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申屠父子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12字

    我愣了一下,心里暗骂汉娜狡猾,她肯定觉得,我们一伙人很有可能串通好了摆她一道,特意又找了两个人入伙。

    眼前这老头看上去一脸温和,身边的年轻人更是从进门就一言不发,但听到这两人的姓之后,我整个人就震惊了。

    倒斗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南司徒北申屠,圈里姓这两个复姓的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我隔壁的珍宝阁就是一个叫司徒诸葛的人开的,那人学识渊博,精通各种阵法和术士,对于古物的辨别,更是眼光独到,算是我比较佩服的一个人。

    既然申屠能和司徒家齐名,至少本事上是不相上下的,看来这次汉娜是下了血本了。

    “我们不认的路,不知两位对前往万靇宫的路,有多少了解?”

    这两位找上门来并不是来和我们商量入伙的,他们只是来通知一声,要和我们一同前往。

    既然合伙已成定局,那我们只能继续商量接下来的事。

    “你们只管跟着走就行了,路我们都熟!”

    申屠老爷子瞥了我一眼,眼神沉静无波,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点了下头,又和他们废了几句话,这两位就匆匆离开了古玩店。

    “不然咱们别去了,我去和肖子说!”

    这时一直躲在屏风后面的易姑娘凑到我身边,望着已经走远的申屠父子,黑亮的大眼睛中闪出几分恐惧之色。

    还没等我回答,易姑娘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原来她之前听人说过,申屠父子曾经和一伙人去新疆那边倒斗,去的时候十多个人,回来的只有他们父子两人,据说其他人都被他们杀了。

    这两个人懂得很多奇门异术,为人狠辣,这次和他们合伙肯定没什么好结果。

    易姑娘说的这些我倒是没太在意,毕竟倒斗这一行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私底下黑吃黑是很常见的事,也谈不上狠辣,入这行都是奔着发横财来的。

    命不够硬的人,发不了横财。

    “没事,有他们咱们至少进墓的胜算也能大点!”

    我拍了拍易姑娘的肩膀,也不想和她解释太多,只敷衍了一句,就快步朝着阁楼走去我得尽快将申屠父子入伙的事情,告诉肖子一声。

    肖子听说申屠父子也要参与进来的时候,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要强烈很多。

    手指粗的毛笔笔杆,愣是被他给掰折了。

    “这死女人,你信不过老子,老子还信不过你呢!”

    肖子将断成两截的笔杆丢在地上,大骂起汉娜来。

    “咱们兵分两路,到时候你跟着申屠父子带着易家姐妹走,我从另外一条路走,既然他们防着咱们,咱们没理由不防着他们!”

    肖子大骂完之后,就冷静了下来,开始布置计划。

    这家伙是标准的行动派,他既然这样说了,就说明已经决定这么做了,我也没在废话劝说他。

    如果我们一群人都跟着申屠父子走,这两货真要在半路上坑我们,给我们来给黑吃黑,我们也没办法。

    倒不如这样分开,他们顾及肖子躲在暗处,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反过来将他们治住。

    我们迅速制定好计划之后,预计后天就带上东西出发。

    出发的这天,我们刚被这行李出门,天就下去雨来。

    “妈的,真是出师不利!你们就几个小心点,照顾好易姑娘!”

    肖子站在门口,啐了一口之后,才不放心的拍了下我的肩膀说道。

    我点了下头,让他放心,就穿上蓑衣,锁好古玩店的门,带着易家姐妹,朝着和申屠父子说好的聚集点赶去。

    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带着易家姐妹,朝着约定的小茶铺走去。

    走到茶铺跟前的时候,就看到申屠父子,正悠闲的坐在茶铺里面,一边喝着茶水,一边不知在商量些什么。

    我轻咳了一声,就快步走了过去。

    这两人都有功夫在身,耳力肯定比普通人要强很多,尽管街上人来来往往,但他们肯定也觉察到我们到了。

    “走吧,天黑之前,要赶到下一个镇子!”

