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8章:猎物

    更新时间:2018-08-23 00:00:11本章字数:2540字

    无论这是不是杨羽的本心,总之杨羽因为这一首《梦与行走》彻底成了安阳初中的风云人物,如果说教导主任的道歉已经让杨羽成了风云人物的话,那么这事情迟早也会消散下去,多少年后,最后也就只会成为一个谈资,可《梦与行走》的出现,却是让杨羽如同里程碑一般彻底的铭刻在安阳初中这一届学生的心中,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杨羽长得什么样,但无论多少年后,他们都会记得,自己在年少轻狂的时候念过一句,可是我已经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那匹骏马,也同样不会忘记那个告诉他们诗歌不会行走的少年。

    甚至有些多愁善感的女生开始想象起这首诗歌作者的模样了,那一定是一名穿着干净白衬衫,有着一头柔软的黑发,脸上带着爽朗笑容,眼眸中却带着忧伤的少年,他会骑着自行车从校门口进,一路带着风,身上夹杂着好闻的阳光香味,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作出这么美丽的诗儿啊。

    这时候初三二班的学生们才发现,杨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他们甚至想找杨羽吹嘘一番的机会都没有,这个人精在校刊发下来后,就直接消失了。

    而此刻,在女生眼中应该是穿着白衬衫的白马王子杨羽,却很没有品味的穿着学校发放下来,宛若廉价运动服的校服,宛若无头苍蝇一般,在学校附近的街道之中乱逛。

    杨羽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这附近转了一圈,02年这会儿,米城的房价还没有开始上涨,这一片黄金地带也都是极其低廉的价格,毕竟这个时代,房子只是刚需品,而不是一个奢侈品。

    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要知道,十五年后这一片地方,房价可是暴涨了十倍不止,毕竟这一片地方,不仅有着安阳初中这样的好初中,连海王高中都在这一片区,可以说,米城最贵的学区房,就是这一片。

    想起后世那些为了抢到三十平米的学区房,好让自己孩子上学,挤破脑袋一掷千金的人,杨羽也不由得抿了抿嘴,这是一片商机,如果可以提早屯下这一片地的话,给自己带来的利益根本无法想像。

    但很快,杨羽就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虽然知道这一片地日后定然会涨价,但他却知道,自己作为一个重生者,如果依靠着买房这种缓慢来钱的方法崛起的话,那真的是太浪费了,这个时代,只要给自己本金,以自己先知先觉的嗅觉,十五年后,这钱可绝对不止房子涨的这点幅度。

    不过现在的难题还是一样,年龄太小了啊。

    十六岁,虽然这个年纪在古代,都可以上战场打仗了,但在这个年代,无疑就是一个小孩子,还是一个九年义务教育都还没结束的初中小屁孩,他这会儿做什么都不行。

    杨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涩的笑了笑,“急什么,这才刚开始罢了,真正的黄金时代还没有来临,现在的我,还是享受当下吧!”

    “前世没有经历过的那种兵荒马乱的青春,这一次,自己还是得试试啊。”杨羽耸了耸肩,“人生嘛,没有遗憾就好。”

    就在杨羽到处乱逛,准备消磨时间回家的时候,他看到了一辆车,一辆在02年的米城甚至还没有几辆的虎头奔,当他看清楚牌照上面的号码后,他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就好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狼崽子一般,眼睛通红。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现在见到那个男人,他原本以为自己重来了一次,自己已经把仇恨看的很轻了,哪怕是看到余仪,他内心虽然恨,却也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等他看到这个男人的车后,他知道,自己还是忘不掉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耻辱。

    如果不是他,自己是个事业蒸蒸日上的金牌讲师,虽然不至于成为亿万富翁,却也可以在米城有一定的立足之地。

    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周围的人嘲笑,整天靠着酒精麻醉自己。

    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在母亲被自己气的中风的时候,却什么都做不了。

    都是他,一切的耻辱,都是这个人带给自己的!

    杨羽是恨余仪,但他知道,自己后世之所以被余仪吃的那么死,也是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在里面的,他和余仪之间就好像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然他完全可以在发现自己当挡箭牌的当时就直接拒绝,脱身离开,但他没有,他还是对余仪有感情,他以为可以通过自己的行为来感动余仪,但很显然,他失败了!

    他恨余仪,但也仅仅只是因为恨罢了,而这种恨,其中有一部分,也是恨那个懦弱无能的自己。

    所以,面对余仪,他才能做到,只要余仪不来招惹自己,自己也绝对不会因为上辈子的仇恨而牵扯到她。

    当然,内心的恶感还是不可能消除的,只能尽可能的做到彼此都不招惹彼此吧,如果余仪真的惹到自己,他完全不吝啬用自己凌厉的手段将其彻底击垮。

    可这个男人不一样,威胁自己父母的是他,践踏自己尊严的人是他,把自己杀死的人也同样是他!

     他杨羽虽然不至于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也不是什么圣人。

    他清楚,这个恨,自己放不下。

    杨羽这才忽然想起来,这个男人是日后才搬到米城市中心的,02年的时候,他就住在安阳初中附近!这个男人好像是就是抓住了改革开放的尾巴,在这一片地方下海经商从而拿下第一桶金了,02年这会儿,应该已经身家将近一亿了,哪怕是在米城,也算是可以排进前一百的成功商人了,虽然不至于像是后世那般一手遮天,但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却依旧还是一个庞然大物。

    或许是杨羽仇恨的目光起了作用,车子竟是慢慢停了下来,等车子停好后,很快,从车子上便是下来一名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踩着皮鞋的中年男子,男人不是很好看,但那精练的模样,坚毅的目光,却无不诉说着自己的不凡。

    虽然已经年轻了很多岁,但杨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

    男人依靠在车旁,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开始吞云吐雾起来,周围的路人有些识货的也都停下脚步看着这辆豪车,还有那个一看就不同寻常的男人。

    或许这时候也有人内心在想,人就是应该活成这样,才能算活出个人样啊。

    而杨羽,则是背着书包,此刻还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他,在一个胡同的阴面,目光如狼一般看着那个倚靠在车子旁抽烟的男人,阴影遮住了他的半边身体,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和神情,但他却可以把面前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看着男人抽烟的样子,杨羽也忽然想抽烟了,他将有些发痒的食指跟中指伴随着其余手指捏成拳头,将其揣入自己的兜兜之中。

    前世,你是高高在上的神灵,而我不过只是你任意玩弄的蝼蚁,你觉得我什么都不是,可以任意的践踏我和我家人的尊严,甚至生命,在这城市里,我甚至找不到可以诉说公道的地方。

    那么,这一次,我们之间的位置,是不是可以反过来了?

    我很期待!

    倘若此刻,有人从一个上帝视角来看的话,那个看上去华丽无比的男人,更像是一头珍贵的猎物,而杨羽,则是潜伏在暗处,时刻准备击出致命一枪的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