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足球赛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0:23本章字数:3014字

    “同学们,相信校内网上的那个消息,你们都看到了吧!”

    叶戈笑眯眯的看着班上的学生。

    “是女生寝室内衣失踪那件事吗?”田源故意捣乱。

    “不对,是门房覃大爷养的旺财裸体死在水房的那件事吧……”

    其他几个男生纷纷凑趣,把校内网上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了出来,叶戈也不恼,笑着看他们讨论。

    等到这些人自己觉得没意思了,止住了声音,叶戈才拍了怕手。

    “我说的是,三年一届的荣耀杯校园足球比赛即将开始这件事。”

    “切……”

    学生们嘘声四起。没人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因为华夏国足的萎靡,男生们更喜欢篮球,对足球这种项目,大都不太感兴趣。

    “我已经以我们七班的名义报了名!现在,我宣布一下我拟定的队员人选……林枫、黄海忠……”

    “我是不会参加的!”林枫立刻站起来表态。

    这段时间,林枫已经有了他自己都没注意的改变,逃课的次数明显的减少,虽然人前仍然是一副无心向学的样子,但是自己偷偷的已经做了不少的习题。他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要让叶戈和黄海忠看到他的成绩大吃一惊。

    而足球赛什么的,其实他倒不是那么排斥,甚至隐隐有些期待。他小学和初中曾经痴迷过一段时间踢足球,上了高中才开始对篮球产生兴趣。不过在他心里,喜欢梅西更多过科比一些。

    换个人来说的话,他不介意去参加一次,用奔跑汗水和进球去耍帅扮酷。但是这个提议是叶戈自作主张,他怎么可能同意?

    “你必须去,因为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在初中时候就是十七中的校足球队队长。所以你现在就是七班足球队的队长兼教练助理!”叶戈毫不通融的拒绝了林枫,在林枫愤怒的目光中继续往下念:“孙海涛,郭明杰……”

    “不去不去……艹……听说过强女干的,没听过强迫打球的……”

    孙海涛立刻炸毛了,站起来抗议。

    叶戈没理睬他,继续往下念:“……穆坤……”

    咚的一声,穆坤一脑袋磕在课桌上,他打死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自己。

    一直以来,他都是班级里的透明人,各种活动从未参加过。以他的体型和笨拙的反应,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猪队友,坑神之神,怎么可能被叶戈老师拉上了名单?

    刚才气势汹汹的几个男生,听到穆坤的名字,狐疑的对视了一眼。

    特么的这是叶戈老师在逗我们吧……一定是!

    这家伙虽然冷面辣手的,其实有时候也挺幽默的……这一定是个玩笑……荣耀杯啊……那是锦绣市高中学生的最大盛典,每个学校只有一个名额参加,怎么可能让我们班得到名额呢?

    田源对林枫耳语了几句:“这一定是个玩笑,我们就答应了,到时候根本就不可能让我们参加的。那时候,我们可以尽情的嘲笑讽刺这家伙!”

    几个男生交换了一下意见,站了起来:“好啊,我们参加!”

    “好!一言为定!是男人的话,就不要把说出来的话再咽回去!”叶戈点点头,继续说道:“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叶戈念完了名单,背着手走下讲台。

    “在欧洲有句谚语——一个人爱上了足球运动,那么,他们一生不虚此行。我也一直认为,足球是一项了不起的运动,如果你想做英雄,你想要荣誉,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拼搏来成就梦想。”

    “那是你认为……”郭明杰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对!我还认为,足球比赛,是一项最能培养理想和团队精神的运动。我们七班很多学生欠缺的,就是没有理想,同时没有团队精神!”

    装,你接着装……同学们用看戏的眼神看着叶戈的慷慨激昂……

    “叶老师,岳校长找你!”

    一位老师在七班门口说了一声,叶戈心道果然来了。他早就想到岳正翔现在代理校长,对自己一定会实施报复,所以听到这话,并没意外,抱着水来土掩的心思,昂首来到了校长室。

    不过岳正翔的表现,完全出乎了叶戈的预料。见到叶戈进入办公室,本来坐在大班台后面的岳正翔,居然主动站起来,一脸堆笑的迎上来。

    “叶戈老师来啦!”

