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肖子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28字

    天边最后一丝亮光,渐渐黯淡下去,原本熙攘嘈杂的街道,也渐渐安静下来。

    我躺在竹椅上,半眯着眼睛,在心里计算着下半年怎么才能赚更多的钱,心里盘算来盘算去,觉得自己是绕不过进山这条路了。

    自从光绪二十六年,皇上带着老佛爷一起狂逃山西,京城就彻底乱了,在这样的乱世里,想要生活过的去很难。

    我本来也可以老老实实的窝在古玩店店里面,靠着祖辈的资产勉强度日,却不曾想被卷入了官府和洋毛子的圈套,生活彻底被打乱了。

    我越想越烦躁,起身就想关了店门睡觉,反正这个时间一般也不会有人来了。

    “季百等会!”

    谁知我刚走到门口,就听门外有人在大声喊我名字,听到这声音我忍不住皱眉,手上的动作没停,更加快速将木门关上。

    砰……

    然而还没等将我把门锁上,木门就突然从外面被人狠狠踹开,一个身高八尺,长者络腮胡子,头发乱糟糟的家伙,从门外冲了进来。

    “他娘的,你小子几个意思,没听到老子叫你吗?”

    进门这大汉,扯着嗓子喊着,浑身都腾起一股怒气。

    这家伙叫肖子,在这个纷乱的倒斗圈子里,算是一号人物。

    十年前他因为杀了山陕一带最大的马贼斗马达,又大闹了京城最大的青楼凤鸣斋馆大出风头。

    我们也是在那时候认识的,当时我被陷害去寻找漠北以北的云端悬棺时,他也一同前往。

    算起来我们也算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但我实在不想见到他,每次见到他就准没好事。

    “就因为听见了……汉娜?”

    我话刚说到一半,就突然看到肖子身后,还站着一个棕色头发,绿色眼睛的高挑美女,看到她之后,我不禁有些头疼。

    十年前,德国公使德林科在义和拳中被杀害,我曾经被卷进这个案子之中,得到眼前这个女人,也就是德林科女儿的搭救,不然我的坟头草肯定一人多高了。

    “季百,一晃十年,你看上去没什么变化。”

    汉娜冲我温和的笑了笑,碧绿的眼睛中却没有任何笑意。

    这女人的手段,在十年前我就已经领教过了,这次她的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她和肖子同时出现的情况下。

    我没理会汉娜,而是拽着肖子,死拉硬拽硬是将他拽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和她搞到一起的?”

    “这次可是个大单子,做的好咱们就可以提前金盆洗手了,老子是看在咱们是兄弟的份上,才加你一个的,你小子别不知好歹!”

    肖子有点不耐烦的挣脱了我的胳膊,完全没想避讳汉娜,倒像是怕她听不见。

    汉娜听了他的话之后,依旧微微浅笑,一副温和的样子。

    只有我知道,这女人骨子里是个多么凶狠的存在,说她是美女蛇都不夸张。

    “我劝你别接,我也不会接!”

    既然他不避讳汉娜,我自然也不想避讳。

    “接什么?”

    这时易子酥走了过来,自从十年前肖子为了替她赎身,大闹了凤鸣斋馆之后,她就留在我店里打下手,一晃十年过去,我们彼此也非常熟悉了。

    “汉娜小姐投资,要咱们去万靇宫帮她拿点东西,她会支付所有的费用,如果咱们拿到她要的东西,她会额外给咱们一万美金。”

    肖子对易姑娘向来十分温和,在听到她这么问,他立刻忙不迭的跑到易姑娘身边笑着说道。

    易姑娘听到可以拿到一万美金的酬劳之后,漂亮的杏眼里,立刻闪过一道金光。

    毕竟一万块不是个小数,他们会心动也很正常。

    别说他们,就连我也有些心动,但心动和行动是两回事,我可不想舍命不舍财。

    “我们商量一下,明天给你答复!”

    我抿着嘴警惕的看了一眼汉娜,连我自己都没感觉到,自己眼神中的冷意。

    “你真的一点都没变,不过我相信你迟早会答应的!”

    汉娜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狐狸一样的笑容。

    我赶忙将头转向别处,避开她的眼神,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直到汉娜离开,我才松了口气,竟然没发现自己的鬓角已经流出了冷汗。

    “你没事吧,就一外国妞至于把你吓成这样?”

