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取暖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0:22本章字数:3072字

    几乎在华夏所有的警局或者派出所,都有一间位于角落的小房间。这种房间最大的特点,就是几乎没有窗子,隔音效果特别的好。所以,它的名字叫做审讯室,很多时候起到的作用就是——刑讯逼供。

    商紫钰和方文山就被推搡到了这种房间里,一盏雪亮的探灯直射在两人的脸上,面目隐在黑暗之中的警察,把手里的笔录本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

    “姓名,性别,籍贯,职业!还有……老实交代你们的问题!”

    商紫钰和方文山没有想到,只是很普通的一次交通事故,自己两人就会落到这种地步,方文山看了一眼商紫钰,艰涩的说道:“我们愿意和那个人和解,修车的钱,我出!”

    “别转移视线!现在的重点是,老实交代你们的问题!”审讯的警察撇撇嘴,看来这两个倒霉蛋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人家堂堂黄家大少,会差你那点修车的钱。这是看你们不爽,打算玩你们啊……

    “我们……没做什么啊……”

    方文山的声音带着颤抖,他和商紫钰都是出身于平凡家庭,都是从小好好上学,上班认真工作的普通人。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遭遇,刚才虽然激于义愤,和那个交警厮打起来,但是现在冷静下来,两人只剩下了满心的害怕。

    那个卡宴车主一看就能量不小,而且看这意思,似乎就是想把自己两人绳之以法以泄私愤,而进监狱这种事情,无论自己还是商紫钰,都从来没有想过也难以承受那种代价……

    审讯的警察拍了拍桌子:“不想说?那我给你们提个醒!你们的车,有没有问题?还有,你们有没有殴打交警。阻碍执法?”

    方文山见商紫钰脸色通红,浑身颤抖,急忙伸手拉住她的手,用力握着。

    “车没有问题,至于那个交警,是我打的,和她没关系!”

    商紫钰满眼惊诧的看着方文山,这还是那个胆小怕事的方老师吗?竟然自己把责任承担过去……虽然他说的都只是事实,但却让商紫钰心里对他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警察冷笑一声:“车有没有问题,你们说了不算!打警察这事,有这么多人看着,你也跑不了。现在你们最好明白一件事……看看我头顶写着什么?”

    警察指了指墙上贴着的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把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摔。

    “现在签字认罪,我算你自首。等发动机号查出来,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发动机号怎么可能有事!”方文山对这一点倒是蛮有信心的,商紫钰怎么可能做违法的事情。

    警察看他信心满满的样子,无语的看看摇了摇头,这个世道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你要真相信世间自有公道的话,你们两个根本就不会进来,一个小交通事故而已……

    “看你们的意思,是不打算招了,那行,你们就在这儿呆着吧!我出去透个气,一会回来。你们好好想想。”警察站起身,把门锁上走了出去。

    这警察哪是出去透气啊,他出门就直奔宿舍睡觉去了。方文山两人这案子怎么回事他心里门清,他既不是既得利益者也没胆子为两人主持公道,所以例行公事之后就高枕无忧去了。

    “方老师,刚才谢谢你……阿嚏……”

    滨海派出所靠近海边,深夜的海风带着寒意,从审讯室的每个角落灌进来,商紫钰刚说了一句话,就被冻得打了个喷嚏。

    方文山见状,急忙脱下自己的西装:“这个给你披上!”

    “不用……”商紫钰想要躲闪,正好方文山双臂伸过来,无巧不成书的按在她守护多年的一对珍宝上,商紫钰的俏脸立刻红的滴血,低下头,任凭方文山把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

    好软好有弹性……方文山幸福的简直要晕过去了……他现在甚至有些感谢这次事故,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机会……

    这下尴尬之后,两人都不好意思说话,审讯室里变得死一般的寂静。没过一会,方文山的喷嚏声也接二连三的响起来。

    他本来就是个宅男,身体素质很一般,把衣服给了商紫钰,自己就有点扛不住了。现在冻得唇红齿白的,一个劲的哆嗦。

    “你还是披上吧!”商紫钰取下衣服递给他。

    “不用……不冷!”方文山还在逞英雄,可是鼻子上却悄悄流下了两条清亮的液体。

    “傻子!”商紫钰娇嗔的瞪了方文山一眼,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纸巾。

    “擦擦鼻子!”