    申屠老爷子见我们过来,立刻拎起布包,冲着我们招呼了一声,转身就匆匆离开。

    我们几个纷纷上了事先准备好的马,就一同朝着临近的镇子赶去。

    那个镇子叫涂镇,我去过多次,对这条路十分熟悉,就算不用申屠老爷子带路,闭着眼睛我也能找到。

    我原本以为,申屠父子见到肖子没跟过来,至少会问一下他的下落。

    但这人像是早就预料到,肖子不会和我们走一样路,见到他没跟过来,竟然一点都惊讶。

    我试探着想要套这位的话,但申屠老爷子是个成了精的主,肯定套不出什么来。

    申屠景早年被毒伤了嗓子,说话有点不利索,所以根本没怎么吭声,我自然也没能逃出什么有用的话来。

    眼看着天快黑了,我们在赶到涂镇,找了家客栈就住了下来。

    之后的几天都是如此,白天赶路晚上住店,而且一直是往西走。

    起初我还想打听一些关于这两位身上的事情,后来发现打听无果之后,干脆就趁着周围路段偏僻的时候,问起了关于万靇宫的事情。

    虽然之前肖子曾经和我和说过一些,关于这个地方的事情,但毕竟时隔十年,他也说不太清楚,甚至连路径,都是摸索了许久才想起来的。

    申屠父子同样知道前往万靇宫的路,这让我不禁有些惊奇,这两位是什么时候去过那个地方,对那个神秘的地方,又有多少了解。

    “到了你自然知晓,那个地方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申屠老爷子一向惜字如金,在听了我的话之后,只淡淡的丢下一句,就再没有废话,高深莫测的样子,直噎得我心口疼。

    “多说几句能怎么样?就算没去过,也大致能猜到,那地方肯定极为凶险,您提前给我们提个醒,我们也能少走些弯路!”

    我还没等继续追问,身旁一早就不耐烦的易姑娘,却开了口。

    “我早年从祖辈留下的传记中,得知了去万靇宫的路,自己却不曾去过,如何告诉你们?”

    申屠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转头就瞪了易姑娘一眼。

    易姑娘先是一愣,随后有点不相信的瞥了我一眼,显然是想让我继续问。

    我冷眼看着申屠父子,心说,这两个人是骗鬼呢吗?一次都没有去过,却能如此胸有成竹,这怎么可能。

    先不说申屠老爷子已经年过五旬,他的祖辈就算去过,也得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

    山川河流总会随着时间,气候的变化,与之前有所不同,就算寻龙点穴,也未必精准,他怎么那么有信心,这次肯定能找到准确的路?

    除非这家伙最近去探过路,甚至进过那个地方。

    只是他既然这样说,我也就没再纠结这些问题,反正问的再多,他也只会说些废话。

    眼看着越走越荒凉,我心里也猜测,这是快到地方了,接下来的路恐怕连马都走不了,只能靠人力才行。

    自从入了倒斗这一行,爬山涉水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早就习惯了的事,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不知道肖子现在走到哪了。

    果然又走了一天,到了一个特别偏僻的村子,刚走到村口,申屠老爷子就提醒我们,明天就要进山了,万靇山就在这座山里头。

    我有点狐疑的进了村子,在村中找了个相对比较高的地方,开始观察山体的走势。

    我虽然在风水上没怎么下过苦功,但到底也还有点眼力,但仔细看这座山,却看不出半点特别之处。

    说句不好听的,这里和泰陵、景陵那一片的山比起来,气势上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老爷子,您真没走错路吗?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

    我话话没说完,申屠老爷子就突然冲我摆了下手,我这才看到,有道人影刚从旁边经过。

    等人过去之后,申屠老爷子才呵呵一笑说:“你从这边看看不出什么,但等到了山顶,就能看出不寻常的地方了。”

    我在心里暗骂这老家伙不说实话,从这里正好能看到整座山的走向,这样都看不出来,站山顶就更看不出来。

    “算了,有没有那劳什子的大斗,咱们进山就知道了!反正不会有哪个没事吃饱了撑的,大老远的到这破地方来早死!”

    易姑娘不知何时凑到我跟前,一边擦着手中的刀,一边冷笑着说道。

    这女人所言非虚,本身就是有些功夫在身上,这些年在这个行里,也没少遇到动刀子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事她想来不怵。

    但如果面对旁人我自然不担心,但面前的人却是申屠,我赶忙拦下易姑娘,生怕她会吃亏。

    申屠老爷子显然根本没把易姑娘放在眼里,只略微扫了一眼天上的星斗,冷不丁说:“今晚有大雨,你们别着凉了,若是病倒了我可不会等你们!”

    说完这老爷子没理会我们,转身就背着手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