    “找我有事?”叶戈不冷不热的回答了一声,心里闪过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叶戈老师坐啊!”岳正翔脸上的笑容维持的很辛苦。要不是看在那一千万的面子上,他早就让叶戈卷铺盖衮蛋了。可是为了完成黄秋蝉的吩咐,他还得忍气吞声的对叶戈这个魂淡赔笑脸。

    叶戈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岳正翔亲手端来一杯茶水放到他的面前,含笑道:“叶戈老师,我们之间,曾经产生过一些误会。这杯茶水,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的!”

    叶戈一愣,狐疑的看了看茶水,这里面没放泻药吧……

    “叶戈老师,我知道你可能不太理解。不过请你相信,我确实是真诚的想要和你谈谈!”

    岳正翔坐在叶戈的对面,开口说道:“不可否认,你我之间发生过好几次的冲突,当时我对你的感观确实也不太好,说了一些很伤感情的话。可是现在我回头想想,你确实是个特立独行卓尔不凡的人。”

    “说起来,你和我的矛盾,主要还是由于彼此对事情处理的看法不同,导致了观念冲突,当时我的确很生气。但是今天我坐在这个位子上,才忽然想明白了,你虽然嚣张了一点,但你的能力,让你有这个嚣张的资本。”

    “一个领导者,宁愿手下人更有能力,哪怕桀骜一点,也是可以培养的。而不是要养着一帮庸才,碌碌无为!”

    岳正翔说到这里,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悄悄瞄了一眼叶戈,看到叶戈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气苦,难道我的台词准备的不够充分,还是我的表演不够到位?你怎么连点反应都欠奉啊……

    叶戈摸摸下巴:“抱歉,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叫我来,应该不是只说这个的吧!”

    “聪明!”岳正翔伸出大拇指,满脸诚恳的说道:“是这样的,你也知道,老校长在美国养病,我呢,刚接了这个摊子,经验不足,忙的团团转,而我原来教导主任的那一摊子事,现在也没人帮我分担。我看中你的能力,想请你接替教导主任的职务。你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我没兴趣。”叶戈站起来:“如果只是这件事的话,那我就告辞了!”

    岳正翔楞在那里,他完全是按照黄秋蝉的吩咐,先把叶戈捧起来,让他风光一下,然后找个理由搞臭他!让他享受一下从云端摔到泥里的落差,所以才邀请叶戈做这个教导主任……

    可是没想到……叶戈竟然拒绝的这么干脆……

    这是不按剧本来啊……

    岳正翔本来没有什么急智,一时间愣在那里忘了挽留叶戈。等叶戈大步走出他的办公室之后,黄秋蝉从办公室里间走出来,深思的望着叶戈离开的方向。

    “这小子想要什么?”

    岳正翔首战无功,在黄秋蝉面前自然有点急于表现,立刻开口道:“黄先生,我觉得,他这个人蛮怪的。我说下我和他的几次接触,你分析一下哈……”

    黄秋蝉听岳正翔讲完叶戈的那些经历,手里快速的盘着玉葫芦,缓缓开口道:“这人……确实有点怪啊……都特么这个年代了,还有这种为了学生,和主任顶牛的老师吗?倒是蛮有意思的……如果不是他打了小天,我倒是蛮想和他交个朋友的……”

    岳正翔心里委屈啊!自己这么卖力,人家拿自己当狗一样。对这个叶戈却赞誉有加……这什么世道啊这是……

    “这样的人是真性情的人,想要搞垮他也很简单!”黄秋蝉冷笑一声:“就从他最在乎的学生入手!”

    …………

    明月高悬在深蓝色的海洋之上,一艘客轮缓缓的驶入锦绣码头。码头上的搬运设施,立刻紧张的投入工作。一个个大型集装箱,被吊车吊着,整齐的码在空地上,因为尚未交接清楚的缘故,这批来自美国密西西比州的粮食和大豆,暂时没有运送回市里。

    紧张的装卸之后,接货方留下了部分人手看守这些集装箱,那艘送货的大船也驶离了海港。

    天心月圆,看守货物的人打了一会牌,也各自睡了。毕竟这些货物都是粮食,有都放在集装箱里,应该不会出事。 

    在一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有一个集装箱,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大豆哗啦啦的向外流出。

    接着,这口子越来越大,大到可以看清楚,是一只手硬生生顶出来的缺口。

    一只手变成了两只手,扳住缺口用力一分,缺口变成了脸盆大小……

    接着,一条黑影从缺口了钻出来,闪电般的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