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有必要这么要死不活的嘛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5:20本章字数:1037字

    叶晴趴在床上翻腾许久,脑海里不断闪现的都是秦臻刚刚那冷漠的身影,他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难道她就真的让他这么——厌恶么。

    认识他的时候她才十二岁,而他已经是十九岁的少年。

    那一年她因为病重,被徐媛送到郊外一桩宅子,名为调养,实则是隔离。

    而他因为被人暗算,躲到了她居住的宅院,是她救了当初几乎奄奄一息的他,那个时候也是年幼的她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的黑暗。

    当她以为遥不可及的事情真真切切的展现在她面前的时候,那种恐惧和彷徨伴随了她很久很久。

    叶晴救了他之后,他在那里住了两个月,身子彻底好了之后就离开了,而那个时候叶晴还在隔离期。

    然而又过了两个月,养病的叶晴再次在庭院里看到浑身是伤已经昏迷的秦臻,第二次援救的时候,叶晴就意识到秦臻的身份一定不一般。

    因为他中的是枪伤,子弹贯穿胸口,那是致命的位置。

    叶晴从小早熟,性情随了她苦命的母亲,温和淡泊,迫于生计,小小年纪的她早已懂得人间疾苦,因为继父家暴,她的童年都是在为母亲和自己包扎伤口中度过的。

    秦臻又一次在这里住了下来,但是他却很忙,每天进出宅院的人个个都扳着一张冰冷无情的脸,好像谁欠了他们钱似的。

    直到叶晴的疗养的期限到了,那一天,叶晴一早满心欢喜的换了新衣服,坐在庭院门口翘首等着叶德君派人来接她回去。

    然而等来的却是落日的余晖,叶德君的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夏季的黄昏,烈日的余温还在,叶晴却觉得周身寒意遍布,躲在庭院的一角,旁若无人的哭了起来。

    那是她懂事之后除了母亲去世哭的最伤心的一次。

    她一直都知道徐媛不喜欢她,可是她不在乎,而叶德君是她的亲生父亲,天底下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呢。

    所以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叶德君其实也是不喜欢她的。

    “你哭什么?”

    秦臻的声音一如往常般冰冷,好像是叶晴的哭声打扰到他一样,面无表情的呵斥。

    其实秦臻住在这里的时候,她是挺怕他的,尤其是他板起脸的时候。

    “我没有哭。”叶晴倔强的辩解,用脏兮兮的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

    秦臻却像是能窥探出她心底的想法,颀长的身影遮住她面前刺眼的光线,对她说出了让她甘愿倾尽一切的话。

    “哭是懦弱的表现,就算没有人疼你,要你,你还有我!”

    叶晴当即就停止了哭泣,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在这之前,他们的关系仅仅只限于她救了他,借了自己的地方给他。

    而他却对她说出这样近乎于承诺的话。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在以后他离开的那几年里,成为她所有的支柱。

    往事历历在目,却已今非昔比,叶晴努力的仰头吸了吸鼻子,逼退眼底的泪意,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嘲讽的嗤笑声。

    “有必要这么要死不活的吗?不就是一个男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