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蛇谷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43字

    在来之前我就打听过,这老爷子是个狡猾的老狐狸,心里做好了准备,当然就没那么接受不了。

    何况这行里黑吃黑的情况并不少见,申屠父子至少没做到那个份上,就算不错的了。

    易姑娘撇了撇嘴,不过还是紧紧将袋子裹在身上,朝着万靇宫的方向看去,丹凤眼中透着几分神往。

    “这票做完,你有什么打算,反正我不打算再开古玩店了。”

    我边笑着说着,边拉过易姑娘的手在她手上写字。

    易姑娘起初一愣,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仔细辨认我写在她手上的字。

    我还是不放心申屠父子,但又不能明说,所以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告诉她,让她有所提防。

    至少那天这俩个家伙突然翻脸不认人,至少我们也有个防备,不至于到时候抓瞎,以我的能力自保基本没问题,但要保护两个女人,可就没那么容易l。

    易姑娘看懂了我写的字之后,立刻点了点头,这女人做事向来干脆,她肯定明白我的意思。

    这一晚风平浪静的过去了,我睡了两个多时辰,体力也算恢复了不少。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继续赶路,只是接下来的路却并不好走。

    之前至少有不少村民进山,踩出来的路,但再往里面走,却是一点平坦的路都没有。

    我们只能一路往前走,一路砍掉横亘在路上的各种树枝杂草。

    但这山间的草木本来就茂盛,就算一路劈砍,我们身上的衣服,依旧被划出一道道的口子,等这一路走完估计身上的衣服也要成碎布了。

    “这什么鬼地方?”

    易姑娘走在我后面,奋力的用泡了草药的手帕,驱赶不断飞过来的虫子,忍不住抱怨道。

    我帮她劈开身边的树枝,心里充满疑惑,这里明摆着是进山最近的路。

    只要比我们提前过来的人,想要进山往里走,就没理由走这边,但走了这么久,我却没有看到任何他们经过的痕迹,这些人比我们提前两天出发,怎么都不至于走到我们后面去。

    “老爷子,您没发现哪里不对劲吗?”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特意凑到申屠老爷子跟前,小心的问道。

    这老头看上去是个练家子,但毕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走了这么远的路,看着也有些疲惫。

    “那些人中有个跟踪高手!”

    申屠老爷子吃着手中的牛肉干,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愣了一下,随机朝着身后走过的路看去,立刻明白了这老爷子的意思。

    那群人或许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找到万靇宫,但他们知道利用我们。

    “找个合适的机会,把那些家伙给甩了,不然以后肯定麻烦了。”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还没等说话,易姑娘就凑过来,小声冲我说道。

    “说的好,年轻人就是有冲进,到时候你来当诱饵,我自然有办法摆平他们。”

    申屠老爷子一脸赞赏的看着易姑娘,完全没因为他打算了自己的话而生气,脸上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

    “这可不行,太危险了!”

    我一把将易姑娘拉到自己身后,有点生气的等着申屠老爷子。

    难怪道上的人都管这厮叫申狐狸,旁人只要稍微不留神,就容易被他带到沟里去。

    以易姑娘的个性,听他这样说,脑子一热说不定真的会答应他。

    我都不敢想象,如果她没能逃掉,身后那伙要钱不要命的同行,会怎么对付她。

    “你去也行,至少你身手好一点!”

    申屠老爷子也没在意,反正只要不让他宝贝儿子去,让谁去做诱饵他都没意见。

    我们一路披荆斩棘走了一天的时间,几人都筋疲力尽,也才翻过了一座山。

    “小子当诱饵的时间到了,这山后面有个叫乌凤岭的地方,漏斗形的地势,以你伸手多半会没事!”

    我们家人爬到山顶的位置,正休息的时候,申屠老爷子拿出一张破旧的地图,特意给我指了一下地形。

    这张皮质的地图,将周围的山势走向都绘制的十分清楚,我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就记住了接下来去万靇宫的路。

    眼看着天快黑的时候,我们几人才继续赶路,但没走多远,申屠老爷子就带着其他人钻进了山洞,我则继续往前走。

    原本以为得等一段时间,后面的尾巴才会跟过来,然而没过半个时辰,这些家伙就越跟越近,我甚至听到了嘈杂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听声音至少得有十几号人,如果手里有火铳之类的东西,我未必能对付得了。