    肖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我,显然觉得我这反应太不对劲了。

    “这女人是学医的,喜欢用活人做实验。”

    我没继续说下去,鬼知道自己当年被卷进惊天大案之中,没有被杀掉,而是被带到了这女人的实验室,至今想起她拿着手术刀的样子,我心里还毛毛的。

    肖子也朝着门口瞥了一眼,随后迅速关上门,脸色也阴沉下来。

    这家伙多年混迹江湖,也算是倒斗界的老油条了。

    听我这么一说,他自然也觉察到汉娜是个凶狠的主。

    我原以为这足以让他打消,和汉娜合作的念头。

    却不曾想到,这家伙沉默了片刻之后,一拍大腿说道:“管他娘的是什么人,土匪老子都杀了不少了,还怕她一个洋妞。咱们这次就用她资助的钱去万靇宫,多弄点宝贝回来,如果她给钱,咱就把东西给她。

    如果她不给钱,那咱们就把东西卖给别人,一样能赚钱!”

    我有点无语地看着他,也知道再劝下去也没用了,这家伙是铁了心要去那个什么万靇宫。

    我转头冲着易姑娘使了个眼色,想让她劝劝肖子打消这个念头。

    但易姑娘直接避开我的眼神,笑着说:“那我也去,到时候赚得钱我也要分一份!”

    “行,只要老子活着,就肯定保证你能活着回来!”

    肖子听后顿时眼前一亮,差点就蹦起来了。

    我扶额哀叹,怎么就忘了易姑娘这爱凑热闹的毛病,这几个月店里面生意惨淡,京城来了一阵之后,也消停下来,现在是百业萧条的时候。

    她肯定早就待得烦了,正想找点事做,肖子就在这时候找上门来,简直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正合了她的意。

    “季百,老子办事你还不放心?我可和你说好了,东西我准备三份,我就当你答应了!”

    肖子没给我废话的机会,而是一口将话说死了,说完转身就匆匆走出了古玩店。

    这家伙风风火火的来,还带来这么一个重磅消息,紧接着又风风火火的离开,搞得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季百,反正店里也没什么生意,不如一起去吧!这京城越来越不安生,咱们也得像想退路了。”

    易姑娘见我还在犹豫,立刻劝说道。

    我诧异的看着她,突然意识到,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自从老佛爷逃难之后,京城的日子就愈发不太平,这时候多捞点钱,急流勇退也是件好事。

    我点了下头,算是终于同意下来,易姑娘见状立刻开心的拍了拍手,还说这次要将易小妹也一起带上。

    易小妹是易姑娘捡来的孩子,这女孩曾经在宫中待过一阵子,颇有些见识,年纪虽小,在鉴宝方面非常有天赋。

    她在我这店里面当了几年伙计,从没大眼过,甚至连隔壁珍宝阁的司徒先生,都提过想收她做关门弟子。

    易姑娘与她更是情同姐妹,只不过这丫头不爱讲话,平时看上去有些呆。

    我点了下头,关了店门就去会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肖子采在各大市场逛了许多次,才将要用到的东西买齐。

    过了半个月,肖子就按照记忆,开始画去万靇宫的地图,他上次去还是十年前的事,只是依稀记得大概的路线。

    万靇宫掩藏在蜀地以北的群山坏绕之中,就算懂得寻龙点穴之术,也未必能找到准确的位置。

    上次去还是斗马达不知从哪弄来的地图,按照地图两人在群山之中,转悠了大半个月,才终于找到万靇宫的,可见那个地方,隐藏的有多深。

    我闲来无事,就窝在古玩店里看闲书,有天下午我正盯着手中的书打瞌睡,门外突然走进来一老一少两个男人。

    这两人的眉眼长的十分相像,看上去像一对父子。

    年老的穿着一身棕色绸缎的褂子,无论料子还是做工,都是不错的。

    我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两个人,心说,看样子今天能开张了。

    “两位看点什么?”

    这两位在店里转悠了一圈之后,并没有仔细瞧任何东西,而是朝我走了过来。

    我丢下书起身,就客气的冲着他们两个问道。

    “我们不买东西,来这是为了和这得老板谈谈,你就是这得老板季百吧。”

    老一点的走过来,率先开口说道,他虽然这样说,但用的是肯定句,显然已经确定我就是这得老板。

    “那两位坐下谈吧!”

    我起身招呼他们坐下,又倒了店里面的茶。

    这两位谁也没动手边的茶,老的坐在茶几旁冷冷的盯着我,像是要在我身上看出一个洞来。

    “我姓申屠,这是我儿子申屠景,同样受汉娜邀请,和你们一起去万靇宫。”

    这申屠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盯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