然称之为警花也毫不夸张。

    面对叶戈肆无忌惮的目光,对面的短发美女冷冷的咳了一声。

    路雪从当上警察那天开始,就决定忘记自己女性温柔妩媚的天性。她更喜欢人们在意她的能力而不是美貌。坐上今天锦绣市警局重案组长的位置,也确实是她拼来的。

    可惜她的老妈,对于她二十六岁还在单身的状况,实在是深恶痛绝。这次来咖啡馆相亲,就是老妈一哭二闹三上吊逼迫来的。

    “雪儿啊,这次是你方姨拍着胸脯介绍的。那小伙子是她的外甥,水木大学的博士生,黄副市长的秘书,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我和你方姨约好了,你们七点半在摩纳咖啡馆见面。他手里会拿着一份锦绣晚报……”

    路雪脑子里回想着老妈的嘱咐,同时也在用专业的眼光观察这个男人。

    平心而论,这人那张鼻直口方酷似古天乐的脸,倒是不让人讨厌。不过那双精光四射的双眼和笔挺如松的坐姿,却泄露了他刚强的性格。

    路雪清楚自己也是极度自我的性格,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生活的话,肯定是一山二虎的必杀局。所以她轻咳一声,决定干脆利落的结束这场相亲。

    “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太合适,就这样算了吧。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浪费谁的都不好。”

    这什么情况这是……难道这是国内新流行的钓鱼执法?叶戈懵了!即便是见过不少匪夷所思的事情,可是这样的状况还是让他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你的意思是……”叶戈膛目结舌的问道。

    装傻!路雪不相信这人身为市委领导的秘书,会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小小鄙视了他一把,美丽的红唇珉出一道弧线,一字一字冷若冰霜:“我的意思是,你不是我的菜!麻烦你回去替我跟方姨道个歉,就说我谢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路上堵车太严重,路雪小姐,实在对不起……”

    随着话音,一个拿着报纸,满头大汗的眼镜男疾走过来,对着路雪连连点头示意。

    随后,眼镜男才发现了路雪对面,被卡座高高椅背挡住的叶戈,不禁楞了一下。

    眼镜男才是相亲的正主,他看到过路雪的照片,对这个英姿飒爽的警花极为的满意。所以路雪对面那个蛮帅的男人,就让他有些吃味了。

    难道她已经名花有主了?这是带来向我示威的?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阵,路雪和叶戈几乎同时醒悟发生了什么乌龙,一丝笑意在两人唇边同时一闪而逝,这默契的样子,让眼镜男杨秘书心里极其酸爽。

    “我是杨天器,你怎么称呼?”杨秘书向叶戈伸出手去握,手腕上的浪琴名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路人甲。”

    叶戈没伸手,他对这个浑身充斥着油滑气质的眼镜男不太感冒,淡淡应了一句,随手把一张百元钞丢在桌子上,就想离开。

    “我请你!”

    路雪拿起钞票,递到叶戈的面前,意思很明显,这是要为自己所摆的乌龙道歉。

    “谢了!”

    叶戈接过钞票点头一笑,转身离开。这毫不矫情的干脆做派让路雪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

    叶戈刚走出咖啡厅,就听到一声震穿耳膜的尖叫。

    “抢劫啦……”

    街对面自动提款机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女人趴在地上,指着前面一个拎包快步而去的身影大喊。

    那拎包贼很猖狂,抢完甚至都不用跑的,可是周围路过的行人匆匆,却对这一幕视而不见……

    怎么和新闻联播里说的不太一样啊……叶戈耸耸肩,一阵低语声飘入他的耳朵。

    “这位大姐别喊了,你就认倒霉吧。这个抢劫的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个团伙。上星期有个小伙子被他们抢了,跑过去追,结果被捅了五刀,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可那是我孩子的救命钱啊……这些杀千刀的……”胖女人哭天抹泪,跌跌撞撞的追过去……

    与此同时,激烈的哒哒声响起,一道身影窜过叶戈的身边,飞扬的的鹅黄色衣角掠过叶戈的身边。

    刚才那位相亲的便衣警花,正向着逃走的拎包贼一路狂追。两条修长美好的长腿下,高跟鞋显得极其惹眼。

    路雪无边痛恨自己顶不住老妈的压力,居然换上了高跟鞋,以至于现在拼命狂奔,速度却并不快,体力消耗还很大。幸好那个拎包贼跑的并不太快,勉强可以跟得上。

    拎包贼魁梧的身形转过街角,窜入了一条小巷,路雪紧跟过去,发现这居然是一条死胡同,立刻精神一震。

    拎包贼向前跑了一段,忽然停住脚步,转过头,一脸狰狞的笑容。手一翻,亮出一把匕首。同时,在巷口,一辆无牌照面包无声无息停下,三个大汉从车上下来,前后包围住了路雪。

    “妹纸,你也蛮拼的。”拎包贼提着匕首逼近路雪,看着貌美如花的路雪,脸上笑开了花,这是人财两得的节奏啊!

    路雪匆匆调整呼吸,警惕的看着这四个男人,缓缓转身后退,把背脊靠在墙上,这是应付群殴的必要手段。

    那四个大汉见了,以为这妹纸胆怯,不禁嘿嘿笑了起来。

    “我先上!”

    一个光头男急吼了一声,抢先向着路雪扑了上去,张开胳膊,就是一个熊抱。

    路雪微微冷笑,窈窕的身体用力一拧,左腿好像鞭子一样横着甩了出去。

    这一腿带着呼呼的风声,力道十足。因为路雪知道自己以一敌四,必须要下狠手,所以没有留力,力争一招制敌。

    谁知道还没踢到光头男,她脚下却忽然一声脆响,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钻心的疼痛从脚踝传来,让她一跤跌倒地上。

    看着脚下断根的高跟鞋,路雪欲哭无泪。显然是刚才急速奔跑,让鞋跟连续吃力,刚才旋身出腿,让鞋跟不堪负担断裂,连带着扭伤了脚踝。

    光头男先是被路雪利落的出腿吓了一跳,不过看到路雪更利落的摔倒之后,他立刻感觉心情萌萌哒了。

    “咋啦,妹纸练体操的啊,这是演砸了还是咋的啊……”

    光头男戏谑的说着,伸手去摸路雪的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