    想到这我不禁冷汗直流,不由的放慢了脚步,边走边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地方在山的阴面,大多数时间都照不到阳光,再加上前几天下过暴雨的缘故,地面和山壁都有些湿潮。

    我原本也并未多想,但走了没多久,周围墙壁上突然冒出一条条手指粗的蛇,情况就明显失控了。

    我赶忙拿出之前在京城仲济堂配的驱蛇药,迅速撒在自己身上,刚撒完药我一抬头看山壁,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看到的,都是只有手指粗细的蛇,但就一眨眼的功夫,山壁上就冒出不少手腕粗细的蛇。

    我常在山间行走,自然认得出,这上面的全都是毒蛇,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只要被它们咬上几口,那多半就死翘翘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申屠老爷子为什么反复强调,让我一定要将他们引到这来。

    这里是蛇谷,有成千上万条蛇,任凭那些人由三头六臂,也注定躲不过这一劫,我这个诱饵,自然是来给我们陪葬的。

    在心里将申屠老爷子的所有祖辈全都骂了一遍之后,我脑子里飞快的想起逃走的办法来。

    “操!妈了个巴子的,你小子存心想害我们,快把解药交出来!”

    办法还没想出来,就听到身后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咆哮声。

    “别过来呀,这些蛇可是不认人的!”

    我向后退了一步,特意凑到几条手腕粗的毒蛇跟前,那十几号人看到这样的情形,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就迅速往后退去。

    我松了口气,有驱从药在身,至少还能扛一阵子,如果被他们抓住,那就真生不如死了。

    啊啊……

    果然我刚这样想,就听到一声惨叫,有条蛇突然扑到其中一个伙计的身上,冲着他的脖子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这些人反应也都不满,几乎在这人被咬中的瞬间,身边人就将那条蛇斩成两段。

    只是这蛇的生命力很强,饶是被斩成两段也没有松口,依旧死死的咬着那伙计的脖子。

    “胡七,你他娘的在等什么?”

    刚才冲我喊的大嗓门,立刻冲着人群中喊了一嗓子,紧接着他就开始驱赶周围不断攻击他们的蛇。

    好在那个叫胡七的伙计,很快就反应过来,拿起笛子就吹了起来。

    我皱了皱眉头,意识到这叫胡七的伙计是个懂得驯蛇的家伙,说不定真的暂时控制着蛇谷里的蛇。

    如果这些蛇真的被他们控制了,那这些家伙多半会明目张胆的控制我们,让我们带路去万靇宫。

    这么想着,我就琢磨着,要绕道山谷外面,赶紧找到易家姐妹和肖子,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墓盗不着也没什么,重要的是别把命丢在这里!

    “别让那小子跑了!”

    然而我刚要往外跑,就被那大嗓门给发现了,这货说着就拿起弹弓,朝着我打了过来。

    我赶忙躲闪,心里一通乱骂的同时,撒丫子就往蛇谷地深处跑去。

    这种情况下,想要绕过他们原路返回根本不可能,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跑。

    身后那群人身上没有驱蛇药,虽然能暂时压制着些蛇,却没精力再管我,咒骂了几声之后,竟没一个追过来的。

    我紧绷着神经,一口气跑了足有半个时辰,累的精疲力竭的时候,突然看到几道熟悉的身影。

    我定睛一看,不由的愣住了,这四人竟然是申屠父子和易家姐妹。

    “季百,千万别过来,这边……”

    她话还没说完,就跳了起来,身边的易小妹也同样狼狈,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我看了一眼周围,刚才跑的太急,一直没留意自己一直在往上坡路跑。

    等停下来才发现,自己现在正站在一片山坡上,而另外四人现在却在阴面的山谷里

    在正常的情况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除非在我慌不着路逃命的时候,脚下的路自己变换了高低。

    我来不及想这些问题,赶忙将身上仅剩的驱蛇药丢了下去。

    “快接着,这药能驱赶蛇虫!”

    这一路上易家姐妹的驱蛇药为了取走虫子,肯定早就用光了,看到我将药丢下去之后,易姑娘立刻接住。

    她打开药瓶,就将药先撒在易小妹身上,然后边跑边往自己身上倒。

    申屠老爷子冲着前面一指,说在那边回合。

    说完就拉着申屠景,一路往前奔去,我确定易家姐妹没事之后,才飞快的朝着汇合点赶去。

    “砰……”

    然而我刚往前跑了几步,就听到从下面山谷传来一声猎枪的响声,这声音震得我脚步一顿,停了下来。