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谁让我们是兄弟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5:20本章字数:1034字

    男人闻言皱了皱眉,伸手拨开叶晴的脑袋,“我知道,这件事别牵扯老五就行......”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闷哼所代替。

    像是八爪鱼一样黏在他身上的叶晴因为吻不到他的唇,俯身低头,细碎的咬着他的锁骨,让他搂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向上抚。

    男人俯身抱着叶晴扬长而去,楼下早已有等候的车子。

    靳慕白看着他们离开,三两下解决了身边的人,冷峻的拍了拍沾染到的灰尘,听着警笛声却没有离开。

    ------

    警察局内,靳慕白配合警方做了笔录,原本只是一场争风吃醋的局面被警方定性为聚众闹事,雅香阁自行承担所有损失。

    韩总吃了一次哑巴亏,临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靳慕白。

    靳家在R市不算大户,最近与城西的宋家一阵火拼才引起众人注意,靳慕白也只是靳家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所以韩总自是不放在眼里。

    从警察局出来已经十一点过了,站在一排台阶之上,靳慕白懒散的伸了伸腰,接过一直等候在这里的陈安然递过来的烟点着慢条斯理的抽着。

    “这次姓韩的损失大了,看来以后靳家免不了遭报复。”陈安然叼着烟,清冷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戏谑。

    靳慕白没有回头,目光望了一眼今晚的月色,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那就随他吧,我家老头自有能力对付。”

    陈安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递上靳慕白的手机,“大哥让你这边处理完赶紧过去,他(她)需要你......”

    这个他(她)到底指的是谁,陈安然也搞不懂。

    他们弟兄几个,大哥和四哥的关系是没有人能比的。

    靳慕白接过手机,苦涩的敛了敛眸,垂在身侧的拳头握了握又松开,故作轻松的拍了拍陈安然的肩膀,“走了,大哥说没事不要来打扰你。”

    “你们打扰的还少吗?”陈安然不满的拍开他的手臂,看着他顺着台阶而下的背影,突然开口,“四哥,大哥胡闹,你也要跟着闹下去吗?”

    “那又能怎么样呢?”

    靳慕白回头,迎着月光望过去,他的眸底似有万千沟壑,“只能跟着一起闹呗,谁让我们是兄弟。”

    谁让他们是兄弟,出生入死过的兄弟。

    ----

    靳慕白到达澜海公馆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房间里依旧传出一阵阵压抑着的喘息声。

    他心无旁骛的在外面等了将近两个小时,里面的动静才结束,十分钟之后,房门被打开,沐浴过后的秦臻走出来,一边系着浴袍的带子,一边走过来坐在沙发上,眉宇间透着体力消耗过盛的疲惫。

    靳慕白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他走出来的房间望过去,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

    “她没事了,已经睡了。”

    秦臻靠在沙发上,仰头望着头顶炽烈的灯光,心底似有利器在翻搅,灯光下的他卸下平日的威严和霸气,喉咙抽动了几下,朝着靳慕白摆了摆手,“别吵到她,我休息一下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