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你要参加秦氏的宴会?

    更新时间:2018-08-22 23:35:22本章字数:1385字

    秦臻安排赵易阳离开了,去了什么地方他一直不肯告诉她,赵易阳坚持要去,叶晴不舍得阻拦,强忍着离别的伤心送他走的。

    离开的前一晚,她伤心的痛哭,秦臻默默的陪了她一晚上,第二天他送他们去机场,一直到被人互送着上了飞机。

    “四哥,那个森森怎么样了?还在夜色吗?”

    赵易阳临走的时候小声叮嘱她要照顾好森森,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靳慕白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森森是秦臻安排过去的,他有他的道理,他们的世界不是叶晴能懂的,秦臻也不想让她知道这种黑暗的东西。

    车子在叶家门前停下的时候,靳慕白从后座上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递给叶晴,“周末愉快,明天晚上秦氏的宴会,到时候我来接你。”

    靳慕白的车子已经走了很久,叶晴依然捧着手里的礼盒怔怔的站在原地,身后忽然一只手臂横出来,从她手里抢走了那个礼盒。

    “啧啧,手段可以啊叶晴,这么快就勾搭上一个?”叶柔一身休闲服衬得她青春洋溢,素颜依旧靓丽,“这是什么?香奈儿限量款?”

    她说着直接拆开了礼盒,是一件浅色的丝绸长裙礼服,简单的款式,细看裙摆上绣着玫瑰花暗纹,很是别致。

    叶柔拎着那件裙子,看着都眼红起来,这件衣服她在杂志上看过,很简单样式,但是穿上却高贵不失美艳。

    “这是要下血本啊?”叶柔凉凉的将礼服装回去,嘲讽的笑着,“这靳四少出手可真够阔绰。”

    叶晴将礼盒收回去,对叶柔的嘲讽丝毫不在意,“阔不阔绰我不知道,不过明晚我是他的舞伴,我想一条裙子而已,谁都出得起,毕竟也是给自己挣面子。”

    这是靳慕白的话,刚刚她刚想要拒绝,他就说了这样的话让叶晴无言以对,现在又被她用来堵叶柔的话。

    “你要参加秦氏的宴会?”

    “忘了告诉你,秦氏这一次的设计大赛,我是季军得主。”

    叶晴丢下这句话转身向叶家走去,身后的叶柔却突然冲着她喊,“叶晴,你也不要忘了,明天的主办方是秦氏,而我才是秦氏名正言顺的总裁夫人。”

    叶柔的话让叶晴挺直的后背僵了一下,她这才想到,明天晚上,她注定要再次面对秦臻和叶柔这一对璧人在镁光灯下的光芒。

    那个每天夜里将她拥进怀里的男人,明天的臂弯处却挂着别的女人,那个女人还是她的亲姐姐。

    人前,她还要恭敬的喊一声“姐夫”。

    叶晴的心像是被撕扯一般的痛,脚下的步子一阵虚浮,逃也似的离开。

    身后的叶柔阴鹜的眸子一片怨毒,狠狠的咬着牙,“叶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过明天。”

    ————

    一夜辗转难眠,明明是周末,叶晴却起了个大早,清晨的叶家很安静,叶铭昨夜处理事情到很晚,现在房门还是紧闭着。

    她在花园里漫步,清新的绿草夹杂着泥土的气息,在这样的清晨,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叶家的花园不大,但是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走过一个花圃,左边是一个泳池,右边却是一个小型的骑射场。

    此时的叶德君一身戎装,迎着朝阳拉弓射箭。

    叶晴站在不远处望过去,阳光映照出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已过花甲的年纪,发迹处也有了斑驳痕迹。

    “晴晴,过来。”叶德君发现站在一旁的叶晴,朝她招了招手,随手将手里的弓箭递给她,“要不要试试?”

    叶晴浅笑着摇了摇头,叶柔和叶铭从小就受过徐家的训练,尤其是叶铭,当年为了锻炼叶铭,还特意送去参了两年军。

    叶德君收起手里的工具,接过叶晴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睡不着。”叶晴如实的开口,目光却是盯着那射击靶上杂乱的痕迹。

    “我听叶柔说你参加了不久前秦氏举办的设计大赛?还得了奖?”叶德君似是不经意的问,“这么说今天晚上秦氏的颁奖晚宴,你也是受邀嘉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