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不速之客6

    更新时间:2018-08-23 11:17:44本章字数:1521字

    “家常菜,各位随意,请慢用”,说完那姑娘就走了,留下一行人各自用餐。

    餐厅是小餐厅,他们一行人座了两桌。

    “唉,你们发现没有,从我们一进来,除了一个小丫头外,就没有见着一个人,连那个领我们进来的男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阿豹很是奇怪,那个人妖说要提高警惕,那他自然也要说道说道。他私下里管小九叫作”人妖“。

    ”你们不饿?“殷莫阳不作评论,端起碗来就开吃。

    ”放心,不会下毒的“,小九白了阿豹一眼。

    阿豹也回了小九一眼,心里念道:怎么都是你说的。

    饭菜真是家常菜。一锅排骨炖山药,一盘炒回锅肉,一盘腊肉,一盘时令的叫不出名的山毛野菜,一盘青椒炒土豆丝,一盘糖醋白菜,每桌五菜一汤,菜量、饭量管够。

    餐具与茶具一样,白瓷底透出水墨莲花。

    这一行人也没有太过挑剔,本是来找茬的,现如今,人家还管饭啦,就赶紧吃吧。

    吃罢饭,还是那个姑娘把他们再次带到了会客厅。

    一行人进了客厅,茶已经不是先前的茶了,重新换过了。

    阿豹倒了一杯茶,茶水清清淡淡的,呈淡黄色,喝了一口,甘甜里微带点苦,阿豹皱了皱眉,”小九,这又是什么茶?“,看来他这个人蛮记仇的,就是故意问得。

    ”这是菊花枸杞茶,加了点甘草,给你去去火“。小九百无聊赖地解释着。

    此时,殷莫阳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在闭目养神,不知在想什么。

    同时,中心监控室内,依尘,冷伯,小柯,强子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强子哥,半小时后,把他们送走”,依尘淡淡地说道。

    “好嘞“,强子答到,”哦,对了,那个人怎么样,不会死了吧?“强子不无担心地问。

    ”唉!“依尘叹了口气,”死是死不了,但有点麻烦“。

    ”请神容易送神难,阿尘,那一伙人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会不会懒着不走呢?“小柯眨了眨眼问道。

    ”不会,他们是聪明人,特别是那个姓殷的,他知道该怎么做,“依尘笃定地说道。

    不多时,强子一脸惬意地来到了会客厅。

    殷莫阳见强子进了客厅,起身迎了上来。

    ”刚才多有打扰,一直不知先生怎么称呼?“殷莫阳带着疏离地客气地问道。

    ”唤我强子就行,殷先生及几位先生,饭菜可还可口?“强子不似关切地回问。

    ”小鲜饭菜不仅能填饱肚子,也能畅怀人生,不是吗?“小九嘴角挑起说道。

    ”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各位下榻在此小地方,实是是不为方便。“强子抿着嘴,面不改色地答回去。

    殷莫阳瞪了小九一眼,此处真是藏龙卧虎。

    ”强子先生,打扰了那么久,我们也是该告辞了,谢字就不多说了,今后有用得着的地方,殷某绝不推辞。”

    “殷先生客气啦“。强子客气答道。

    ”不过,在走之前,殷某有个不情之请“。殷莫阳一脸诚恳。

    这是几个意思,强子心里想着,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问,只是淡淡地望着殷莫阳。

    殷莫阳见强子没有回话,面上笑了一笑,随后望向了那一幅字。

    ”殷某对这首提词很是欣赏,而所书书法更是很合眼缘,能否向强子先生讨下这幅宋词书法,价钱不是问题。“殷莫阳态度虔诚地望着强子。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阿尘的作品,怎么能卖呢。特别是他们这些个外人,让他们看到都已经是不小心的了。

    ”殷先生,实在是抱歉,我们庄子上的东西从不外卖的,更不要说是这一幅宋词书法作品啦,“强子也是一脸虔诚地回答。

    ”那强子先生能否告之殷某,这位依尘先生所在何处,也让殷某可以求得依尘先生的墨宝。“

    依尘先生,强子的嘴角扯了扯,”殷先生,实不相瞒,在下也不知这位依尘先生在何处?”强子开始耍赖皮。

    殷莫阳很是遗憾地再次望着那幅宋词书法作品,嘴里念念有词:

    【金缕曲】“莲愿”

    心种菩提树。

    自独幽、风怡温润,气氲梅竹。

    何奈梦乡春意动,空惹一世尘误。

    慢徜徉、流年轻度。

    千万柔肠不忍触,却又逢、琴瑟音如故。

    镜中缘,逝情愫。

    绵绵若存虚无住。

    水中君、展眉婉笑,梵烟茗露。

    了尽春秋存道骨,一抹昭华似悟。

    观自在、无染尘土。

    莫笑娑婆多花事,行般若、悲悯惜相顾。

    乘愿往,有情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