    方文山不好意思的拿过纸巾,商紫钰顺势把西装披在了他的身上。

    “我不冷……阿嚏……”方文山用一个喷嚏结束了自己的谎言,商紫钰双臂抱着肩膀,努力的蜷缩着身体。

    “还是你披上吧!”方文山又取下了西装。

    “……其实……两个人也……可以……一起……披……”

    商紫钰的声音细不可闻,方文山愣是没听清楚。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傻子!”商紫钰满脸通红的依偎进了方文山的怀里。

    “只是取暖,你不要乱想……”

    方文山完全被巨大的惊喜刺激傻了,一个劲的保证:“不乱,我肯定不乱……”

    “你就是个傻子!大傻子!”商紫钰满脸通红的呢喃了一句,靠在方文山的胸膛上,闭上了双眼。

    从来没有熬过夜的商紫钰,很快就在方文山的怀抱里睡着了。方文山见她鼻息细细,才试探着双臂环绕过去,把她轻轻的抱住,裂开嘴巴傻笑起来。

    商紫钰是被开门的声音惊醒的,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两个人的对话,那个警察打着哈欠道:“怎么样,想好没有?”

    “想好了!”方文山压低声音:“所有的问题,我都愿意承认,让我把字签了,让她回去吧!”

    “那不可能。”警察摇摇头:“驾驶本是她的!”

    “那算我开着行不行?”

    警察诧异的看了方文山一眼:“你不是没本吗?无证驾驶啊!”

    “对!”方文山坚定的点点头,这一夜,他已经想好了,自己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把所有的事情扛下来,让商紫钰出去。

    “行啊!够爷们!这是又多一条罪……”警察嘀咕了一句,对方文山点点头。

    “过来吧,把字签了。”

    方文山小心的把商紫钰扶起来,正要起身,却被商紫钰一把抱住。

    商紫钰睁开眼睛,双眼亮晶晶的看到方文山,温柔而坚决。

    “我不许你去!”

    “行了,结果出来了!”一个戴眼镜的警察推门而入,把一份鉴定报告拍在桌子上:“发动机号不对,这车是偷得!”

    “什么?不可能!你胡说!”商紫钰不敢置信的瞪着眼想要冲上去,却被方文山一把抱住。

    “放开我你……”商紫钰用力挣扎,方文山拼命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的车有没有问题,你自己最清楚。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摆明了是他们动了手脚!你现在这么冲动,正好中了他们的计……”

    “我就不信了……”商紫钰还要用力挣扎,方文山突然猛地一推她,商紫钰冷不防被推得向后退了好几步,一下子坐倒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方文山。

    “够了!傻娘们!”方文山怒吼一声:“别逼逼歪歪的了!赶紧的给我闭嘴!回家给我收拾点衣服送来!”

    说完,方文山转头拿起笔,在认罪材料上签上了字。

    这时候商紫钰才反应过来,原来方文山是为了让自己平安离开,她哭着冲了上来:“这事和你没关系……”

    “你是我老婆,怎么没关系!”方文山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抓着商紫钰低声道:“你傻啊,赶紧出去找人救我啊!”

    就这样,涉嫌盗窃改装汽车,无证驾驶,殴打执法交警的方文山,被派出所拘留起来,商紫钰六神无主的走出派出所。她本身没有什么亲属在锦绣市,能想到的人,也只有苏瑶了。可是苏瑶的电话却无人接听,她想起或许苏瑶和叶戈在一起,打了电话一问,叶戈苏瑶立刻急冲冲的赶来。

    在派出所外面,苏瑶和叶戈见到了哭的双眼红肿的商紫钰,问明了事情的经过,苏瑶内疚的低下了头。

    “都怪我……”

    如果不是自己昨天那么任性的上了彭卫的车,他们就不会追赶自己,也就不会发生车祸被人诬陷……

    “这事和你没关系!”叶戈搂着苏瑶的肩头安慰:“是那个开卡宴的家伙在背后捣鬼。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救出方文山。”

    “嗯!”

    苏瑶点点头,向叶戈伸出手:“把你的手机给我,我打电话给我爸!”

    “不用麻烦他啦!”叶戈摇摇头:“他宠爱照顾了你这么多年,现在,该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一会咱们四个一起去吃早点!”叶戈说完,大踏步的走进派出所。

    商紫钰见到叶戈和苏瑶这与以往不同的亲密,心里明白两人必定已经确定了关系,一想起为自己扛起一切的方文山,眼泪再次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