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我不甘心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5:19本章字数:1042字

    靳慕白的话瞬间判了她的死刑。

    叶晴的脚步倏然顿住,纤细的手指已经握在门把上,手背一阵青筋突起,良久终究卸了力道。

    新婚夜,他和叶柔的新婚夜。

    浑身的力道像是被抽走了一般,叶晴无力的靠在墙上,顺着冰冷的墙壁滑坐在地毯上。

    靳慕白眉峰紧蹙,动辄想要上前扶住那渐渐凋零的身姿,却还是拘于礼数,不着痕迹的收回已经伸了一半的手臂。

    望着那埋头的娇弱身影,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上前,俯身蹲在她的面前,声音平稳的安慰,“晴晴,大哥有他的不得已。”

    靳慕白的话尽于此,他一向沉默寡言,对别人的事情不甚关心,但是唯独眼前这个女孩子让他从第一次见就移不开眼。

    明明是灵气盎然的女孩子,笑起来如沐春风,却被逼的像今日这般遍体鳞伤。

    “不得已,你告诉我,他有什么不得已?”

    叶晴扬起冰冷的黑眸,犀利的逼问。

    秦臻十年前就已经坐上秦家掌权之位,十年来动荡不断,手足相残,家族利益火拼,更有那么多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于他们而言,那是在刀口上舔生活,岂是外人能明白的?

    但是这些话靳慕白却不能说,只能敛眉叹息一声,“你这又是何必......”

    “四哥,我不甘心——”叶晴抬手捂着双唇,那呜咽声从指缝流泻而出,悲恸的令人于心不忍。

    “既然你还认我这个四哥,听话,回去休息好吗?”靳慕白终是忍不住抬手拂去她脸上灼热的泪水,尽量放柔了声音,“就算你有再多的委屈,也别毁了自己身子,有四哥在,以后定会护你周全。”

    他坚定有力的承诺像是敲打在她心尖上的锤子,让她怔怔的止了哭声,扬起带着水雾般的眸子,呆滞的望着他。

    靳慕白心无旁骛的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在大床上,轻柔的为她盖上被子,他就安静的坐在床边守着。

    叶晴睡着的时候眼角依旧挂着泪珠,修长的指尖划去那晶莹的泪滴,所有的情绪最终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靳慕白起身,调暗了房间的灯光,转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金碧辉煌的走廊上秦臻靠墙而立,黑色的礼服虽显狼狈,却依旧难掩那一身的威严和霸气。

    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淡淡的烟草气息,他脚下的烟蒂证明他在这里已经等了好久。

    靳慕白一点意外也没有的从他面前走过,本是想无声的越过,却还是顿住脚步,“她累了,已经睡了。”

    “谢谢!”秦臻咽喉间抽动了几下,沙哑的嗓音透出他极度的疲惫。

    靳慕白苦涩的侧眸看着灯光下那道身影,心底纵使有千般不满,却也只能隐忍,最后化作一道冷嘲,“谢我做什么?人是你伤的,也是你救的,与我何干?”

    秦臻敛着眉眼,音色黯沉,“小四,如果......”

    如果什么?他说不出口,心底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痛楚。

    “没有如果!”靳慕白冷声截断他的话,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收紧,隐忍着那随之而来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