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臣妾做不到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5:19本章字数:1080字

    秦臻一身黑色礼服,衬出他镌刻般的容颜,淡漠疏离的神情深沉难测,眉眼间的锐利却让人不敢直视。

    “阿臻,你不是替爸爸在宴客吗?”

    叶柔提起繁复的婚纱裙摆,神情委屈的扑进秦臻的怀里,雾霭的眸子里带着一抹楚楚情深。

    秦臻伸手揽上她的纤腰,轻抚了一下她的肩膀,目光却自始至终都锁着那道迎风而立的倩影。

    “爸,你先带阿柔进去准备,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这里交给我处理就行了。”

    秦臻推开叶柔,走到叶德君面前,低沉幽冷的声音像是一盆冰水一般,朝着叶晴兜头而下,瞬间掐断了她最后一份期颐。

    叶柔刚想开口说要留下,对上他越发阴沉的脸,戚戚然的闭了嘴,一步一回头的携着叶德君离开。

    突然人群中发出一阵抽气声,叶晴无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半个身子已经凌空,好像顷刻间那娇俏的身影就会陨落。

    秦臻阴沉的脸上噙着陌生的冷意,森寒的目光投射在叶晴摇摇欲坠的身影上,似是万道寒芒,刺骨的冰冷。

    他一语不发的看着她,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叶晴动了动苍白的唇角,终是忍不住质问,“这就是你说为你妈妈扫墓吗?”

    直到这一刻,叶晴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昨夜还在自己耳边温柔缱绻的男人转身就要娶别的女人。

    十年的感情,在她以为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他竟然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

    秦臻敛了眉色,薄唇轻启,却是宛若冰刀,“晴晴,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那你要我怎么样?成全你和叶柔?”

    臣妾做不到啊!

    心里像是刀割一般的疼着,可是尽管这样,她对他的爱却没有丝毫减少。

    “好了,你闹也闹够了,刚刚小产,不要伤风。”秦臻眉心紧锁,脚下的步子如他的人一样冷凝,一步步朝叶晴逼近。

    “你别过来......”叶晴激动的嘶吼,脚步下意识的又向外面挪了一点,抬手指着向她走来的秦臻,笑意疯狂,“你再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算是我送你们的新婚礼物。”

    秦臻黑眸一缩,脸上却依旧是淡漠的森寒,脚下的步子顿住,深潭如墨的眸子看不清情绪。

    他倏地抬手,身旁的吴桐就将厚厚的一沓照片放在他的手上,他看也不看的朝叶晴顺手一扬,照片随风起舞,飘飘然的落下。

    “那你就跳吧,我会带着赵家那个小子一起给你收个尸。”

    冰冷的口吻,每一个字如利刃一般直直的刺入她的心底,彻底浇灭了她所有的希望。

    迎风飞舞的照片在她前方不远处缓缓落下,照片里十五岁的男孩子浑身遍布伤痕的蜷缩在角落里,神情痛苦不堪。

    “阳阳......”叶晴瞳孔一缩,疯了一般的扑上去捡起地上的照片,眼泪瞬间决堤,双唇颤抖的抬眸盯着他,“秦臻,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秦臻跨步上前,蹲在叶晴的身边,用昔日哄她入眠一般的柔情,抬手捋着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冰寒无温的呢喃,“晴晴,不要把我对你的宠爱当做你骄纵的资本,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曾经这么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